幸福蛋糕(连载)




*西西狸

美文有一些简单却也无聊的愿望。

比如去市内不同的咖啡店,喝很难串出名字的欧州咖啡。吃遍各式甜品玻璃柜里的芝式蛋糕。和爱的人一起去朱古力店,买内含有榛子或核桃花生类坚果的巧克力,最好是日本制造,因为包装会绝对精致美丽。

全部与甜食有关。

美文的习惯是进超市便抱回几大盒高脂巧克力回家,非常之夸张.

朋友们常常劝她少吃,以免身材走形。推荐健康食谱若干,全部被美文丢在家里的文具桶里。

美文其实也不吃太多,她也已经忘记从什么时候起,味蕾开始拒绝食物,后来医生诊断说,她患有轻微厌食症。

什么时代?伊拉克难民闹饥荒,她林美文却不识好歹地患上厌食症。

常常冷笑自己三次,然后看着冰箱里的巧克力发呆。

上周末美文被通知要调离开总部,让她任职新开的一间制衣厂的行政经理助理。名义是升职,实际是总部内政治斗争严重,不容她继续呆下去。

调职那天晚上她请客邀大票同事去KTV 唱K喝香槟,扮开心状,然后醉醺醺的回家,终于打开冰箱吃了一整罐的德芙白巧。

睡到半晚,同住的阿媚回家开床头灯时吓一大跳,以为美文吞食过多安眠药,嘴角白沫一片。

被摇醒后迷迷糊糊蹲厕所马桶边呕吐,喉咙里阉染开一种甜腻腻的朱古力发酸的味道。

机票定在次日早上十点,美文很早爬起来,给熟睡在另一间房的阿媚烘烤好面包端出来牛奶,玻璃杯下留了张道别的小纸条,潦草地离开了居住了一年多的公寓。

阿媚是她在总部的同事,分属不同的部门,没有利害冲突,所以相处融洽。后来提议一同在外面合租了一间二室一厅的公寓,以减轻租房负担。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