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战争的难度

2006黎以冲突背景:

今年7月12日,黎巴嫩真主党袭击以色列并绑架了两名以军士兵,从而拉开了之后长达5周的战斗序幕,8月14日,双方虽然在联合国的斡旋下有了短暂的几天停火,但不久便因以色列再次袭击黎巴嫩而重新开战。截止那五周内的数据显示,双方共有大约1250人丧生,千余人受伤。

至今(8月26日)为止,联合国安理会已经通过1701号决议批准国际维和部队陆续驻入黎巴嫩。 

Continue reading

那片江滩那座桥

过了伏天,武汉就不那么热了。晚上睡觉不用开空调,夜深了,还要盖上薄单。

早上起来,发现额头上的痱子奇迹般地退去,出了大门,又发现大西瓜没得卖了,苹果却上了市。

虽然秋天还仿佛很远,但似乎已经透露出一点凉的味道。 Continue reading

国储局抛铜事件之刘其兵

2005年夏,国际铜价上涨了约30%,而在此之前,国家储备局的交易员刘其兵在价位为3200~3300美金之时于伦敦金属交易所(LEM)上放空了大约20万吨期铜(电解铜,即阴极铜),自2005年12月21日起,刘其兵在LME(伦敦金属交易所)卖出的期铜,陆续进入了交割期,从而导致中国背上了超过5亿美元的亏损。目前,铜价仍然居高不下,曾于今年5月期间突破8000美金/吨。

该事件发生后,国家储备局矢口否认有交易员刘其兵的存在,而后又有媒体称“刘其兵只是国家储备局物资调节中心的一名干部。”。(见中国期货协会副会长,金鹏期货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常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语。)最后,媒体又称刘其兵畏罪潜逃国外,神秘失踪。

查阅中我发现,就连刘其兵本人的名字在网络的搜索列表中也在后面加了一个括号,注明为音译。这让此人的身份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此案相关报道非常多,观点也五花八门,却缺乏像中航油(新加坡)事件那样的全程报道,令人难以理出事发前后的时间表。我正在就此做进一步整理。将陆续在此贴的基础上更新。

而关于刘其兵其人,以下一段比较完整的文字来自中国经济网的标题文章《揭秘国储交易员刘其兵》,为保持此栏目排版的一致性,我对其稍微作了些排版上的修改。

然而与此文中提到的:刘其兵为”武汉大学的高才生“相对应的是,和迅焦点网站上一位自称为刘的同学雄圣杰(同样是音译)却对此一说表达了几乎相反的意见,他说:“刘其兵的成绩算不上优秀,但在篮球和书法上却颇有特长”。

至于其真实性,由于在网上还可以见到几个版本,所以最终仍需打上一个问号。(其中一个版本在这里。)

事    件:2005年国储局抛铜事件
人    物:刘其兵
资料来源:互联网
资料收集:PIN
2005国储局抛铜事件备忘录:(尚无)

国储局抛铜事件人物档案:

