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的风景 ——《白兔糖》动画【第一部】

白兔糖 うさぎドロップ (2011)

导演: 亀井幹太
编剧: 岸本卓
主演: 土田大 / 松浦愛弓 / 大原沙耶香 / 植田佳奈坂本真绫
类型: 动画
官方网站: www.usagi-drop.tv/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语
首播日期: 2011-07
集数: 11
单集片长: 20
又名: 兔子软糖

我已经很久没有冲动为一部动画写评论了,这几年看得也非常少,记得住的更少。我只能说,我非常非常喜欢这部作品,想推荐给初为人父母或者未为人父母的成年人。

该动画的画风不是走精致唯美路线的,它一开场就带着水彩晕染的素描式简约风格,待剧情进入主轴,这种着色素描风才渐渐退去,只在需要渲染情绪时才偶又露面,反而显得特别出众。

这部以孩子为主角的动画很显然不是给孩子们看的,这是一部试图讨论恋爱、婚姻和如何为人父母的作品,但选取的视角既不是孩子也不是父母,而是一个第三方——一个名叫大吉的三十岁未婚男人,一个在服装公司做销售的普通日本职员。

说大吉是第三方又不太尽然,因为他在去参加外祖父的葬礼时确确实实收养了据说是外祖父的私生女,凛。并且身体力行地一天天抚养她长大。也就是说,他的身份是有点古怪的,论辈份,凛是他小姨,论年龄,他又足可称之为爸,所以,该动画介绍大吉 “跳级”为父亲之说,倒也还妥当。

大吉成为凛的监护人,没有一般父亲“必须是”的被迫感,只有“我情我愿”的自主性,这一点非常难得,而这和单纯的收养又有些许不同,掺杂着对和自己长相酷似的外祖父的怀念以及初次见到凛那种失落的令人怜惜的模样时产生的保护欲——葬礼上人人都觉得凛是一个麻烦,累赘,不知如何是好的产物——凛的母亲不知去向,据说是父亲的外祖父也已经去世,她本身又那么小,还不足六岁——跟春子(大吉的表妹)同龄的女儿丽娜比较起来,凛太过沉默、忧郁,缺乏安全感。

片中说,大人的不安会让孩子认为是自己造成的,从而伤害到他们。真是精确!

当大吉在家人对于凛的安排的一阵阵推诿声中皱起眉头,忽地站起身来,对背对着大人们蹲在草丛中的凛大声喊:“凛——来我家好吗?”

这一幕令人倍感欣慰,大吉没有施舍也没有要求,他是询问,以一个平等的身份,询问这个小女孩是否愿意来他家同他一起生活。

这样的心态还有诸多细节加以应证,比如,让凛直接喊他大吉,每天早上被凛推搡着起床时不是不耐烦而是说对不起,同样在吃饭时凛不让他将筷子和碗用一只手端着时也是说对不起……不要小瞧这些举动,一般的长辈做不到。

有句话是“视若己出”,形容养育者对被养育者的大爱无疆,但“己出”感一出,便是错,错在belong to,No,对孩子我们可否不再有他们belong to me的想法, 他/她是一个全新的自我,他们需要更好地对待。

这里的“更好”自然不是溺爱,大多数中国的家长最不缺少的就是宠溺之情,少了点自由平等的胸怀。

凛来到大吉的家中,渐渐展现出孩子顽皮开朗的一面,后来返回大吉母亲家,家长们都说这孩子变了,而大吉说,或许她原本就是这样呢。

连一向对孩子横眉怒目的大吉的亲妹也忍不住给凛买了一身漂亮的衣服。

临走,凛耳语大吉,让他转问,她还可以再来吗?

从不安到信任,孩子的内心变化是大人用心的结果。

记得凛有次悄悄对大吉说:“下次哭的时候我来抱抱你吧!”大吉感喟:“不知是我抚养凛,还是凛教我成长。”

还有一次,逛完超市大吉牵着凛走在回家路上,凛指着马路另一端说,我们走这条有樱花的路回家吧!

真是这样的,当你有了孩子,你就好像又有了一次重新认识世界的机会。

按说这种没有具体情节,除了开头比较意外其余部分都没什么特别戏剧化矛盾冲突的片子是不会引发观众一集一集追下去看的,而白兔糖却有这种魔力。我想它着落的点是在情绪上,它撩拨到了观众内心深处一丝丝脆弱和敏感,它提出的疑问正是我们日常会想的,我们迫不及待明知不可能地却又追着看作者给出的答案。

日本是一个超低生育率的国家,日本夫妇之间的性活动频率也非常低,加藤嘉一曾在《锵锵三人行》中说,在日本如果一个丈夫在外面有了情妇,那么妻子也可以有情夫,而且这个在目前的日本还十分普遍——这种不正常的普遍,应该是现代日本人对于家庭这个单元分裂的对抗。

所以,第七话中,每日操持家务却频频被住一起的婆婆指责的春子带着女儿丽娜离家出走到大吉那里,认真地考虑是否应该离婚和离婚后对于孩子的负面影响该如何平衡,然后在夜晚与大吉边喝啤酒边聊天时泪目道:“真想一辈子当女孩子……”

大吉却想:“这个曾经十七岁喜欢哭的春子表妹,急迫希望长大的春子表妹,现在却想一辈子当女孩子。”

大吉自问:“结婚为了什么?做父母为了什么?”

