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乌龙记

如果你在百度中输入:南海 乌龙,大约会有887,000篇相关网页(截止今日),但涉及此次“南海乌龙事件”的,只在靠前的两、三条新闻。

2010年中国外交上的一个关键词是“核心利益”, 外交部曾多次强调国家的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和发展利益都属于中国的核心利益。具体包括台湾、西藏和新疆的主权、领土完整以及人民币汇率——虽然我不清楚经济问题为何也可入围“核心利益”——等等。

(截图来自中国时刻《中国首次将南海列为核心利益》电视节目,以下同。)

从搜索引擎的显示的新闻条目看来, “南海核心利益”这一提法集中在7月和8月中上旬,引发各界热烈讨论。

以下是几家香港媒体对此提法的解读:

而对于寻常老百姓来说,我国众多核心利益突然多了一个,似乎也并没有觉出有什么不妥。

但就在8月底,整个局势突然戏剧般转变,学术界传来一阵澄清之声,称“南海或者黄海是中国的核心利益’的话我没有听中国的官方人士讲过。”(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乌龙事件?假新闻?

根据深圳广电集团,中国时刻电视节目的一个“中国首次将南海列为核心利益”专题节目的图解,该事件的报道来源,是日本共同社在美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贝德于3月2日至4日访华后发出的新闻。

其中提到,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在今年3月首次向美国政府高官正式表明立场,称南海是关系到中国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

所以,到底是不是乌龙,取决于:

戴秉国是否有过南海是中国的核心利益的讲话?

为此,我根据新闻报道,整理了一下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

(一)
中新社北京2月27日电(记者 张蔚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答记者问时表示,美方近日提出,希派美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贝德于3月2日至4日访华,就中美关系有关问题与中方交换意见。中方同意了美方要求。

(二)
新华网华盛顿3月1日电(记者王丰丰 蒋国鹏)美国国务院1日宣布,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贝德当天离开华盛顿,启程前往中国访问。斯坦伯格与贝德将于2日至4日在北京与中方官员会晤,就中美关系有关问题与中方交换意见。

(三)
新华社北京3月4日电 (记者 王宇丹 熊争艳)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回答有关问题时说,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贝德访华期间,国务委员戴秉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分别会见了他们,外交部副部长王光亚同他们举行了工作会谈。双方就中美关系等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坦诚地交换了意见。

(四)
五月二十八日,为期两天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结束后,国务委员戴秉国对记者说道:“确保中美关系长期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很重要一条是相互理解、尊重支持对方,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戴秉国接着说,中国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

(五)
香港《南华早报》7月7日文章,原题:南海成为北京最新的“核心利益” 日本共同社近日报道了发生于3月份的一条新闻,中方官员告诉两名来访美国高官,中国视南海为其主权“核心利益”的一部分。

(六)
香港《太阳报》同日刊登冯海闻署名文章:《维护南海核心利益不能只靠嘴》,称据日本媒体报道,美国副国务卿斯坦伯格和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贝德今年三月访华时,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向他们表示,中国将南海列为与台湾、西藏、新疆同等重要的核心利益。

(七)
日本共同社7月3日报道:据消息人士3日透露,中国政府在今年3月首次向美国政府高官正式表明立场,称南海是关系到中国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报道称,中国在这之前将台湾问题、西藏和新疆问题等定位为“核心利益”,看作领土完整问题上事关存亡的重要问题,并一贯拒绝对他国进行任何妥协。报道认为中国政府的此番言论明确显示将“强硬”推进获取南海的海洋权益。消息人士透露说,中方是在3月上旬向访华的美国副国务卿斯坦伯格和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贝德转达上述方针的。

(八)
日本《朝日新闻》7月10日文章《中国这一关键问题几乎被忽视》:南海局势正在愈发紧张。一位美国专家说:“两三个月前,中国开始将南海称为核心利益”。“核心利益”一词本来是被北京用于台湾和西藏问题,其隐含含义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在领土主权问题上妥协”。日本不能简单地忽视中国的这些举动,将其视为别国的问题。

(九)
据美国媒体7月23日消息,希拉里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上表示,美国深切关注中国“南海争端”的和平解决,并敦促相关国家进行谈判,以寻求解决方案。她表示,美国政府对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的“争端”表示关注,这一“争端”妨碍了海上贸易的开展,阻碍(他人)进入该地区的国际性水域,也“违背了”国家海洋法。