姓    名:刘 其 兵
出生年月:1 9 6 9
祖    籍:湖北孝感
毕业院校:武汉大学
专    业:国际金融
喜欢国画和相扑

湖北籍的刘其兵是武汉大学的高材生。1990年他从该校国际金融系毕业后不久,就来到国家物资储备局系统工作。“他比我小一岁,他是1969年生的,今年三十六周岁”,刘其兵以前的一位同事告诉记者。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到发生国储抛铜事件时,刘的职务已是国储所属国家物资调节中心进出口部主任,属处级干部。据悉,该中心为国家物资储备局管理和从事铜及其他商品的交易。 “他喜欢国画和相扑,为人沉默寡言,深居简出”,熟悉他的人这样评价。位于上海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500号的东方大厦9层,曾经是刘在上海的办公地点。因为周围有高耸的浦项广场和期货大厦,不做期货的人很难感觉到有这样一座灰土色矮楼的存在。穿过东方大厦4层的一个联体走廊,就可以到达原上海商品交易所(1999年前,铜曾在此交易),仅一条马路之隔,就是上海期货交易所。 去过刘其兵办公室的人都知道,除了墙上挂着两幅显眼的水墨花鸟国画外,没有其他更多的摆设。“刘总这人太朴实了,没有什么特色,干大事就要这个样子,要稍微低调一些”,在上海的期货圈内,大家都管他叫刘总。他喜欢国画和相扑,为人沉默寡言,深居简出,熟悉他的人这样评价。位于上海浦东新区世纪大道号的东方大厦层,曾经是刘在上海的办公地点。因为周围有高耸的浦项广场和期货大厦,不做期货的人很难感觉到有这样一座灰土色矮楼的存在。穿过东方大厦层的一个联体走廊,就可以到达原上海商品交易所年前,铜曾在此交易,仅一条马路之隔,就是上海期货交易所。 “他曾经是我的一个客户,但几乎不和我讲话,只管下单。他很喜欢听我分析行情,但从不发表意见,不过信誉很不错。”刘以前的一位经纪人告诉记者。据了解,即使和他接触几年的人,也记不清楚他到底说过哪些话。由于平时只是谈工作,不谈私事,所以在上海的期货圈内,大家都视他为神秘人物。 不过,大家对他的评价都很高。回忆起和刘其兵的首次接触,上海某期货公司老总说,“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这个人很牛,很傲,是一个能够在市场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1999年到2000年期间,刘曾经被国储派往伦敦进行培训,当年培训他的一位教员告诉记者:“那时候感觉他很谦虚,很有亲和力,是个既聪明能力又很强的人。”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掀起了这轮国际铜市的一场大风波。他曾经是我的一个客户,但几乎不和我讲话,只管下单。他很喜欢听我分析行情,但从不发表意见,不过信誉很不错。刘以前的一位经纪人告诉记者。据了解,即使和他接触几年的人,也记不清楚他到底说过哪些话。由于平时只是谈工作,不谈私事,所以在上海的期货圈内,大家都视他为神秘人物。他喜欢国画和相扑,为人沉默寡言,深居简出,熟悉他的人这样评价。位于上海浦东新区世纪大道号的东方大厦层,曾经是刘在上海的办公地点。因为周围有高耸的浦项广场和期货大厦,不做期货的人很难感觉到有这样一座灰土色矮楼的存在。穿过东方大厦层的一个联体走廊,就可以到达原上海商品交易所年前,铜曾在此交易,仅一条马路之隔,就是上海期货交易所。 最“出色”的交易员 “他可以说是近两年全球最出色的交易员,因为是刘其兵,首先发现并最终制造了期铜的这轮超级牛市”,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这样评价他。据悉,在2003年行情还没有启动前,刘其兵早就认识到这波大牛市了,他因此而成为期货界的一位神奇人物。业内人士指出,以他为首的中国资金在3000美元以上飞蛾扑火式的大肆放空,被对冲基金一路盯住而让铜价破天荒地突破了4000美元的天价,从而制造了这轮超级牛市,而以他为代表的这批资金一直都是巨额亏损的。 除此之外,刘可谓是国储十年来精心培养出的首位核心交易员。据透露,刘在1995年获得了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为期半年的实习机会,刘其兵协助建立了连接伦敦金属交易所和国家物资储备局的电脑网络。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和众多中国投资者一样,在整轮大牛市中,刘其兵大多数时间是做空的。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2003年上海铜价在18000元和2万元附近时,刘就开始不停地做空了。那时候,有人经常到他办公室劝其放弃这样的操作,但刘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呵呵哈哈”笑而了之。在外人看来,刘已经是胸有成竹了。除此之外,刘可谓是国储十年来精心培养出的首位核心交易员。据透露,刘在年获得了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为期半年的实习机会,刘其兵协助建立了连接伦敦金属交易所和国家物资储备局的电脑网络。

