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做的

2天前,我曾想通过豆瓣在线活动发起一个只捐10元钱的公益活动,可是直到现在为止,活动还在豆瓣管理员的审核中,我怕等他们审核完了,孩子的命就没了。

我不知道如何写煽情的标题和字眼,我想如果能通过这个相册聚集一些善良的人,哪怕是拿出10元钱,也许都能创造奇迹。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31194628/

请看到这篇日志的同学,如果在豆瓣,麻烦推荐下这个相册,如果是我身边的朋友,请你捐出10元钱,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虽然这个国家还有千万个这样的孩子,虽然也许我们能帮的只有一个。

请捐出你的一份小小的爱心,谢谢!

事情原由:

探望白血病儿童马粒之(文/阮一峰)

慈善不慈善

小朱朱前天短信我,说她终于请到一周的假,可以去四川那一期的“红粉笔”当义工了!我回说:“好啊,你可以做红粉笔的义工皇后,这个位置等我有机会了再跟你争:)”

自贵州行之后,短短2个多月间,“红粉笔”团队又去了内蒙古、安徽、广西……主办方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教者,他们马不停蹄地奔走。红粉笔的脚步显得好急促。

由于天气逐渐变得寒冷,各地也阴雨连绵,对于每隔一周间隙就又上路的同一批主办方工作人员来说,多少显得有点狼狈。我的印象中,先是子林的口腔溃疡导致高烧,住院了,然后是领队强也感冒了。再是初夏(我一直从心底认为她是很漂亮的一笔,因她先是作为贵州行的一个志愿者参加了红粉笔,既而加入到主办系成为一名工作人员。)偶说身体不适。紧接着貌似很强壮的BENEN也在MSN上挂着一句“养病中……”

我知道精神的力量是强大的,否则,是什么支撑他们一路走了那么远?但我也看到其中的一些不和谐的符号:

Continue reading

支教日(10)

提前一天,我告诉孩子们我要走了,从背包里取出那个能录音的MP3,对他们说,请告诉老师,你最想对老师说的话,我会把它们记录下来,好吗?

然而,这个愚蠢的决定,让原本轻松的课堂,一下子变的沉重。

那节课上,我将班级分成5组,每一组起了一个名字,它们分别是:正直、诚实、勇敢、坚强、善良。

我对他们说,你们可以不记得我们这些老师,也可以不记得我,但我希望你们可以记住老师给你们上的那些课还有黑板上每一个组的名字。

孩子们狠命地念着黑板上的字,仿佛要将它们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那天,我还是为他们录了音,只到回到家再清理行李时才敢拿出来听,我想我应该把这些话再以文字的方式纪录下来,作以纪念,虽然这样的做法也同样很残酷……

“恩——我爱你,我想你。”

——刘丹鳞

“我们诚实勇敢!“

——徐扬

“我还没有想好。”

——吴美

“我会记得你。”

——刘涛

“谢谢你。”

——曾宏诚

“李老师,你走了,我们都会想你。”

——袁飞

“亲爱的老师,你走我们会想你的。”

——马红梅

“老师,你教了我们这么多知识,我们应该感谢你,我们长大应该……应该学得更好!|

——黄家明

“老师你走我们一定会很伤心。”

——莆艳

“……老师,我是潭秋荣……李老师,你别走,走了我们会伤心的,我爱……我爱你的,爱你的同学潭秋荣。”

——潭秋荣

“亲爱的老师,你走我们会哭的。”

——李宏伟

“亲爱的老师,我会一辈子记得你。”

——郭兆晰

“老师我爱你。”

——李雪梅

“老师,这是我家的电话号码,我抄给你。”

——肖华荣

“老师,你走……你走我会很伤心。”

——吴维维

“老师,你走之前我会记得你!”

——郭贵发

“老师你走我很伤心。“

——朱德涛

“勇敢起来!”

——何孟华

“别哭了,大家都别哭!”

——杨江

我没有录下所有的孩子对我说的话,因为已经录不下去,哭声呜咽一片,我也很难受。

 

支教日(9)

BENEN是随行的摄像之一,作为工作人员,也参加过前几期的支教活动。在每一期的活动里,他都将有一堂特殊的摄影课,就是发给孩子们每人一台傻瓜的胶卷相机,要他们通过自己的眼睛,拍出家乡的样子。

每一期所到学校的孩子们,虽然从来没有接触过照相机,却都拍出了令人惊讶的作品。

那些照片,也许光线还不够好,也许构图还不够美丽,但那有什么关系,要知道,那里有他们的世界。

我准备向BENEN拿到了这次支教中孩子们拍的一些照片,存在自己的BLOG里,骄傲地笑——三年级的孩子们,里面有好多你们的作品,老师真高兴!

PS:照片还没有拿到,只好等等,实在有点无厘头.

 

 

支教日(8)

廖良亮穿一件脏兮兮的绿色运动服,坐在第三组的最后一排,没有同桌。

他平头圆脸小眼睛,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曾点他起来回答问题,他只是一边笑笑一边摇头,斩钉截铁地对我说:“我不会!”然后一条腿翘到课桌上。

其他孩子纷纷皱着眉头对我嚷嚷:“老师别理他,他什么也不会,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他是弱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