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碎间

零碎间,匆匆过。——Pin

§时钟酒店

介绍一下,菲律宾的各个大城市,有许多连锁的时钟酒店,最著名的是SOGO–日式时钟酒店,历史也比较长了,招牌是一个梳着日本传统发髻的女人画像,彩色线描图,用折纸扇掩住半边脸。另一个似乎是新崛起,忘了名字,招牌画承袭SOGO的作风,只不过是黑白红图案,一个摩登女郎用食指竖起来抿在嘴唇边。

菲律宾人口众多,生活的隐私空间很小,于是应运而生这样的时钟酒店,从这些酒店的招牌广告,可以看出设计此酒店者的细心之处,连带需要什么样的房间,价格几合,满意程度等等,全部可以用手势来表示。

尊重隐私,提供空间,取财而有道,不错。

————————
§烧枪

我们村子里有许多娱乐设备:泳池,SPA,篮球场,网球场,保龄球厅……还有……烧枪(射击)的地方。

有一次逛商场的时候,看见有小小的店,专门卖枪,才想起菲律宾是可以拥有持枪证的国家,那些各式各样的“军火”摆在玻璃橱窗里,看得我心惊肉跳。

和同事一起去烧枪那天是个晴朗的日子,篮球打完了觉得无聊才去了那里。

每人十发子弹,发射之前有个黑脸老头教授手枪的基本构造和手式。其他人笑嘻嘻地把玩那把枪时,我满脑子的走火惨状。

动作片里无论警官或绑匪都是烧枪高手,炸弹扔的象投烟花弹,实在是在误导大众。

我听到其他人开第一枪时,心脏都快被震裂了,虽然耳朵已经戴上厚厚的耳套,仍然被刺激得嗡嗡响。待到我鼓起勇气瞄准开枪时,只希望十发子弹快快发射出去,可惜每一枪,同事和黑脸老头都要热情地指导一次以便瞄得更准一些,也许从前玩过电动射击游戏,居然成绩比几个男伴还好。

但那一颗颗子弹,有些打进了对面的墙上,而有些仅剩空壳一地,我拾起来,突然沉默。

生命如此脆弱,却创造出如此具有杀伤力的武器,伤害自己。

————————–

§美术
我发现我们公司的菲律宾人,大都有着美术天分,在海滩边拾来的大鹅卵石,上面用记号笔写上自己的名字,放在办公桌上,各个人的名字都是用花体的英文串出。

而所有的文件夹外面的标题,任哪一个人——大到主管小到文员和打扫清洁的office boy,抓起一只圆珠笔就能勾出漂亮的美术字。另人侧目。

菲律宾最大的连锁书店是“国家书局”(NATIONAL BOOKSTORE)。里面兼售文具,每一次进去,美术用品区总是挤满了人。水彩油彩以及油画棒彩色铅笔大都是从日本和德国进口的,小小一盒都三百多披索(大约人民币五十多元。)这对工资水平只在2000至3000披索之间的工薪阶层来说,已是很贵。但褐色皮肤的菲律宾小朋友们却是抓住不放,饶有兴趣地挑选。

也看过一些传统的当地画作,风格很鲜明,农田热日下,绿油油黄澄澄的菜园和麦地。

色彩艳丽欲滴。

而这样的画作,除了在酒店或是画廊里看见,平常人家的墙上,也经常能见。

虽然那些画儿都不是我喜欢的风格,但不得不说,菲律宾人有其美术细胞。

如果你有机会认识菲律宾的朋友,看看他们给你写的邮件末尾署名,不论是商业信件还是一般交流,十之有九会在名字后面标着:

:)

————————-

§菲律宾的瘦猫

我养猫很有经验和历史,数的出来的,就有七八只了,这还是记得名字的。记不得名字的,就太多了。但我不养猫也有很多年了,主要是因为养猫容易走失,猫这种动物不比狗,死守在家里是不可能的,总是一心向外。

