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仓库的更新

我最近花了些时日将文字仓库进行了更新,把曾散落在Qzone,豆瓣日志里的文章搬运了过来。想推荐阅读几篇自己还比较喜欢的:

生活散文

这个系列还有至少两篇没有写,等下一次更新时再补充完整。

赤足天下

以上这两篇都是04~06年期间的产物,曾连载在读书公园的论坛里,我曾一度想直接改写成小说,但是发现实在没有那个才能,最终放弃,上个月才修改完毕,以原貌示人。

最后说明一下,此次更新的文章大都是这几年三更半夜的产物,营养价值不高,但敝帚自珍,我想趁着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将之全部收拾好放在仓库里,以后大概都没这种心情和时间了吧。

延迟的写字计划

写作计划:

2005年 1月

1.《那一年,想去远方》(2月)
2.《想,说给你听——假期日志》(《我们的故事系列》完成第一篇)FINISH 2 千娇百媚
3.《48小时之约旦》(1/27 START ENCODING)
4.《年轻的写手之二/三》FINISH 16-JAN
5.〈三天半假期〉(重新整理)EDIT TITLE TO BE 《杭州边的乌镇》)

2005年2月

1.〈曾随她流浪——纪念永远的三毛〉
2.〈我爱文人——余杰/韩寒〉
3.〈食之品〉
-思理根
-舞别UBE
-情浓朱古力
2005年3月

整理旧作

1.〈今天明天遇到你〉——改为〈纯真年代〉
2.〈母〉
3.〈狂恋济南〉
4.〈出嫁〉

读书笔记

〈谁看的懂杜拉斯〉
〈古怪的马雅可夫斯基〉
〈重读狄更斯〉
〈那时的莫泊桑〉
〈古龙人物志〉——李寻欢/傅红雪/段玉
〈金庸人物志〉——小龙女/程灵素/岳灵珊
〈顾城的诗歌〉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再度抒情——米兰 昆德拉〉

2005年4月

1.《幸福蛋糕》
2.《爵士骑师》
3.《恐怖故事集》
之一:《校园抢劫杀人事件》
之二:《双面》

电影杂记
港产片2004掠影

〈A1头条〉
〈20,30,40〉

小说<幸福蛋糕>1 

smoresbig-免费相册


*西西狸

美文有一些简单却也无聊的愿望。

比如去市内不同的咖啡店,喝很难串出名字的欧州咖啡。吃遍各式甜品玻璃柜里的芝式蛋糕。和爱的人一起去朱古力店,买内含有榛子或核桃花生类坚果的巧克力,最好是日本制造,因为包装会绝对精致美丽。

全部与甜食有关。

美文的习惯是进超市便抱回几大盒高脂巧克力回家,非常之夸张.

朋友们常常劝她少吃,以免身材走形。推荐健康食谱若干,全部被美文丢在家里的文具桶里。

美文其实也不吃太多,她也已经忘记从什么时候起,味蕾开始拒绝食物,后来医生诊断说,她患有轻微厌食症。

什么时代?伊拉克难民闹饥荒,她林美文却不识好歹地患上厌食症。

常常冷笑自己三次,然后看着冰箱里的巧克力发呆。

上周末美文被通知要调离开总部,让她任职新开的一间制衣厂的行政经理助理。名义是升职,实际是总部内政治斗争严重,不容她继续呆下去。

调职那天晚上她请客邀大票同事去KTV 唱K喝香槟,扮开心状,然后醉醺醺的回家,终于打开冰箱吃了一整罐的德芙白巧。

睡到半晚,同住的阿媚回家开床头灯时吓一大跳,以为美文吞食过多安眠药,嘴角白沫一片。

被摇醒后迷迷糊糊蹲厕所马桶边呕吐,喉咙里阉染开一种甜腻腻的朱古力发酸的味道。

机票定在次日早上十点,美文很早爬起来,给熟睡在另一间房的阿媚烘烤好面包端出来牛奶,玻璃杯下留了张道别的小纸条,潦草地离开了居住了一年多的公寓。

阿媚是她在总部的同事,分属不同的部门,没有利害冲突,所以相处融洽。后来提议一同在外面合租了一间二室一厅的公寓,以减轻租房负担。

(未完待续)

才发现还有个版本2:

爱情蛋糕

前言

首先,我绝对是一个蛋糕爱好者。

当我看到我所处的城市中有那么多可爱的蛋糕面包店时,我的心里便不自觉地涌出一些幸福的感觉。这也是我开始动笔写下下面这些故事的来由。

有人说甜食会让人满足味蕾进而满足心灵。

我相信前者,怀疑后者。

虽然我本身,是多么希望,一只制作精良美味的蛋糕,可以让人们得到幸福,即使只是一种暂时的幸福。

然而人总是那么难以被满足,而且幸福到底是什么呢?

是爱情的甜蜜还是事业的成功?是朋友的关怀还是亲人的眷顾?是超越世俗还是大隐隐于市?

如果没有什么具体的答案。

品尝一只鲜美的蛋糕,总是好的。

红缎带巧克力蛋糕
美文有一些简单却也无聊的愿望。

比如去市内不同的咖啡店,喝很难串出名字的欧州咖啡。吃遍各式甜品玻璃柜里的芝式蛋糕。和爱的人一起去朱古力店,买内含有榛子或核桃花生类坚果的巧克力,最好是日本制造,因为包装会绝对精致美丽。

全部与甜食有关。

美文的习惯是进超市便抱回一大袋巧克力。

朋友们常常劝她少吃,以免身材走形。推荐健康食谱若干,全部被美文丢在家里的文具桶里。

美文其实也不吃太多,她也已经忘记从什么时候起,味蕾开始拒绝食物,后来医生诊断说,她患有轻微厌食症。

什么时代?伊拉克难民闹饥荒,她林美文却不识好歹地患上厌食症。

常常冷笑自己三次,然后看着冰箱里的巧克力发呆。

上周末美文被通知要调离开香港总部,让她任职菲律宾的一间分厂做的行政经理助理。名义是升职,实际是总部内政治斗争严重,不容她继续呆下去。

调职那天晚上她请客邀大票同事去唱K喝香槟,扮开心状,然后醉醺醺的回家,终于打开冰箱吃了一整罐的德芙白巧。

睡到半晚,同住的阿媚回家开床头灯时吓一大跳,以为美文吞食过多安眠药,嘴角白沫一片。

被摇醒后迷迷糊糊蹲厕所马桶边呕吐,喉咙里阉染开一种甜腻腻的朱古力发酸的味道。

她在昏迷中叫前男友林安平的名字,惹的阿媚一通唾骂:

“那个姓林的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让你这样萎靡不振?!”

机票定在次日早上十点,美文很早爬起来,给熟睡在另一间房的阿媚烘烤好面包端出来牛奶,玻璃杯下留了张道别的小纸条,潦草地离开了居住了一年多的公寓。

阿媚是她在总部的同事,分属不同的部门,没有利害冲突,所以相处融洽。后来提议一同在外面合租了一间二室一厅的公寓。彼此分摊费用,有所陪伴。由于同处一居,多少了解点彼此的私事.

入新公司不久,美文便很快上手帮这间分厂的行政经理威廉.李打理一切秘书事宜,由于仍需要和总部联系,美文用内线和阿媚保持着不咸不淡的联系。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