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结果都是你抗争出来的(二)

2.当周围只剩下你一人

我第一份工作是在浙江一个小镇的工业园区内,第一年过年我怀揣一万元的存折喜滋滋地与同事DAISY颠簸在返回武汉的长途巴士上——春运的厉害大家都是知道的,对于一个在民营企业里刚刚经济独立的小职员来说,老板能帮你买上一张回程的长途车票,已经是多么让人感恩戴德。

那个时候我晕车很厉害,但是回家的喜悦已经冲淡了一切。我备好饼干、饮料还有塑料袋(防止呕吐在车上)、中途也尽量少喝水,因为解手不便。只能等到路过加油站,才能下车和巴士上的人一起排队等厕所。

刚说了,跟我一起回家的是同事,好运的是,同时我们也是大学的同寝室同学,平时关系还不错,这么说是因为我们大学几年几乎都没什么交集,直到最后一年安排进同一间普通宿舍才关系紧密起来。普通宿舍的意思是八人间上下铺走廊公共厕所,在当时学生公寓刚刚流行起来的时期,住进这类宿舍的,都是出不起学校一年一千五住宿费的学生。所以,格外有类似患难与共的革命感情。(我知道有比我更差的,容许我夸张一点,至少大学里跟我一样每个月200元生活费的人真的不多,而她的还比我少50)

前面么,主要是罗嗦些背景及人物,话要说回来。

回家的巴士一路颠簸,人明显超载。而且顺路还再往上塞。白天的时候,我还能手脚灵便地伸伸懒腰,到了晚上,已经被一旁的民工男紧贴在靠窗的玻璃上了。只能靠外衣裹着,外面再罩上巴士窄小铺位上提供的脏兮兮的毯子。异味什么的就忽略一下了,关键是车体晃动得厉害,根本无法入眠,一阵阵的翻涌,想吐。

我隔着车窗玻璃往外看,路途上的风景随着天色变黑,慢慢从灰色的建筑变成带着星星点点灯光的黑矮房屋,貌似从一个转角开始,一片一片的矮房子门前,都有那种常见的彩条状灯一闪一闪地围着的几个大字“XX宾馆”或者“XX酒家”。越过无数这样的馆子后,巴士在一家“酒家”前停下,司机挥挥手说,大伙快下去,要吃饭啦!

我摇一摇前座的DAISY,她也七晕八素地团成一团,被我推松了,抖一抖问:怎么啦?

我说这个巴士真是安排周到啊,还要带我们在路边酒家吃饭啊!对了,应该还能去上厕所,憋了半天了!

她说还真没什么胃口,不过也下去转下吧!透透空气也好,上面真是闷死了,味道好臭!

于是,我们随人流一起下车,我东张西望找厕所,她就扶着砖墙在旁边吐气。暗黄的灯光下,不远处确有一公厕,我奔在中途,身后有人喊:“喂!你跑哪里去?!”声音恶狠狠地。我以为是车上的查票员怕我跑远了不好上车,也大声喊:“厕所厕所,马上!!”

等我回来,DAISY还在等我,“酒家”外站着几个服务员模样的人,异样地眼光看着我们,催促道,赶紧里面去!快去吃饭!

我和DAISY这才进入“酒家”店堂。

令人奇怪的是,这酒家的布局像是学校的食堂,有几个洞口打饭菜,但是大厅又有点像农村里摆流水席的,一个个大大的圆桌周边,挤着一圈乘客。

那些洞口打出来的饭,跟猪食差不了多少,烂萝卜头和难辨颜色气味的汤汁和着一点糙米,仅仅是做个饭堂的样子而已,一碗是标价50元(看这里时请你过滤掉这几年的通货膨胀,当时五十元一碗饭是很贵的),菜还要另外算,也是烂白菜叶子之类的稀糊糊,每盘25元……

我有点傻眼,还以为途中弯到个条件差的村庄,大家都吃这个度日。

直到那时我和DAISY都没有意识到,我们进了传说中的黑店。

所谓黑店,就是巴士司机和路途上的馆子打好商量,将一车的乘客载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马路的死巷口,由一群打手围着,宰这全车的乘客一餐。

DAISY说,好没胃口哦,我去车上拿两盒方便面我们泡面吃吧,而且,这也太贵了!

我说你吃吧,我不饿,我怕吃了等会儿会吐,干脆空肚子等到明天早晨吧,或许也快回家了。

她点点头,我们就想往屋外走,去车上拿方便面。

结果,DAISY走在前面,被一个大汉用手掌使劲一拉,再扯着她的衣服推回来,并恶狠狠地说:“快进去吃饭!!!”

