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关倒闭

EVA  2009年01月01日 02:20 分类:个人日记 权限: 公开

我还在LAWS的时候,曾频繁与江山邮件联络。而很少用电话。

其实公司内部的电话很好用,据说是从菲律宾打到泰国、斯里兰卡或是中国珠海都是免费的。甚至打到香港的手机上都可以。不知道LAWS采用的是哪家电讯公司的系统,而VINCENT说那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免费,而是统一全年付费,类似于宽带包年。他这样一解释,就一点儿也不好玩了,不过,管中窥豹,LAWS当时在很多设施上都很愿意PAY MONEY.

回到与江山的邮件联络上,还有一段小插曲,主要是我这个人比较虾头,在珠海时认识了一个叫JENNY HUANG的女孩子,她当时一边在LAWS的珠海针织公司做人事,一边晚上上夜校学英语。我和她相处时间很短,仅仅两个礼拜,她每天拉我帮她补习。

等我离开珠海之际,她留下她的E-MAIL地址,说是每次写公司内部英文邮件的时候,需要我先看一下,没有错误了,她再发出去。以免丢脸。

我说好。

结果到了菲律宾,我认识了在LAWS泰国工作的江山,她也叫JENNY.也开始用邮件联络。

有一天收到署名JENNY的英文邮件,忘记写的是什么了,但让我大吃一惊。心想,珠海的JENNY英文进步神速啊,已经不用我再来纠正错误了。

直到写了几封英文来回后,发觉不对劲,说话、口气、英文的流利程度……

再仔细看下邮件地址……果然是弄错了,坏就坏在他们的后缀是一个公司的LOGO,太像了。
我于是将错就错,继续与两个JENNY打交道。

江山后来改回自己的名字为JANE,因为她读书的时候就喜欢勃朗特的《简爱》。

这里费这么大劲说了半天江山,主要是因为她曾在我比她早一点离开LAWS的时候说过一句话。这句话也是放在EMAIL里的,我还印象深刻地记得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指的是LAWS当时在东南亚的那几间厂。

后来她说她不记得她说过这样的话了,这个“后来”是去年年底的时候听到我电话里聊到KMI倒闭的时候。奇怪的是,她比我更惊讶。

在那个时候,倒闭两字,听起来还那么陌生,仿佛电影里的词汇,难以想象会落实到身边曾经最为密切的场所。

后来听说LAWS也和其他许多纺织集团一样,开始在劳动力更为便宜的越南寻找新厂址。

可好景不长,越南近乎以最早和最快地速度经历着第一轮的经济危机风波,参考消息的报纸上,公布着越南股票和房地产价格狂跌的消息,再不久,我每次去银行存取柜台时,就听见身边的从40~60左右岁数的男女窃窃私语抑或自言自语道:“股票不到1500……是不罢休了吧。”。

如今,不管曾经多大多N的公司,也不论是什么行业,纺织品、玩具、家具、汽车、零售……说倒闭就倒闭了,轰然倒下的大象比碾死的蚂蚁自然更让人心惊肉跳。

前几天去SARAH家,她同我说起在外资企业的同学际遇,有的将漂亮的私家车开在街上充当黑的,有的莫名地开始长期无薪休假,有的干脆在不久前到达公司就被BOSS叫到ADMIN办公室,桌前推来一个白色的信封,一个干净的纸盒,一叠违约金+工资,一个保安跟随着他去办公桌前收拾杂物,电脑已经打不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