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结果都是你抗争出来的(一)

        有一些往事几乎让我忘记了,只是最近的一些事情让我重新想起了它们。
  
  曾有人打哈哈般地说:“你活到现在也算是个奇迹了。”
  
  或者也还有人曾告诫我说,做人不必那么认真,因为“水至清则无鱼”。
  
  我想,如果我有机会“因言获罪”,那么,一定是必死无疑。
  
  当然,或许也没有那么严重。
  
  请听我讲几个故事,我尽量简单说。
  
  (一)当个文科生也是不容易的
  
  中考的时候,成绩一般,进的也是一所很普通的高中。
  
  作为一个普通高中的学生,每天很早下课,周末不用补习。
  
  我很满意这样的安排。
  
  但是这样的生活很快就被打破。
  
  因为那时候很流行多交点钱,即可进入更好的学校,所以,班里陆续“出走”了很多学生。
  
  也不知是否为了防止流失生源,或者刚好遇到一所重点高中要征用本校的校舍。区教委作出了个很“有趣”的决定——将我们整个学校的新生全部挪到另一所二类高中就读。
  
  所谓二类,即不是重点,但是比普通高中又好一点。
  
  问题是,我们所挪到的学校,正是当初那些花了钱的同班同学所进的高中。
  
  感觉很讽刺。
  
  进校之前,就有谣言说,该校准备将我们这批“流民”(包括老师和学生)全部押进理科班,单独弄个角落里的小教室,自生自灭。
  
  谣言啊,那年头谣言要信的。(这年头谣言就更要信了。)
  
  我们进入学校的第一天,那学校还装模作样地开了个欢迎新同学会。
  
  几个肥头大耳的领导,在台上讲些套话,直到一个主任站起来说到重点:
  
  “你们过来了,就全部分为理科班学习……你们没得选择,因为我们学校的分班考试已经结束了。”
  
  我马上在会场上举手。
  
  主任看到我的手,但没有理会。正准备继续,我挥动手臂高声道:
  
  不好意思——我想问下为什么我们没得选择?!(其实我当时很来气,更想说凭什么我们没得选择? )
  
  主任很意外地看着我,一个厉声道:
  
  同学请听我说完!不准打断领导说话!
  
  至于那些想分到文科班的同学呢,明天下午两点,请同学们叫家长来,到XXX办公室找我们具体协商……
  
  你们应该猜到,所谓协商是什么?
  
  我老爸回来后告诉我说,你们主任叫我们缴6000元钱的转班费。
  
  听老爸说,当时几个家长出来都在唉声叹气,同我们家一样,也大都是些下岗家庭,一下子哪里拿得出6000元钱?
  
  那一年,是1998年。
  
  对于一个学生来说,学习是一切的生活,这个回答让我觉得非常气愤。
  
  我认为这笔钱根本要得没有道理。
  
  另外,如果让我选择读理科,基本等于送死。
  
  那么,准备高考于我,便是更为痛苦的过程。
  
  我决定去争取我上文科班的权利。
  
  你可以想象学校的态度,“拖”字诀外加软硬兼施地叫我交钱完事。
  
  我不干。
  
  但有2个同学屈服了,家里凑足了钱,转了班。
  
  这个时候有人劝我了。
  
  一共有两个声音:
  
  一、你也交钱吧,就可以读文科了。你看那些交钱的,马上就给转了。学校就认钱的!
  
  二、别争了,你家又没钱,改读理科吧,现在复习还来得及,两年呢,比你浪费时间争取读个班要现实得多。
  
  我回答说:
  
  一、我绝不交钱;
  
  二、我就是要转到他们的文科班。
  
  在与学校协调无效的状况下,我去区教委告发了该校乱收费。
  
  当时这个乱收费可能管得还挺严的,于是还派了一个小组来学校调查这个事情。
  
  据说当时校长气得吹胡子瞪眼,说哪个学生这么大胆,还想不想在这里读书?!居然告发我们?!
  
  当然,学校拒不承认自己收了钱,不得已还偷偷将之前收取的转班费退还给那2个转班的学生,但是条件是不准他们帮我说话。
  
  之后,我老爸帮我再去交涉,居然被赶出办公室,另外那校长和主任指着我老爸的鼻子叫嚣道
  
  只要有我X校长一天在位,你女儿就别想进文科班!
  
  事情很快就在学校传开,很多老师都认识我了,每次在校园遇到,就用很怪的眼神看我。
  
  有一天我语文老师还叫我到办公室私下劝说我
  
  你这个孩子不懂事啊,你怎么能跟学校作对呢?你在这里读书,再怎么样,也不要惹校长啊!听说你父亲开口骂了校长,我们许多老师说没有教养的父亲教出没有教养的小孩……
  
  我一听就火了,但基于语文老师并非讥讽我,所以强压住声调,回答说
  
  这些谣言我无所谓,学校要是干净,就不怕被人告发,事实清楚得要命,错方在学校,不在我。
  
  如果哪个老师为了拍屁说我们家没教养,那我只能说我觉得很恶心。
  
  在争取转班的同时,我开始拒绝上物理课和化学课——因为当年还没有逃课的思想,所以我的拒绝方式是,不买学校要求买的理科复习资料(当时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买试卷试题之类),还安排自己在物理课上看政治,在化学课上看历史。
  
  我当时几乎练就了一个好耳朵,不管旁边多吵闹,老师讲得多么唾沫横飞,我都能看得进我的历史政治课本,都能背得清各式各样的词条。
  
  后来,物理老师和化学老师就直接对我说了,你看吧。我的课上,你看这些我能理解。
  
  老师能理解,同学们却很难理解,他们纷纷不止一次对我说,你还是转理科吧,你这样自己复习哪里比的上专门上课的文科班啊?你不是自毁前途吗?
  
  我不干。
  
  高二整年,我就是这么度过的。
  
  直到高三上学期,学校又组织了一次大型分班考试。(但没说还能否分科)
  
  我物理和化学基本交了白卷(只做了选择题就准备出考场,但老师要求最少三十分钟才能交卷,我于是在试卷的空白处写杂文,标题我还记得,为“论他妈的国骂”)
  
  但语文考了全校第一,英语那次考试很难,但却超常发挥,分数也很靠前。
  
  有很多老师帮我说话,说这孩子应该读文科。
  
  我班主任(物理老师)考试后跟我说:
  
  这样,你先学着,我帮你争取下。
  
  我于是看到一丝曙光。
  
  当年那物理老师在学校威望挺高,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却带过几个高通过率的高三班,所以说话还算有分量。据说为了我这事情,还跟那主任拍桌子打板凳的。
  
  一周后他跟我说,去吧,学校说可以考虑你转班,接下去的事情,你自己去争取。
  
  我争取的办法就是每天蹲那主任办公室门口,他一出来我就要求告知具体转班时间。
  
  那主任烦得我不得了,有一天说
  
  不是我不想让你转,是文科班人数太多了,都六十几个了,你都没有地方坐下去。
  
  我第二天把凳子搬到他办公室门口说,你带我去看,看我这板凳放得进去不?
  
  他说真得放不下。
  
  我将凳子摆在旁边说:
  
  “那成,我不要凳子,你安排我每天站着上课也行。”
  
  他无语,好半天说:
  
  “那……也不能站着上课。你跟我来吧……”
  
  我跟着他,当天就将书包放入了文科班靠最后黑板报的墙壁边的一个课桌的抽屉里。
  
  这之后,终于有同学说:
  
  “你的行为让我突然觉得‘坚持就是胜利’……是真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