(十)
我国外交部网站7月25日报道:南海问题是否会成为日前在越南河内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的突出议题,是中国代表团重点关注的一个问题…… 美方没有听中方的劝告,在会上发难了。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根据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大谈南海与美国国家利益关系,大谈维护南海航行自由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大谈在南海问题上反对“胁迫”,反对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云云。这种貌似公允的讲话实际上是在攻击中国,是在给国际社会造成一种南海局势十分堪忧的迷象。为了维护中国主权和合法权益,推动南海问题在声索国之间通过双边谈判妥善解决,维护南海的稳定,杨洁篪通过提问方式阐述了中方的立场和主张,揭露了一些人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的图谋。

(十一)
中新网8月23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3日刊出评论《南中国海为何成为“核心利益”?》,文章说,近日有媒体报道中国将对南中国海问题的表述,升级为中国的“核心利益”。北京专家予以反驳说,无确凿出处又被广为报道的“核心利益”之说,是个有待澄清的误解。美国会将之解读为中国在东亚划定势力范围的信号,是极不明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安全研究项目主任朱锋提出,这个查无确凿出处又被广为报道的“核心利益”之说,是个有待澄清的误解。他并怀疑这未必代表中国最高层的既定政策。

(十二)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24日刊出评论质疑中国的“核心利益外交”,文章说,除了核心利益,中国外交更应强调与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以促进同国际社会的融合以及合作,减少国际社会对中国崛起的误解与敌意。

(十三)
8月26日凤凰卫视(陈琳、吴晓波北京)报道:一段时间以来,各路国际媒体对于中美关系的报道和看法,多认为是剑拔弩张。一个重要导火索,就是有消息称中国把南海说作是“核心利益”,而美国立刻摆出一幅染指的姿态。不过,在中国有研究中美关系的学者却把这个看作乌龙事件:因为南海是核心利益的说法,并非出自中国官方的认定。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我想澄清一句,就是说,说‘南海或者黄海是中国的核心利益’的话我没有听中国的官方人士讲过。”

至于判断,就靠你自己了。

快乐菲律宾的剧痛

今天下午,收到来自V同学网上传来的短消息:

曾对菲律宾有近距离观察的Pin同学~

话说,你能从民族性的角度解释下,为何菲律宾的学生妹和警察可以在大巴前合影留恋么?

此外,对于菲特警的无能,我觉得从你之前文章中那群懒散、安逸的菲律宾人习性中,可见一斑。

但是,菲政府对于我国南海问题的孜孜不倦,则让我无法理解他们的“懒散”了。

我朝是很挫,只是,挫到菲政府前都是软柿子了么?

对此,我想先回复一下V同学:据我所知,菲人绝对是最爱拍照的一个民族之一,他们无论胖瘦黑白美丑,一律爱拍,一旦有机会,必定会让闪光灯闪烁不停。所以,当我看到那群学生妹争先恐后地在遇难巴士前合影留念时,我第一时间在微博上写:

你可以骂他们愚蠢,没有道德,特别是那些以保卫民众为天职的警察们,也站在这个应该是表示耻辱的地方拍照,实在是匪夷所思。但如果你知道他们在自己亲人被杀害时,也会站在花圈前伸出剪刀手拍照,你可能就不会太气愤了。他们绝对没有表示不屑和侮辱的意思,他们仅仅是——想拍照,想留住这一刻——他们就是这种单细胞生物。

但是,恕我狠心地问一句:对于此次香港同胞遇难,你真的很伤心么?

那你面对伊春42人的空难,不是更加悲痛欲绝?

当你看到凶徒在幼儿园砍杀幼儿,在海南大学乱杀大学生……又是如何悲恸呢?

所以,我劝你把它当做一个偶然事件看待吧,不要升级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矛盾。

至于你提到的南海事件,令我惊讶。如果你用我朝在东海的理论,如何能解释我朝在南海的态度。东南亚各国,恰是利用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朝与日本争的不可开交,是说冲绳沟之西在我朝大陆架延伸之处,而南沙、西沙、东沙群岛,确实也在人家的大陆架的自然延伸下,至于谈到谁先到就是谁的土地,似乎钓鱼岛(尖阁列岛)至今尚无我朝之人迹……

