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级别

D老是将袜子很整齐地放在在我看来十分匪夷所思的地方,比如镜子前的台面上,餐桌边缘,餐椅上,地面上 ……我见到时,表情肯定不太好看。因着克制,我会静静地将袜子们拾起来,放到阳台的洗衣盆里。

我一旦开始这么干,他的眉头就会不自然地皱起,他说,你别忙活了,我待会儿会收拾。有时是我主动发话,拎起袜子问:”这个你还要再穿的么?”边说边往外拿,他伸出手臂摆出一幅要阻止的姿势。但我已经背过身去,投掷垒球一样将袜子投入洗衣机。

他啊了一声,动作和表情都僵硬一下,然后挑起一根眉毛,耸耸肩膀,嘴巴又安静地合上了。

我一直不太懂他这是表达了什么意思,直到有一天我们有空谈论起这件事情。

“它们放在那里并没有什么。”他说。

“可是,那可是餐桌餐椅,是吃饭的地方!你,袜子!我的天那!”

“哦呵,这就对了,你就该这么个口气说出来。”

“我克制点,倒还错了?”

“等等,这个跟对错无关。我和你之间,没必要这么客气。”

“客气?怎么就客气了呢?非要大声吼叫才好么?很粗鲁才好么?我是好声好气说话!”

“等等,不需要太客气并不等于大吼大叫,为什么要大吼大叫呢?”

“我们还是说回袜子的事情吧。”

“呃,袜子……在我眼里,它们的卫生级别和吃饭用的餐具是一样的。”

“一样的?这两样能一样?”

“为什么不能?我的脚丫能搁在餐桌上,擦过后仍然可以用来吃饭。我的袜子套在我脚上,洗干净了都能拿来当餐巾……”

“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用脸盆来盛饭的原因么?”

“是啊,这也是卫生级别问题……”

“怪论!”

“我们常常见到装修得极好的房子,卫生间角落却放着一把无比邋遢的拖把,上面黑油淋漓,甚至散发着恶臭……”

“拖把能有多干净?它们是拖把!”

“哦不,拖把也可以白白净净……”

那时的我们能将谈话进行到如此地步,最后不欢而散。

后来我明白,我们讨论的并不是卫生级别的问题,我们讨论的是生活习惯。我感到不满、愤怒,但我掩盖真实的想法,脱口而出其他的语言。为了维持我认为更为重要的表面的平和,我极力克制自己的怒火。而很显然,这种克制并不难被对方发现。并成为进一步争论或冷战的导火索——试想谁喜欢看一副臭脸委婉批评自己?

经过很长时间的争吵、争吵再争吵。各种被掩盖的语言被揭露出真实的意思,我越来越了解自己。

比如之前下班后我躺在沙发上犯困,看到他在旁边晃来晃去却不理睬我,就一阵烦躁。我内心呼喊的是,请拉我一把抱抱我安抚我。实际说出来的是:“我每次躺在沙发上你有没有把我拎起来的冲动?”

现在想想,这是一句多么匪夷所思的话,引发了如下鸡同鸭讲的对白:

“那你每次看我大便的时候有把我拉起来的冲动么?”

“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回答我呢?”

“你不觉得我这样回答你很快就会明白了么?”

“那么你的意思是拉屎和躺在沙发里是一个意思咯?在你的想法里,这两样东西是一样的,不应该被打扰?”

“那我问你,我每次大便的时候你想要把我拉起来么?”

“不想呀?”

“那为什么呢?”

“因为你在大便,拉起来会影响你顺利大便,会打扰到你呀!”

“哦。”

以上对白中双方大量使用“反问”,而非直接询问。我应该说的是:“我都瘫软在沙发上了,你可以拉我一把,把我送到床上好好睡吗,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视而不见?”

对我来说,示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尤其是亲密的人,所以这话被层层包裹,最终变成了一句别人听不懂的责问。

期冀对方能听懂话里的意思是不现实的,从一开始,不抱这种幻想,真诚面对自己的内心,将话好好说出口。

维持了表面的和睦,并不代表幸福,苦水不必强吞,倒出来试试才好。

如今,他再乱扔袜子,我会毫不客气地直接扔进洗衣机。

他留恋地望着那双袜子说:“昨天只穿了一上午啊!”

“又不是没得干净的穿,赶紧去换去!”

他不再皱眉不语,我也不再克制忍耐。D说,他要的就是这种“不客气”。我终于懂了。

PS: 我和D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名字为“两个人的小站”。主要发一些身边的故事和日常感想,欢迎订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