菲律宾的猫,都非常瘦,嶙峋无比,因为数量太多,繁殖过剩,住家很少有人专门养,看到的都是野猫。

富贵人家都养狗,在一个有钱的村子里,女佣们吃过晚饭都出来帮主人溜狗,西洋犬的种类多的可以和那些流浪猫的数目相当,好多我连见都没有见过。

我在我们工厂的接待处门外曾看见一只黄色的流浪猫,老鼠般大小,不知道为什么被戳伤了一右眼,有几天痛的站不起,歪着脑袋,脸上血凝的眸,看得人心惊。

有人表情默然地说,没事,会好的。我很是怀疑,老以为会死,它一不动弹,我就想叫人扔去垃圾桶。结果它一日日恢复过来,没几个星期,就活蹦乱跳,如果仅看左边,以为是只健全猫。

猫是自由性格,原来被我养过的,也有冻死,热死还有病死的,而那些走散的,大约都如这只小黄猫一样,瘦就瘦点,却仍然可以活着过下去。

————————-

§落日大道和教堂

那是个周日的中午,我与上司VINCENT陪同两个香港ITC的同事 一起开车去了唐人街,途径著名的落日大道。

落日大道其实是沿着太平洋的一条长长的公路,一旁的深水湾大坝,风大时,浪花可打到椰树影影的岸边。落日大道之所以出名,是因为要等到黄昏的时候,落日非常美丽地洒在路上,适宜情人散步细语……当然,在我们四人嘻哈地坐在大车上呼啸而过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浪漫可言。

毕竟是热带城市,那日早间下雨像是要疯掉,中午的阳光又很好了,烫在身体上面。

VINCENT是实际人式,叫司机兜一个圈子,从唐人街的“中菲友谊桥”开进,不下十五分钟就由同一个门口出来,笑言:到此一游即可,这里无甚可逛。

听其他同事也说过,他们来Chinatown,极少下车,感觉脏乱,只是临到需要的店铺,买中文报纸和黑人牙膏(菲律宾牙膏市场完全被美国高露洁占领,无论在哪里选购牙膏,除了高露洁还是高露洁。)

那样窄小的道路,让我想起幼年时住的旧街区,不过两旁换上或高或矮的不同建筑。但并没有感觉到很浓重的中国味道,连中国字也只在教会学校门外的消防车上看到中英文对照,而且还是繁体。路上行人匆匆,看不大出来华人与否,毕竟菲律宾人长相与国人相差不太遥远。

驱车返回的路上,停在一个西班牙统治时期修筑的天主教堂外,是历史遗迹,购票入内,收费其实是象征性的,成年人也不过50比索(折合人民币7元多)。VINCENT说他来过一次,但已不记得这座著名教堂的名字了。 踏入,内凉,前面是天主圣像。两边是祷告的一排排褐色的椅子,弯出游廊之外,可以见到外面茂密的植物和残垣断壁的旧建筑.

教堂二楼有巨大的竹风琴,我们走开主礼堂后,隐约听到结婚进行曲。真没有想到第一次正式去教堂,就能看到婚礼(后来自己又抽空特地跑来再度游览了一番,在对面的星巴克休息时,又见有人结婚,才知道该教堂经常承办婚礼。) 虽然教堂里拒绝影像,我仍忍不住让VINCENT用手机拍下新娘披着婚纱的样子. 大概还可以看到照片里的情形,虽然手机影图的效果并不太好.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教父》.

返回途中我们下车,去了一家名字叫“蓝色海湾”(BLUE BAY )的店,边喝新鲜椰汁边感叹,这里多么像发哥年轻时主演的《秋天的童话》,说要在海边建一个饭店,可以看到海。

风很大,甚至吹倒了我点的UBE冰淇淋,我把眼睛眯成一条缝,脑袋空空地,享受一切。

——————————-

§平屋

去公司的路上,车要开进村子里,因为一般在工作日,公路上塞车太厉害。

车进了村子,可看的东西就很多了,路上蔬菜,肉和水果商贩,小杂货铺(这些小杂货铺一般都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比如Mary’s store—— 玛丽的商店,JIM’S HARDWARE——吉姆的五金店,等等.)

然后就是一幢一幢村民自己起的平屋了.

