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杂感

2004年因工作关系我来到菲律宾,在那里度过了两年愉快的时光,回首,一些小小的片段时常闪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以下都是我在平日里记下来的一些零碎的文字,今年回来,整理合并在一起,成集。(2006)

序:

没有季节的都会

我都快忘记了,八月,该是许多北方城市的秋季了。

来菲律宾之前,jeen告诉我,在她的国家里,只有两个季节。

一个是夏季,而另一个是雨季。

的确如此。

这是个没有季节的都会。

却正是一些异常艳丽的花朵竞相开放的热带都市。

那些感觉像是从油彩盘里调出来的颜色,凝聚在翠绿中,吐香散蕴。

Liza姐过生日的那天,我和同事去文华酒店订花,3000多比索的花,配很多种类。关于花卉的英文词汇我的储备并不多,和花店小姐沟通时候,单指着图片中的样板叫,非常没有诗情画意。

发现有很多品种还是从荷兰空运过来,预定需要提前几个星期。

虽然事隔才一个月不到,我却已经不记得我们最后订下了什么花了,只剩下脑海中一抹浓彩。

总之不是赏花人。

我有个姑姑是园艺师,当年她患有耳疾,想是因为憧憬一份宁静的工作,才在中专考的园林设计。毕业后分配在一座国营公园里养草种花,设计盆景。90年代公园经济不支,姑姑被迫“内退”。后自己开始接一些小工程,譬如为小学校操场植草皮,或为某个工厂的大门前立一座假山水。倒也摸出一条求生的路。

我还记得姑姑原来的那个家很有书卷气,夏天将檀香点在屋中,玻璃珠帘迎风灵动,书橱里摆些自己制作的小巧盆景。她见我喜欢画画,常常鼓励我也画些花草素描和水墨山水,大概希望侄女儿也能朝着她所喜爱的方向走。

但我那时宁愿画变形金刚和圣斗士还有高桥留美子的乱马二分之一。

她看着我画这些,也不恼,倒是赞叹不已,说我有特别才华,以后制作中国动画也不错。

可惜高中后我就把漫画全丢了,墙上只剩下褪色了的军绿色写生画板。

但姑姑仍然一直说,作为个爱好也很好。

姑姑搬家后我还从没有去玩过,虽然她屡次邀请我过去,听爸爸说,她家里装修的很豪华,顺着他丈夫的意思,弄得酷似酒店标房。

印象中姑姑居然很少送花出去,要送也只送些简单易养的,像是太阳花,仙人球和芦荟之类。偶尔在秋天会抱几盆黄菊回来,笑眯眯的要求我和堂姐好好照顾。但通常都是几周后枯得像得了绝症,然后由她再带回家调养好。

还是不对我们生气,说:“再给你们一盆仙人掌吧,很少需要浇水,有空给他们说说话,会长的很精神!”

所以我知道花会听人说话,比知道外国其实不是一个国家还要早。

姑姑品性如花,又有端庄外表,确实兰心慧质。

我一直爱她。

虽然我们如今几年也见不到一次,见到也只是笑笑而已。

去年过年回家收拾书架,捡出许多旧书,看到她遗留在我们家中的一本,名为《四季花卉种植》,里面罗列着玫瑰,月季,牡丹,兰花等等的栽培技巧。扉页有她自己批上去的四个字:

四季如花

许多旧物,往往沾染上一些当日的情绪,想象姑姑年轻时,耳边没有任何太吵的声音,唯有种花。一年四季下来,不倦不厌,叹四季如花。

而我,也正韶华,在这片无四季的潮湿的城市里,任绚丽的花缭绕在眼边,却无动于衷。

是单纯过度,还是已经麻木?

似不明了。

(写于2003年8月)

目录


One thought on “菲律宾杂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