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king

MinKing是我的大学同学,姓王名敏。我们大一在同一个寝室。这外号是我起的,被班上叫开后,她差点忘了本名。有一次她在寝室接了个电话,挂了之后哇哇大叫我的名字,我凑过去问:“你怎么了?”她边摇脑袋边不停地拍我的肩膀,飞快地说:“刚刚有人找王敏,我说没这个人!”

我看到Minking圆润白皙的脸急得通红,眉毛扭成一团,眼睛紧闭着。这幅表情很常见,配合她本来就很快,但那刻比平时快一倍的语速。

Minking来自山区,没见过什么世面。她不知道邮筒是绿色的,保安不是警察,进商场不用买票等等;她知道《大话西游》,说周星驰最帅。

刚入学,她通过一档流行的电台节目认识了一位附近大学的听友。见过几次面后,她发觉这个男生很无趣,成天向她吐苦水。为了抚慰这颗“忧郁的灵魂”,她花费了不少话费。分手后,她送给他一张照片表示纪念——一张她和我在校图书馆门前的合照。原因是那一张比较显身材。Minking微胖,她说上高中的时候,她可瘦得很,很多男生追。

有一次下了早间操,我们回寝室,突然发现阳台木门的玻璃被砸碎在地,门已经开了。大家以为寝室遭贼了,都赶紧在自己的铺位仔细检查有无财务损失。这个时候Minking提着几个热水瓶回来了,气喘吁吁地往地上一放。擦了一脸的汗说:“你们下操太慢了,我都帮你们把水打了!门是被我砸的,待会去找个装玻璃的过来弄下!”“你砸玻璃干嘛?”我们问。她说:“忘记带钥匙了嘛!”

大二时,我转了专业,也转了寝室。那年临近暑假时,校内谣传附近有色情杀人狂,强奸并杀害了数名女生。我们学校周围当时很荒,校后有个小坟坡。一天夜里,坟坡上传来一阵女生尖叫,寝室里女孩们小声在黑暗中互相问有没有人听到叫声。有人说听到了,有人说没听到,但都说好可怕。我记得声音是一阵一阵的,有时听起来又不太像尖叫,有时又特别悲戚。我们还商量是否需要报警。但最终大家都往床里一缩,什么也没做。白天了几个寝室串门,叽叽喳喳讨论这件事。Minking也凑到我身旁,我问她夜晚听到声音了吗?她说:“我听到了呀,就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吵,我就啪地一下,把它打死了!”

快毕业时,我最后一次见到Minking,差点儿没认出来。她瘦了,穿上黑色丝袜、超短裙和高跟鞋,头发烫成波浪,还化了妆!她告诉我她现在有男朋友了,是个名校在读硕士,年底回男方家里结婚。我惊讶极了,告诉她我正在找工作。

好多年过去了,我都没有Minking的消息,直到最近和寝室的另外一个同学晓荣联系上,我才得知她真的一毕业就结婚了,不久就生了个儿子。她告诉晓荣:“生孩子实在是太容易了,哎呦一下就出来了!”

One thought on “Minki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