他喜欢国画和相扑,为人沉默寡言,深居简出,熟悉他的人这样评价。位于上海浦东新区世纪大道号的东方大厦层,曾经是刘在上海的办公地点。因为周围有高耸的浦项广场和期货大厦,不做期货的人很难感觉到有这样一座灰土色矮楼的存在。穿过东方大厦层的一个联体走廊,就可以到达原上海商品交易所年前,铜曾在此交易,仅一条马路之隔,就是上海期货交易所。 熟悉铜期货交易的人都清楚,国储每次大手笔的进出,一般都会造成上海期铜价格的剧烈波动。相比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刘其兵一直认为上海市场容量太小,交易很容易被发现。“抛10万吨铜都很难”,刘曾经对他周围的人说。据悉,同样是20万手的总持仓量,上海的市场规模仅为伦敦的十分之一。接近他的人分析,这表明他那时已有一点赌性了。 而随后通过国内某大型境外期货套保资格企业,在LME成功帮助国储接下20万吨储备铜的事实,更让刘深信自己能够在境外交易中大显身手。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刘其兵在伦敦的培训经历,通过某大型国企的介绍,刘通过多家期货经纪商签署约定进行分仓,以降低交易风险。有消息称,此次国储抛铜事件涉及到其中的8家期货经纪商,LME圈内会员Sempra 是其中仓位最大的一家。熟悉铜期货交易的人都清楚,国储每次大手笔的进出,一般都会造成上海期铜价格的剧烈波动。相比伦敦金属交易所,刘其兵一直认为上海市场容量太小,交易很容易被发现。抛万吨铜都很难,刘曾经对他周围的人说。据悉,同样是万手的总持仓量,上海的市场规模仅为伦敦的十分之一。接近他的人分析,这表明他那时已有一点赌性了。 独揽交易大权 据了解,即便是通过伦敦的期货经纪商交易,刘其兵大部分时间还是在上海和北京。LME圈内交易商指出,和刘共事的另一位交易员被剥夺下单权利,可能为该事件的发生埋下了隐患。“严格意义上讲,不能说刘是国储的交易员,也不能说是操盘手。他只是国储委托办理物资交易的一名工作人员”,一位国企官员说,“因为物资调节中心是一个事业法人单位,所以国储所说的刘其兵不属于国储局的人也没有错”。而有关部门“初步调查”的结果认为,此次事件的责任可能集中在刘其兵一个人身上。熟悉铜期货交易的人都清楚,国储每次大手笔的进出,一般都会造成上海期铜价格的剧烈波动。相比伦敦金属交易所,刘其兵一直认为上海市场容量太小,交易很容易被发现。抛万吨铜都很难,刘曾经对他周围的人说。据悉,同样是万手的总持仓量,上海的市场规模仅为伦敦的十分之一。接近他的人分析,这表明他那时已有一点赌性了。 据透露,物资调节中心此前有两人具有下单权利。“不知道为什么,另一名交易员在2004年上半年就被剥夺了下单的权利,我们当时都觉得很奇怪”,和刘其兵交往颇深的一位伦敦交易商告诉记者,“这其中的原因我们并不清楚”。据悉,在国储原上海办公地点,就只有三位工作人员。 早在今年初,LME圈内交易商中,因为刘的原因,已经有人预感国储可能会出事情。“中国缺铜,还做这么大的空单,我当初就为国储捏了一把汗,其实他的仓位大家都清楚”,熟悉他的交易商表示。他说,“正常情况应该有两个交易员才对,所以这可能是一个团队犯下的错误。据透露,物资调节中心此前有两人具有下单权利。不知道为什么,另一名交易员在年上半年就被剥夺了下单的权利,我们当时都觉得很奇怪,和刘其兵交往颇深的一位伦敦交易商告诉记者,这其中的原因我们并不清楚。据悉,在国储原上海办公地点,就只有三位工作人员。” 业内人士指出,按照有关规定,国储局无权进行交易,它是将交易指令发给调剂中心来交易现货铜和期铜。若经纪商持有的文件是由刘其兵个人签署,国储局即对这些仓位免责,因为签署这些合约的不会是国储局。 致命的结构性期权?业内人士指出,按照有关规定,国储局无权进行交易,它是将交易指令发给调剂中心来交易现货铜和期铜。若经纪商持有的文件是由刘其兵个人签署,国储局即对这些仓位免责,因为签署这些合约的不会是国储局。据透露,物资调节中心此前有两人具有下单权利。不知道为什么,另一名交易员在年上半年就被剥夺了下单的权利,我们当时都觉得很奇怪,和刘其兵交往颇深的一位伦敦交易商告诉记者,这其中的原因我们并不清楚。据悉,在国储原上海办公地点,就只有三位工作人员。