这样吧,关于此次菲律宾人质劫持事件,我想我得以我自己的经历和听闻,详细地说些个人的看法。

我于二零零四年前往菲律宾工作,两年后离开。当时我工作的工厂在距离马尼拉市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工业区,周末都会去马尼拉的商场和咖啡馆闲逛,不过都是由公司的面包车驱车“进城”,回来倒是可以自己乘的士。住宿的地方据说属于高尚别墅(当时同事们笑称这小区里除了我们外,全部是富人),门口有安保人员,公司要求夜晚不得晚归——最早我认为是一般的公司纪律,后来才知道是为了安全。

在我前往菲律宾之前,曾在公司的珠海工厂短暂停留,那个时候刚好有一名菲律宾会计在珠海那间工厂做交流,我偶尔做她的翻译。在闲聊时,她告诉我,她有被一名劫匪用匕首抵住脖子的遭遇。我问当时劫匪为了什么劫持你?为了钱?她回答说,在她的国家,很多时候有人会无缘无故地被劫持,被杀害。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菲律宾有劫匪。

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我与菲律宾人接触频繁。我得说这个民族的人民是友善的,他们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即使是街上毫不认识的人,也总能让你收获很多笑脸。所以,当我听说菲律宾是全世界“快乐指数”最高的国度时,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因为我从来没有在当地的报纸上看到过自杀的消息,反倒是亲眼见到,某位菲律宾同事办理丧事,当晚就开家庭卡拉OK,以此欢乐的方式去缅怀逝去的亲人。

“快乐指数高”据说原因有二:

其一,400年前,菲律宾沦为西班牙的殖民地,不仅承袭了西班牙封建庄园制度,也承袭了西班牙人乐观的遗传因子。虽然之后美国殖民时代对于菲律宾也有深远的文化影响,但性格方面,菲律宾人却更像是无忧无虑也毫无作为的西班牙人。

其二,菲律宾是一个热带国家,因为一年四季都是夏天,根本用不着穿棉袄,肚子饿到处都是香蕉,温饱很容易。所以,“饥寒交迫”这四个字对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

但是,就是这么“快乐”的国度,老百姓却时常面对被劫持的恐怖氛围。

我第二次听说劫持事件,是来自我的助手KAKI,他是一个在菲律宾长大的香港男孩,因为十岁起即在菲律宾生活,所以能讲当地话。他每天乘轻轨上班和回家,几乎不乘坐马尼拉市遍地都是的吉普——那种吉普是普通百姓常用的交通工具。在马尼拉的街上看不到公共汽车,只有这种吉普和私家车。

“不是当地人最好不要去坐吉普,如果你说英语或者外语,很容易被劫匪盯上,我曾亲眼见到一名留学的华人少女乘车时被捅数刀不省人事……太可怕,从此即使会说当地话,我也尽量乘坐轻轨回家。”他跟我说,有时劫匪仅为泄恨,表达对社会贫富不均的不满。

有关数据表明,在菲律宾8500万人口中,有近一半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成为社会动荡的最大诱因。海外菲律宾劳工多达800万,绝大多数人的身份是合法的或非法的海外劳工,其中至少一半是女性,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遍布世界各地的菲律宾女佣,男人出国则多为海员。每月,《马尼拉日报》上都会登载一项特别的经济指数,即这些海外劳工每月寄回国的钱,这些钱,每年平均多达80亿美元,支撑着菲律宾的经济。

菲律宾经济发展曾经一度繁荣,后来却一路衰败。50~60年代,菲律宾获得日本的赔款最多,却没有新建基础设施和教育,而是分给了少数地主阶级。菲律宾曾出产过全亚洲最好的大米,还往泰国传授过种植水稻的经验,可如今全球称道的却是粒粒白嫩的泰国香米。菲律宾人口众多,但他们所拥有的财富却不敌仅占人口2%的富裕的菲籍华人。而且,华人工业居然占菲律宾全国工业的50%。

这些,都积累了了菲律宾底层对富裕阶级的仇恨。以2006为例,菲律宾共发生了93起绑架案,202人被绑架,其中一半以上的绑架案发生在大马尼拉地区,而且绑匪的主要目标就是富裕的菲籍华人。

但是,这个比例在一个国家的犯罪率上并非属于极度危险级别,至少在我呆在菲律宾的两年内,丝毫未察觉到威胁。

2005年我随公司去菲律宾的旅游城市DAVAO观光,那里有一片蔚蓝美丽的海滩,租车司机是一个热情的菲律宾汉子。一路上,他边开车边与我们聊天,说,知道为什么菲律宾警察的制服口袋多吗?就是因为方便收贿赂啊!