我一看就火了,暴跳如雷,大声喊:“你干什么?!”并一把拉DAISY在我身后,当时的情况还真能用“挺身而出”去形容。

也许我们声音太大,整个屋子里的人的眼光都注视过来,我环顾四周,看着那些年龄大多比我们大很多的乘客们,围坐在圆桌前,将买来的饭菜摆在桌面上,很明显也没有吃,很明显也是被逼的……我恍然大悟,居然喊出来:“你们是黑店呀!!太不像话啦!“

那大汉——我强调下,那人起码比我高两个头,真是跟电视里那些恶棍一个模样——眼睛铜铃一样瞪着我,冲我继续喊:“快跟老子去吃饭!去买饭!”

我回瞪着他,仍然把DAISY拉在身后,身体剧烈起伏,我不是怕,我是觉得很可气,你流氓你有什么可狠的,旁边这么多正常的乘客,难道还都帮你不成,你们不也就那么几个屌人嘛?打不赢你也啐得晕你们!

那瞬间我满脑子都是气愤,也没说话,就是光瞪着,瞪着那大汉发毛,他举手示意要打人!

DAISY一下子把我拉到旁边说,算了,我们去买吧,去买算了……
我反倒出声了,说:“不——行——,不——干——!”

这个时候四周圆桌上的乘客似乎有点兴趣寥寥,埋头管自己的事,有妇女还在哄孩子别哭,那种麻木,就像根本没有一强一弱的对峙在身边发生一样。

我掏出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扬一扬,问周围:“你们都怕什么?这不就是家黑店嘛?你们凭什么给他们付钱买这种烂饭?!你们没手机吗?你们是傻子吗?你们不知道报警吗?!不报是吧?我来报!”

说着就顺势拨110。

大汉冲过来打下我的手,但没敢用力过猛,手机都没摔下来。

DAISY吓得尖叫。

但是,周围,周围还是静得可怕,可怕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的呐喊,丝毫没有感染任何人。

唯一震惊到的就是那个大汉和一旁的司机。也许不是震惊,而是觉得意外。

最后,司机拉下大汉,打哈哈说:“算了,就剩他们两人啦。”

我说:“还没完,给我打开水过来!”

司机睁眼大大地问:“啥?”

“我朋友饿了,要吃方便面,给我开水来,开水也要钱?”

他好像烦了,顺手一指,那边那边,那边桌上有开水瓶,你自己去打。

我于是拉DAISY的手,在众目睽睽下,跑出屋子,跑到巴士上翻出一盒方便面,拿到屋子里,扑通扑通地倒出开水,等面泡开。

有些时候,他们真的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强大。(感谢上篇某人的留言)悲哀的是,大多数人都习惯屈服于这类低等的淫威之下。

One thought on “但凡结果都是你抗争出来的(二)

  1. 赞Pin的率直和勇气,我也说说长途大巴遭遇黑店受骗的经历。

    2010年元月两个人从深圳往阳朔,半夜大巴也停靠一个不知名的黑店。司机一样把乘客都赶下车,关闭车门,然后到里面吃喝。那时广西室外比较冷,又是半夜,部分乘客就去店里买些吃的。这个黑店倒是没有强买强卖。同行女友想吃点热东西,就去里面买了盒不知名的方便面,价格15。手头没有零钱,给了100。柜台一群人年轻的小伙子收帐(这个细节是后来想起,其实也是疑点),灯光比较昏暗(细节之一)。一个年青人数了一把零钱给我,拿到后我就直接放到钱包,因为他数的时候我看了,差不多。但是,问题来了,他们,包括这个青年人和旁边的人,都提醒我数一下,连续提醒了好几次,于是我就重新数了一下,心里还想这群人挺热心,数了两遍,结果是,少了两元,只有83。于是他们拿回去重数,重数完后,补了两元给我。这时候一般人都觉得没有数的必要,我也是,就直接放到钱包。然后吃完面,上车,走人。第二天到旅店,却发现不对了,只有表面的两个10元,剩下的全是一块的面额。仔细思量,确定被黑店动了手脚。他们设置了这么一个陷阱,在第二次数钱的过程,把大面额的钱币调包了,从故意少找零钱,热心劝你数找钱,再到重数,掉包纸币,一个精心的陷阱。一般人都把注意力放在第一次拿到找回的零钱,他们利用了一个思维的盲点,再加上精心布置的昏暗灯光,旧钞颜色不明显,等等,找机会坑来往旅客。

    不贪便宜的人很难被骗,但这里遇到了一个陷阱,就此贴出来,以便大家参考。仔细想想事非寻常可能就有鬼,这群人貌似热心,其实包藏的是欺诈祸心,搞坏了社会风气。做恶终有报,这里诅咒一下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