熟悉铜期货交易的人都清楚,国储每次大手笔的进出,一般都会造成上海期铜价格的剧烈波动。相比伦敦金属交易所,刘其兵一直认为上海市场容量太小,交易很容易被发现。抛万吨铜都很难,刘曾经对他周围的人说。据悉,同样是万手的总持仓量,上海的市场规模仅为伦敦的十分之一。接近他的人分析,这表明他那时已有一点赌性了。 “这次他确实有赌的心态”,一位交易商说,“大家都知道当时铜价要回落了,他很聪明,判断也非常正确,但没有必要在此孤注一掷”。 根据市场的传言,刘其兵在LME抛空了10万—20万吨的铜,但据多位熟悉他的圈内交易商透露,刘抛空铜期货的数量大约为10万吨,除此之外,他进行了相当数量的期权交易,业内俗称“结构性期权”。一位交易商强调,“10万吨铜并不可怕,结构性期权才是最致命的。这次他确实有赌的心态,一位交易商说,大家都知道当时铜价要回落了,他很聪明,判断也非常正确,但没有必要在此孤注一掷。” 有关期权专家告诉记者,LME市场上确实存在这种结构性期权,它实际上是一种期权组合,企业可以进行买卖。比如说,在同一个确定价格上,或者接近的价格上同时卖出看涨期权和看跌期权。在卖出的一瞬间是具有对冲关系的,风险不是很大,保证金收取比例也很低。但是随着价格的不断上涨,有卖出的看涨期权将有可能被执行,而卖出的看跌期权会被放弃。这样,卖方只能收取买方的权利金,如果权利金不足以弥补实际的价格上涨空间,这就可能发生巨额的亏损。随着价格上涨加速,这种风险将会成倍放大。 据介绍,这种结构性期权投机性极强,有对赌的成分。截至上周五(2005年11月18日),伦敦铜价已经达到4200美元以上了,如果刘其兵确实进行了类似的操作,所面临的风险已经越来越大了。有关期权专家告诉记者,市场上确实存在这种结构性期权,它实际上是一种期权组合,企业可以进行买卖。比如说,在同一个确定价格上,或者接近的价格上同时卖出看涨期权和看跌期权。在卖出的一瞬间是具有对冲关系的,风险不是很大,保证金收取比例也很低。但是随着价格的不断上涨,有卖出的看涨期权将有可能被执行,而卖出的看跌期权会被放弃。这样,卖方只能收取买方的权利金,如果权利金不足以弥补实际的价格上涨空间,这就可能发生巨额的亏损。随着价格上涨加速,这种风险将会成倍放大。 这次他确实有赌的心态,一位交易商说,大家都知道当时铜价要回落了,他很聪明,判断也非常正确,但没有必要在此孤注一掷。 按照LME的交易时间列表,期权最后交割日为12月份的第三个星期三,即12月21日。业内人士指出,12月的第一个周三即7日将是期权宣告日。按照的交易时间列表,期权最后交割日为月份的第三个星期三,即月日。业内人士指出,月的第一个周三即日将是期权宣告日。

湖北籍的刘其兵是武汉大学的高材生。年他从该校国际金融系毕业后不久,就来到国家物资储备局系统工作。他比我小一岁,他是年生的,今年三十六周岁,刘其兵以前的一位同事告诉记者。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到发生国储抛铜事件时,刘的职务已是国储所属国家物资调节中心进出口部主任,属处级干部。据悉,该中心为国家物资储备局管理和从事铜及其他商品的交易。

参拜靖国神社的小泉纯一郎

2006年8月15日晨7时40分,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抵达并再次参拜了靖国神社,这是小泉自担任日本首相以来的第六次参拜。他前五次参拜的时间分别是2001年8月13日、2002年4月21日、2003年1月14日、2004年1月1日以及2005年10月17日。

据共同社东京当日电的报道,小泉此次选择在二战“终战纪念日”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的理由是:如果任何时候去参拜(指他之前的参拜,皆因国内外各方压力而故意避开8.15。)结果都是一样,那么今天是合适的。 Continue reading

中航油巨亏事件之陈久霖

2004年中航油(新加坡)巨亏事件的当事人陈久霖,一年前尚被《世界经济论坛》评选为“亚洲经济新领袖”,当时在各大报章杂志上的溢美之辞,如今已经很难找寻,取而代之的则是大量愤慨激扬式的诟病。

这就是查阅网络资源最大的烦恼:信息更新过快,导致仅仅一年前或者两年前还非常容易查找的信息,在新一轮新闻报道的轰炸下被淹没得所剩无几……

事件:中航油(新加坡)巨亏事件

人物:陈久霖 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原总裁(现已离职)

资料收集者:PIN

资料来源:互联网(文章末尾已标明相关链接)

中航油巨亏事件备忘录

2003年下半年:公司开始交易石油期权(option),最初涉及200万桶石油,中航油在交易中获利。
2004年一季度:油价攀升导致公司潜亏580万美元,公司决定延期交割合同,期望油价能回跌;交易量也随之增加。
2004年二季度:随着油价持续升高,公司的账面亏损额增加到3000万美元左右。公司因而决定再延后到2005年和2006年才交割;交易量再次增加。
2004年10月:油价再创新高,公司此时的交易盘口达5200万桶石油;账面亏损再度大增。
10月10日:面对严重资金周转问题的中航油,首次向母公司呈报交易和账面亏损。为了补加交易商追加的保证金,公司已耗尽近2600万美元的营运资本、1.2亿美元银团贷款和6800万元应收账款资金。账面亏损高达1.8亿美元,另外已支付8000万美元的额外保证金。
10月20日:母公司提前配售15%的股票,将所得的1.08亿美元资金贷款给中航油。
10月26日和28日:公司因无法补加一些合同的保证金而遭逼仓,蒙受1.32亿美元实际亏损。
11月8日到25日:公司的衍生商品合同继续遭逼仓,截至25日的实际亏损达3.81亿美元。
12月1日:在亏损5.5亿美元后,中航油宣布向法庭申请破产保护令。

