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思考一下朋友的定义(2)

EVA 2009年07月16日 22:13 分类:个人日记

昨天才写了第一篇,似乎就引起了一些人的共鸣,那么好吧,我看我可以尝试着接着写点儿什么,希望不仅仅只是头脑中混乱的印记。

最近两年,我突然发现我的中药铺子终于串味了,混乱了,我不知道谁是麝香、谁是甘菊,谁又是当归。我也有点不清楚,在谁面前该说些什么。因为人的记忆力是有限的,我和朋友对坐闲聊时(虽然这样的机会对于某些朋友来说是越来越少),十有八九会在同一个问题上纠结一番,那便是追问:“我没有告诉过你这个么?真的没有么?”再或者,你正深情并茂地描述着某项痛苦,却发现对方眼神中透露出点狐疑,原来你已经对她倾诉过了?等一下……这个……或许不能算普遍的例子,只能说我比较大虾头。

待这种事情出现过一两次,我就开始警觉了,我发现,其实更多时候,不说比说更合适些。

我们已经不是互为闺密的年龄了。

如果按照数量上看,我觉得我的交友能力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退弱的,我常常掰着手算,小学几个,中学几个,大学几个,工作后几个,另外机缘巧合遇到几个?

大学时曾与一女交恶,交恶的原因至今我也不太明白,对方当年双目含泪地、掷地有声地对我抛来一句:“你不要太刺伤我了!”然后甩盆离去。(盆是洗衣服的盆,当时她在阳台处晾衣服)

刺伤?会不会太琼瑶?

其实真正令我觉得曾经刺伤过的朋友只有一个人,但是她现在提起时不过是轻描淡写,这个人我用脚踹过,几乎巴掌过去过,还一度冷淡至极地自以为是地对待,还经常对她大吼大叫……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能忍受我的坏脾气和专制性格?但于此同时,这个人我也曾在她小时候头长虱子时共同“享用”过同一批虱子,原因是有人嫌弃,没人理她的时候我偏偏觉得没所谓,我们就是要在一起,哪怕后来脑袋上虱痒难忍。一起用板蓝根治病,一起剪掉了长头发。

我常常想,难道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刺伤么?

不可能。

为何却能“化解”得如此完好呢?

是性格。

性格这个东西真的很玄妙,而且是基本不变的。从那么小的丫头交情开始一直到现在所谓的友谊,该契合的还是契合,该摩擦的还是摩擦,唯一进步或者退步的,是沟通的技巧。懂得适当地回避。

我觉得我还是没有表述清楚啊,随意吧,如果有人愿意听我瞎说,明天我接着毫无逻辑地说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