在酒店歇息时,他告诉我说DAVAO旅行业如今的兴盛,离不开市长的强硬执政,不然贪污腐败会让这里的经济一塌糊涂,市长几年前实行的就是“暗杀制度”,一旦发现有谁贪污腐败,就直接叫杀手干掉他!

听得我毛骨悚然,他却哈哈大笑。我想他一定也有夸张的成分。

在网上搜到一篇文章,提及暗杀在菲律宾近代史上曾困扰过菲律宾的百姓,其中尤以20世纪60年代军人独裁政权马科斯时代最为猖獗。暗杀无时不在、无处不在。这些人或是法律上赋予武装的军人、警察、民兵,或是地方庄园霸主雇用的职业杀手,只需一百美金,就可买下人头,夺走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的生命。

文章说:“菲律宾政治体制中有“军队干政、人民上街”的传统,当权者非常重视对军警高层的笼络,从而使军队腐败进一步加深,在客观上也导致很多中下层军官和士兵的不满,激化了官兵矛盾。”

腐败的军队造就不了优秀的特警,此次行动的弱智行径,实则反映军队里的深层矛盾。

此次事件,有网友总结了如下最难以置信的五点:

1、菲政府当局为了可笑的原则和公信力而当场拒绝了劫匪要求复职的要求;
2、劫匪多次毫无遮挡的出现在车门,狙击手却没有开枪,明显置旅客于死地;
3、因怀疑劫匪弟弟同谋,当场逮捕劫匪弟弟,另劫匪情绪更激动;
4、开始突击用时1小时19分,创下历史上解救人质时从决定突击到结束的最长时间纪录;
5、装备之落后叹为观止,没有夜视装备,靠扔莹光棒入车内作照明使用;没有使用定向爆破方式瞬间震碎车窗口,甚至连锄头或防消斧都没有,而使用大铁锤。

个人认为,以上五点除了第一点值得商榷外,其余都值得痛骂。但痛骂之余,我们对于菲律宾政府的指责,对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的痛骂,是否过于汹涌澎湃?除了显得我们不善使用外交手段进行沟通外,还能说明什么?

我国人民在国外被杀害了,人家政府就该下地狱,总统就要就要负荆请罪,就要下台;反过来,也成立吗?

社会动荡哪里都有,死伤事件天天发生……在传播速度日新月异的今天,媒体的功能似乎愈发显得强大,我们每天实际发生的灾难可能没有数字上的增加,但我们听闻的频率却越来越高。

愿逝者安息,愿在信息时代悲恸的人们,有一颗祈祷平安和宽容的心。

解释就是掩饰

2007年初,正值国际油价飙升,国际舆论对“金砖四国”等新兴经济体耗能急剧增加颇为诟病。

原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在反驳此观点时,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愤慨——“为什么不说是美国消费太多造成国际油价上涨?中国人均原油消费仅为美国的1/10!”(以上表述与原话可能有出入,但绝对是他的原意。)

这个数据,应该是采信于国际能源署(IEA),曾在05年由《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指出:

从中国能源消费结构来看,去年(04年)一次能源消费中,石油只占22.7%,中国人均石油消费量不到2桶,只有美国的1/10、日本的1/8和欧盟的1/5。据国际能源署预计,今年中国石油日消费量仅增3%。从去年石油进口统计来看,中国13亿人口,进口石油1.68亿吨;韩国4800万人口,进口1.2亿吨;日本1.3亿人口,进口2.6亿吨;美国2.8亿人口,进口6.4亿吨。

转眼2010年,国际能源署发布最新数据说,2009年中国消费的能源高达22.52亿吨油当量,美国消费21.7亿吨油当量,中国比美国高出约4%,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

随即,新华社撰文提出:尽管如此,该报告还指出,每年美国人均消耗能源量是中国人均能源消费的5倍。

每一次,咱们落后、边远地区善良的人们就成为无辜的分母,为表现出一个渺小的“人均值”而贡献力量。

这样一来,五年前为了反驳“中国石油威胁论”的1/10已猛增至1/5,我们的能源局却乐得拿着这一数据否认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能源消费世界第一。

中国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司长周喜安表示:“这个数据可以供我们借鉴,但我们觉得它并不可信……国际能源机构的这个数据与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9年统计公报中的数据明显不一致。”