我说的平屋,意思是那种最高至两三层的小屋,一般外面有花园,或是窗台上种满了植物. 有些房子虽然古旧,但黑铁艺窗和门却惊人的细致美丽.是典型的西班牙风味.

也有日式木屋,伸缩门,钝三角顶.早晨洗发走出来的女子,悠然地靠在木格窗门前梳头,微笑.

好不惬意.

无论贫富,人人都会有个家,这些平屋会让我回想起童年时家住江边时的那所老房子,大木桩,梁上还栖息着燕子……

呵,平屋。

—————————-

§异装

菲律宾的异装者特别多,我的意思是女扮男人或者男人扮女人。

走在街头,经常可以看到如是情形:一身材高挑的抹血红唇膏的男人,隆着假胸围,妖娆地挽住一奶油小生模样的男人。很是夸张。

这些男扮女的男人,有些也模仿地很好,不看喉结的话,以为真是女人。

他们的数量多到普遍的程度,所以女人们也欣然接受,并不觉得十分尴尬。

大家其乐融融,无“歧视”二字可言。
—————————–

§银幕

04年在菲律宾看电影,共5次,《驱魔人》,《TROY》,《THE DAY AFTER TOMORROW》还有《KILL BILL 2》和《KING ATHER》。最后一部电影很倒我味口,比起来,木马屠城记似乎是极品了。

我不喜欢看此地热映的美国大片,又听不懂当地话播映的片子,所以上影院看戏便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不过因为此地高级影院的戏票也才只要100多披索(十几元),便宜到让我萌生有占便宜的冲动。
去年大概6月间PASIG市举办过一个“同性恋影展”也排列在位。(真的在别国看到《霸王别姬》被翻译成《再见了,我的小老婆》,怪异感。)

—————————-

§剪发

我敢说这里只有剃头的,没有美发的。

连我看到的最时髦的菲律宾籍女性,一头长发,要不就是天然长的好,不然则千根烦恼丝,直刷刷地倒在脑袋后面,连剪个刘海也是直刷刷,没有层次。

最可怜的有些短头发的女同事出去理发后回来还被人责问:你下午不是说去剪发了吗?怎么没有去?

—————————–

§借钱

在中国,被问得最多的是:“你一个月赚多少钱?”

在菲律宾,被问得最多的是:“你这个月借了多少钱?”

也许是被殖民太久的缘故,菲律宾人的性格里流淌着一种及时享乐的血液,据说民间最流行的消费方式是:一夜富豪型——One night millionaire,应着中国的那句:“今朝有酒今朝醉”,好不快活。

有一阵我帮公司负责发放宿舍女佣的工资兼收取电话公司每个月寄来的电话单,最开头没有经验,发了工资三四天后向她们收钱,就有人面有难色地说:“没有钱了,等我借到再给你!”。

后来我是临发工资时就追问电话费,以至于每个女佣看到我就像看到追债鬼。

如果今日的酒也喝完了?

有什么关系?

去借嘛!

——————————–

§搜身

菲律宾各大商场的门口站有男女门卫,着警察摸样的制服,配有真枪实弹和警棍,专门给进入的顾客搜身。

刚开头时非常不习惯,觉得没有人身自由。

后来次次都如此,而且,说是搜身也不过是个形式而已,门卫笑嘻嘻地用警棍在你的皮包里和身上虚晃两下,就OK了。

也没有打听过如此这般的搜身是从什么年代开始的,如今的反恐意识越来越强烈,导致所谓的自由也是相对的了。如果搜身是以保护顾客人身安全为招牌,那么失去“有权利进入公共场所”的自由,只是为了保障“维护公众安全”的自由。