潜台词是:“如果不为什么,婚可以不结,孩子可以不要,这样是否更好?”

但他的生活中多了一个凛,一个不是他的孩子,却要身为其监护人的女孩,当初将她带回家,就已然是一份责任,为了她,同她一道去商场买小女孩的衣裳、做料理用的孩子餐刀、五颜六色的零食、扎兔子辫的绑绳……为了她,需要更早起床,晚上做更营养好吃的饭菜,主动要求调离事业日渐上升的销售部。

是的,有了孩子常常意味着放弃更多更好的工作机会、挤压许多自己的时间以及望不到尽头的劳累。这让思想多元化的年轻一代往往要质疑抚育下一代的意义何在,如果传统的传宗接代观念已经可以被抛诸脑后,新潮的丁克一族也不再被社会普遍质疑,那么,要个孩子,真的那么那么重要吗?

直到凛开始上小学,有一次去参加家长会,认识了几个爸爸,有英俊潇洒曾经做过模特的,有在路口街角卖熟食的……大吉心说,我也有所谓“父友”了。

凛和其他伙伴要参加跳绳比赛,家长们又有机会聚在一起,大吉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他们为了孩子们作出的努力,感到很惭愧——居然是惭愧,他说他啊,只是从凛快六岁时开始抚养的,而你们这些父母,可是从孩子刚出生时就开始为他们操劳了啊。

这就是大吉可爱的地方,他从内心对待那边的风景就是乐观的,他看到身边的一些父母亲们为孩子们奔波时感到钦佩——而不是厌烦或者恐惧。

终于,作者借大吉的口,道出了自己的想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边可能更宽阔些。”

相对应的,他对凛的母亲正子感到非常恼火和不解,大吉找到她时,在咖啡馆里谈话时问她到底在不在乎凛,她回答说:“我不知道。“还说,她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不要做凛的妈妈,这个也像孩子一般吃着冰淇淋的长发单薄的女漫画家,到底为什么抛弃凛,大吉希望听到更好的解释,而非她近乎绝情的说,从刚一开始,就没打算当凛的母亲这样莫名其妙的回答。

正子是个新近抛头露面的漫画家,对待工作像是着了魔,工作室的同事都觉得她太拼命了,好像是想通过不停地作画而忘记一些什么。大吉的外祖父遗书里描述正子为极其容易被人误解的女孩子;这里面隐情线索埋得不深,正子肯定还有故事。但却没有在第一部中出现答案。

我想起许戈辉采访刚拍完《唐山大地震》的徐帆说的话,大意是,在有女儿之前,没觉得自己有多大能耐,生下女儿后,觉得自己无限大,那就是女儿你怕什么,天大的事儿有妈顶着呢!还有之前看别人称呼自己的孩子宝贝儿,宝宝之类的,觉得特别俗气,心想就不能叫点儿新鲜的吗?而且,如果是别人的孩子不怎么漂亮,还特别质疑他们喜爱的真心……待有了自己的孩子,才知道,除了宝贝儿她还能叫什么呢,除了说爱你,她还能用什么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呢?再然后,不论是看到谁的孩子,不论美丑,她突然都觉得特别特别可爱起来……

我想,徐帆的话很有代表性,也回答了部分“要孩子为了什么”的疑惑,那就是生命不息,且在孕育和培育中让旧有的人格得到更好的锻炼,这样走一遭,才有了看到生命重叠的机会,才实现了最为亲近的美好。

而正子这位母亲复杂背景的隐情,也只能到第二部去讨论了。

8 thoughts on “这边的风景 ——《白兔糖》动画【第一部】

  1. 看到凛悄悄对大吉说:“下次哭的时候我来抱抱你吧!”这一处,我噗嗤一下笑哭了。

  2. 你点到的一处一处,也一一是我印象深的地方,“正是正是”。真难为你有取有舍。我又想,恐怕除了写出来的,还有一些被这个故事激发的感情在胸膛里左突右冲,也许将来能将它们捉住,再付诸笔端。

  3. @Linns:是啊,应该是舍的部分居多,一篇文写不完,又不能写尽,这种好动画多多益善~当然要谢谢你的推荐:)

  4. @fans:挺好找的,土豆上有个在线的:http://so.tudou.com/nisearch/%E7%99%BD%E5%85%94%E7%B3%96/
    据说是高清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