国家能源局法规司司长曾亚川同日也对道琼斯通讯社(Dow Jones New swires)说,根据我们的计算,2009年美国仍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中国是最大的初级能源生产国。

当然,经济危机使美国消费能源减少,单看国际油价的走势,从2007年夏的每桶147美金的天价到目前的每桶76美金,足以说明全球需求下降。而中国,诸如煤矿、钢铁等耗能产业产能进一步过剩,例如,2005年粗钢产量3.52亿吨,2009年达到5.68亿吨,产能更是高达7亿吨!最要命的是,还将汽车工业作为国家支柱产业大力发展,不仅令城市交通基本处于塞车状态,更因其低速运行导致高耗油及高排污,这也是目前“热岛效应”的主要成因之一。

此消彼长,泾渭分明。

最后,我们尚且看看统计局拿出的数字:

2010年7月2日,国家统计局公布,将200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现价总量从年初公布的初步核算数335,353亿元修正为340,507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的增长速度为9.1%,比初步核算数提高了0.4个百分点。

周喜安提及的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9年统计公报中的数据为“初步测算,全年能源消费总量31.0亿吨标准煤,比上年增长6.3%”。

所以,2009年中国进口原油2亿吨,净进口原煤1亿吨。GDP增长9.1%,能源消费呢?仅增长6.3%!

如果说国际能源署的数据仅“值得借鉴”,那我国统计局的数据就能用“难以置信”来形容了。

温馨提示:杀鸡儆猴,贪官小心了。

7月15日消息-据台湾“中央社”报道,美国政府昨天向法院提起诉讼,寻求没收陈水扁夫妇涉嫌以贿款购买的2栋房产。

John Morton, Homeland Security Director for the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 department, said Wednesday’s court filing “serves as a warning to those corrupt foreign officials who abuse their power for personal financial gain and then attempt to place those funds in the US financial system.”美国国土安全部(Homeland Security)助理部长兼移民暨海关执法局长莫顿(John Morton)上周三说,这项法院提讼,“代表(美国政府)对海外腐败官员为一己私利而滥权,然后将贿款放在美国金融系统的警告。”

阿扁的儿子陈致中满腹委屈:怎么台湾的贪腐案尚未定谳,美国政府就抢先出手,太令人失望。

由于台湾不是联合国成员,没有资格签署《联合国反腐公约》,美国政府不顾大陆强烈反对硬是与台湾陈水扁当局签订了司法协助协议。狱中的陈水扁此时一定想:“早知今日之美国政府因此而提讼自己,当初就不签了,真是作茧自缚!”

如果大陆政府也要求司法援助,携款逃到美国的贪官们就危险了。

此文落笔至此,忍不住查了下网易转载这篇新闻后面的评论,挑了些颇具建设性的,转来和大家一起看看:

网易吉林网友2010-07-16 12:19:39 发表
网易福建厦门网友 [日_全食] 的原贴:
把大陆的贪官房产也卖了吧,钱对半分!
网易浙江温州网友 [浙江瑞安网友] 的原贴:
一九分就可以啦!

不用分钱,把贪官处理了就行

网易香港手机网友2010-07-16 12:35:17 发表
寒心啊!以后贪污了放哪里!

网易广东广州网友2010-07-16 12:06:33 发表
但愿天朝官员在美国的数万亿资产也能得到如此,感谢美利坚,人类的希望。

恐怖分子会如何对付中国特种兵

7月1日至11日,“友谊—2010”中巴反恐联合训练在中国宁夏青铜峡地区举行。国防部称:这是中国特种部队营区第一次敞开大门接受外国军人入住训练。

此次联合训练的中方联训指导组组长、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副参谋长李富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突出实战是这次联训的最大特点。在这次联训中,每一个课题的设置都尽可能地贴近实战,在课目、环境、地形等各方面都着眼提高两军的实战反恐能力。

以上是凤凰卫视《华文大直播》节目的“实战训练”直播画面,一名士兵被手铐拷住,另一名士兵将钥匙丢入2米深的水槽。

然后让士兵跳入其中摸钥匙。

摸到后打开手铐,奔向水槽深处逃生。

原来恐怖分子会这样对付中国特种兵啊!

我恍然大悟!不仅不反拷住手,而且还要温馨提醒——钥匙在这里哦!