真是绕人的逻辑。

还好我不是政客。

————————————

§飞马的女优

菲律宾的天使城的克拉克基地,1991年前曾驻扎数千名美国大兵,欢场一度沸腾兴旺。

“飞马”,也是在那个时候走红。

后来美军撤离,连带经济不够景气,国内腐败成狂,丧失了许多投资,娱乐场所也渐渐萧条。

但“飞马”仍然有其名号和地位。

我陪客人,去过两次夜总会,其中一次,便是落塌“飞马”。

比较起来,那里的女郎确实要标志些。

就连在楼梯口站着的舞女,身段也一流:白皙,着湖兰色开襟至肚脐的吊带长裙,侧边裙分做两片,开叉到大腿根上,看见顾客,莺莺地笑。

但被叫进卡拉OK包厢的女优就不那么“和蔼可亲”了。

纹丝不动地坐在沙发里头,不帮送水,也不陪同唱K,若男客不搭讪,似有一言不发之势。

听说她们如果见到有相貌不佳的男客动手动脚或是语气粗鲁,便会起身说抱歉,然后拂袖而去。

而如若有谈得相拢的客人,问及为何要入此行,便是全“飞马”统一地说辞:正在上大学,家里有几兄弟,没有钱。

我们临走时,问的是HOW MUCH,她们也起身,吐出几个数目字。

再娇贵,也还是欢场女子,钱塞在长裙的褶皱里,笑倒在自己的酒窝里。

————————————-

§鬼MOMO

菲律宾话MOMO就是鬼的意思。如果你在办公室里丢了东西却不知道有谁拿走了,通常人家会开玩笑地说,一定是遇到MOMO了。

虽然这个国家拥有近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天主教教徒,但在每周末去教堂礼拜的同时,他们也毫无忌讳地谈论鬼魂。我们工厂里据说就经常“闹鬼”,夜班巡逻的门卫和QC(质量监控)常常绘声绘色地讨论前夜他们遇到的MOMO,无头或者无腿,忽忽地在游廊上穿梭游走……

中国同事听得多了,也就习惯了,他们倒是最怕手下的菲人一遇到自己犯了错误就借口说是神要他们这么做的或者是闹MOMO。

比如迟到了就借口说是上午一定要去教堂而忘记吩咐安排生产就说是撞到了MOMO。

还告戒说:“不可得罪MOMO,不然身缠疾苦。”

有个四川女同事就经常这么呵斥她的手下:“去你的MOMO!我就不怕MOMO,真的找上我了,我连他们是个人还是个鬼都不知道——谁知道他们的外国鬼长是得是个什么样子? 既然我们都彼此不认识,他们害我做什么,害我忙得团团转的反而是你们这帮懒虫!”

我记得四川有个鬼城,这四川大妹子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One thought on “零碎间

  1. 由于本人重新编辑了这个页面,所以特将所有留言收留在此,抱歉了,我就是爱折腾……
    ====================================================

    2 Responses to “搜身”

    Max_Lai Says:

    六月 6th, 2009 at 7:50 上午 e

    那是因為菲律賓槍枝不管制,他搜的是槍啦!!

    Pin Says:

    六月 8th, 2009 at 6:40 下午 e

    @Max_Lai:但是我听当地人说在911之前,是不需要搜身的。

    2 Responses to “剪发”
    jane Says:

    十二月 26th, 2006 at 8:05 下午 e

    说到美发,想起别墅区某个美发厅里那个同性恋理发师.不过他的手艺还不错.我坐在那里,他拿着剪子/梳子两手上下翻飞,边做边和我聊天说笑话. 末了潇洒地将围布一扯,用欣赏地语气称赞我与刘玉玲如何如何相似, 真是让人啼笑皆非.他有一个助手也是同性恋. 我坐着剪头的时候看见他不停地照镜子/扑粉/抹口红, 于是我立刻确定他是”0″号角色,因此我问他:”你有男朋友吗?” 他听我这一问竟然脸红了,我当时就浑身鸡皮疙瘩……:wink:

    Pin Says:

    十二月 26th, 2006 at 10:36 下午 e

    haha,Jane! Great, you know what’s “0″ !!!!

    One Response to “银幕”
    v Says:

    十一月 15th, 2006 at 4:13 下午 e

    《再见了,我的小老婆》。。。。。。。。。。

    2 Responses to “异装”
    Max_Lai Says:

    六月 6th, 2009 at 8:01 上午 e

    他們是同性戀或是人妖啦,菲律賓人很能包容這些人!!

    Pin Says:

    六月 8th, 2009 at 6:40 下午 e

    @Max_Lai:貌似你很熟悉菲律宾呢,呵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