中航油巨亏事件人物档案:

姓         名:陈久霖
国  籍: 中国
出生日期: 1961年10月20日
学  历: 硕士
专  业: 国际法
毕业院校: 中国政法大学
行  业: 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

陈久霖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竹瓦镇宝龙村。父亲曾是公社书记,由于兄弟姐妹多,家境困难,陈久霖初中毕业就到一所小学担任代课老师,此后还做过农村干部。 毕业于北大,学越南语,毕业后就职航空公司(后又获得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学历),曾以翻译身份参与一些项目谈判。1997年,在亚洲金融危机中,陈久霖率领一名助手奉命出任中国航油总裁。当时,陈久霖只带了21.9万美元赴新加坡创业。 中国航油成立于1993年,最初两年亏损,之后又休眠两年。公司在陈久霖的管理下,一举扭亏为盈,从单一的进口航油采购业务逐步扩展至国际石油贸易业务,并于2001年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公司上市之后,又从一个纯贸易型公司发展至工贸结合的实体企业,建立了以石油实业投资为龙头、国际石油贸易为增长点和进口航油采购为后盾的“三足鼎立”的发展战略。之后,他被派接手管理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之后,他被派接手管理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航油的净资产由1997年的16.8万美元(28万新元)猛增至2003年的1.28亿美元,增幅高达761倍。在新加坡挂牌的中资企业当中陈久霖以万新元约合人民币万元的薪酬高居榜首当时被新加坡人誉为“打工皇帝”。之后,他被派接手管理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的经营业绩和管理机制被列为新加坡国立大学课程教学案例。公司也曾获颁新加坡上市公司“最具透明度”企业,并被美国应用贸易系统(ATS)机构评选为亚太地区“最具独特性”、“成长最快”和“最有效率”的石油公司。之后,他被派接手管理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10月,陈久霖被《世界经济论坛》评选为“亚洲经济新领袖”。之后,他被派接手管理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陈久霖因参与期权投机交易而令中国航油爆出巨亏5.5亿美元的丑闻被停职。目前,该案正在调查审理中。

来自普华永道的分析报告:

错判国际油价走势引发巨额风险

普华永道指出,中航油于2001年12月6日批准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在其上市《招股说明书》中,中航油的石油贸易涉及轻油、重油、原油、石化产品和石油衍生品等五个部分,公司的核心业务是航油采购,公司交易的衍生品包括纸货互换和期货。
中航油于2002年3月起开始从事背对背期权交易,从2003年3月底开始投机性期权交易。这项业务仅限于公司两位交易员进行。在2003年第三季度前,由于中航油对国际石油市场价格判断准确,公司基本上购买“看涨期权”,出售“看跌期权”,产生了一定利润。

2003年底至2004年,中航油错误地判断了油价走势,调整了交易策略,卖出了买权并买入了卖权,导致期权盘位到期时面临亏损。为了避免亏损,中航油分别在2004年1月、6月和9月先后进行了三次挪盘,即买回期权以关闭原先盘位,同时出售期限更长、交易量更大的新期权。但每次挪盘均成倍扩大了风险,该风险在油价上升时呈指数级数地扩大,直至中航油不再有能力支付不断高涨的保证金,最终导致了目前的财务困境。

中航油全部负债高达5.3亿美元

中航油新加坡公司的全部负债(不包括股东贷款)估计约为5.3亿美元。因此,中航油新加坡公司提议偿还2.2亿美元,相当于偿付率为41.5%。中航油新加坡公司的债权人有近百家。债务重组方案需要债权人的批准。目前,中航油新加坡公司正紧锣密鼓逐一同近百位债权人谈判,设法争取债权人在6月10日举行的债权人大会上投下支持票。如果在债权人大会上无法得到超过半数、占债务总值至少75%的债权人的支持,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可能面临清盘。

相关专题新闻报道的链接:

中新网:中航油巨亏事件专题报道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中航油巨亏事件专题报道

PS:文章结束后,查《世界经济论坛》未果,不知道是一个“论坛”还是一本杂志,众媒体都有引用这条消息,但消息来源体却面目模糊。奇怪。

艰难的沉淀

在传媒大学认识的一个新加坡女子,在新媒体工作五年,有电视编导的经验。一年前觉得自己的媒体工作遇到瓶颈,试图转换角色,跑去做公关,后仍然觉得自己适合做电视,思考下一步求变的方案。最终决定辞掉手边工作,飞来中国重新学习。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