紧接着,巴基斯坦士兵上场了,因为不太习惯这种训练方式,所以受了点擦伤,休息时,其中一位接受了记者的现场采访:

在中国参加这种

传统的反恐训练(大叔你想笑么?)

但在我们国家都是实战(恐怖分子不敢来中国,明白?)

因为我们的队员都有着

9.jpg picture by pin1121

十到十五年多

10-1.jpg picture by pin1121

和恐怖分子战斗的经历

所以,我们更欣赏中国战士的“老鹰捉小鸡训练”,

能充分体现中巴特种兵们亲密无间、团结奋进的精神!

(这句是我加的。)

关于近期中美三大摩擦的几点常识

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是,美国不单单是美国,是美帝国主义,是霸权主义,是太平洋的警察。他依仗自己的强大国力四处欺压全世界各族人民;同时,他也是纸老虎,是《别了,司徒司徒雷登》中傲慢的口吻应该对待的糖衣炮弹。

当后来我知道这些印象实在是幼稚又可笑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朋友并不全都有所顿悟。在以上那种中美关系敌对化的长期思维导向下,他们往往会忽视一些基本的事实,从而理所应当地得出一些十分奇怪的论调。

而这些论调,往往是当局想要的那种。

自从金融危机以来,中美贸易摩擦带动其他矛盾日益凸显。最近,媒体报道得最多的是这三个方面:即奥巴马会见达赖、美国对台军售和美国不断对人民币汇率升值施加压力。

如何对这三个事件做政治和经济上的分析,不是浅薄如我能写得清楚的,我想做的,不过是给我那些从不关心时事却很容易草率得出结论的朋友们,提供一点客观的背景资料。

一、 奥巴马会见达赖

关于这件事,很多人说:“真不知美国为什么现在突然要跳出来挑衅中国的底线?!”仿佛美国总统从来没有(或者从来没有如此高调地)会见过达赖一样。

事实上,达赖于198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一点国内基本上没有做过任何报道)。时隔二十年,美国总统奥巴马也获此殊荣,两位诺奖得主于2月18日在白宫的地图室会面。而自1991年老布什第一次会见达赖以来,美国两党总统已经与达赖总共会见了11次。除了美国外,还有法国、波兰、澳大利亚、日本等国的国家领导人曾经会见过他。

所以,我们应该得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对待达赖事件的态度,美方一直没变,此次有微妙变化的是中国。

二、 美国对台军售

1996年,由于李登辉前往美国康乃尔大学发表公开演讲以及台湾当局第一次直选“总统”,中国大陆所举行的军事演习行动令台海局势骤然紧张,俗称“台海危机”。

下图为大陆军方地对空导弹在台湾海峡的覆盖范围,很明显,导弹一旦发射,其轨迹将划过台湾半岛上空。而这样的发射在1995年至1996年期间,以军演为形式,不断上演。

根据陈水扁在2003年11月30日所公布的数据,解放军在中国东南沿海部署的战术弹道导弹数目为496枚,其中江西乐平、赣县、广东梅州各96枚、福建永安144枚、仙游64枚。至今年为止,这个数量有增无减。

诚如我方所说“不放弃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一样,台湾人民也不可能对着随时可能划过他们头顶的导弹与大陆进行和平谈判。
三、 美国对人民币升值施加压力

由于这个问题太过复杂,我准备另开一文来详述,在这里仅仅引出一个疑问,人民币到底该不该升值?

先抄写一条中国所有金融教材所公认的外汇理论给大家看看:

从长期来看,一国的财政经济状况是影响该国货币对比价的基本因素。一国的财政收支或经济状况是影响该国货币对外比价的基本因素。一国的财政收支或经济状况较以前改善,该国货币代表的价值量就提高,该货币对外币就升值;相反,若一国财政经济状况较以前恶化 ,或财政赤字增大,该货币代表的价值量就减少,该货币对外币就贬值。一般来讲,财政状况对本国货币的影响相对较慢。

本Blog曾总结过一份《人民币汇率变动一览表》123

从中不难看出一个较大幅度的贬值时期,即1985年到2004年间,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从1985年的2.94,一直贬到8.2,贬值幅度高达100%以上。

但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GDP却一路飙升,每年增长率都在10%左右,明显违背上述外汇理论。因为,照上述理论所言,人民币怎么会不升反降?

那么,我想提出的疑问是:到底是我国外汇理论出了问题,还是我国的人民币汇率不正常?

下个礼拜,再对这一问题进行一个全面的分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