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

EVA 2009年03月04日 06:28 分类:人品了吗 权限: 公开

 

我昨天去了星巴克。

光谷旁边的那个,距离我公司大概只有5分钟路程吧——但是自从开张后我从来没有去过。

昨天是第一次去。

我06年在电台跟杨虹做了期节目,谈的话题是北京故宫里面的星巴克被驱赶,那个义正言辞的央视无聊主持人,口口声声说要打倒帝国主义的星巴克!

汗,感觉有些人脑残起来真是不分年龄。

为那节目我写了个短小的开篇文案:大概是写,呃……武汉是没有星巴克的云云。

结果我们那节目还有一帮子在家养老的同志们收听,打电话到电台说:“嘿,主持人!谁说武汉没有星巴克,我前两天陪我儿子还去了汉口建设大道附近的那家星巴克呢!”

杨虹大吃一惊,本来准备劈头给我一计闷棍,说我不做好市场调研就乱发话……可是再回头一想,建设大道上那个是“巴星克”吧?!总之,用08年的话说,那不是星巴克,那是山寨版的星巴克。就像我买的奥利奥饼干,回家撕开包装一看才发现是“奥林奥”一样。

我是去见人才去星巴克的,本来没打算在那里碰头,但用一般意义上的碰面来说,找个咖啡馆倒是首选,比较安静 ,方便谈话,但是我居然完全没有想到。我能想到是在光谷书城碰面,然后找个能吃饭的地方边吃边说,而且在没有碰面之前,为了避寒(天儿可真冷),我跑到书城旁边的交行大厅坐着,有暖气呢!

原来在菲的时候,男同事们倒是非常喜欢去星巴克,因为满大街的都是星巴克,而且通常占地面积非常小,我们常去的一家座落在一个防空洞里,生意不错,因为附近有一个很大的天主教堂,每个周末都举办婚礼,所以如果你在那里喝咖啡,还经常能碰上穿着雪白婚纱的新娘在伴娘的陪同下跑来这里小憩一下。感觉十分随意。

昨天去的时候,气氛却完全不对,一进去就有服务生说:“诶诶诶诶!我们都是在楼底下这里点餐!”我说我在楼上找人,他才放过我。

然后发现三楼也是被人灌得满满的,谈话中途对方下去“点餐”了,(呃……为什么叫点餐呢?不是点咖啡么?)问我要什么呢?我说白巧克力吧。

然后在他下去点咖啡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形。

坐我对面的女人,带着时尚眼镜,听着iPod还是jPod的样子,认真地用荧光笔在做笔记,桌上铺着一叠厚书。咖啡桌太小了,有点局促。我看着她就觉得累。

另一个在玻璃门一角的男人,正将手弄成沉思者状,然后另一只手在不耐烦地点着手提电脑,也是带着时尚眼镜。

我坐的那个位置在中间,悬空姿态,十分怪异。于是站起来四周看看,有人离席,我便过去了,清理桌子的人,把一叠英文报纸和一只喝空了的咖啡杯拿走了,好吧,我不太厚道地发现,其实那是一份21世纪+楚天都市报(或是金报?!)。

点餐的人上来了,拿着两大纸杯饮料,很暖和,很大杯~啊,我说我擅自换了位置,他也就坐下来了,彼此谈话。

该男生够斯文,说话声音是我的四分之一,我豪爽的笑声,不知吓到多少周围的白领。顺便说一下,我穿的是牛仔外套,外套荷包上写的是TAIKONGZHAN……你不用拼了,兰丸那天下电梯的时候念出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衣服“品牌”是太空战 OR 太空站。恩~

然后本来在比较低频的话语间,我旁边的一对男女,用他们的手提在欣赏欧美音乐……KAO,事实上,优雅的我当时想骂人。乃听音乐可以在家听在音像店听,用不着在耳朵里已经是充满音乐的咖啡店听吧……

矜持矜持!

话终于谈得差不多了,该走了,我拍拍PP,踩着泥巴靴子,出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