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不慈善

小朱朱前天短信我,说她终于请到一周的假,可以去四川那一期的“红粉笔”当义工了!我回说:“好啊,你可以做红粉笔的义工皇后,这个位置等我有机会了再跟你争:)”

自贵州行之后,短短2个多月间,“红粉笔”团队又去了内蒙古、安徽、广西……主办方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教者,他们马不停蹄地奔走。红粉笔的脚步显得好急促。

由于天气逐渐变得寒冷,各地也阴雨连绵,对于每隔一周间隙就又上路的同一批主办方工作人员来说,多少显得有点狼狈。我的印象中,先是子林的口腔溃疡导致高烧,住院了,然后是领队强也感冒了。再是初夏(我一直从心底认为她是很漂亮的一笔,因她先是作为贵州行的一个志愿者参加了红粉笔,既而加入到主办系成为一名工作人员。)偶说身体不适。紧接着貌似很强壮的BENEN也在MSN上挂着一句“养病中……”

我知道精神的力量是强大的,否则,是什么支撑他们一路走了那么远?但我也看到其中的一些不和谐的符号:

Continue reading

财前还是里见

 

财前五郎:40岁。《白色巨塔》中国立浪速大学第一外科副教授,特长领域为食道外科,尤其在食道癌手术方面,拥有精湛的技术与绝对的自信。他经过系列权利和钱力角逐后升迁为教授。但之后又纠结于一起医疗事故诉讼案和癌证中心的院长争夺战中……有人评价说:“很多时候,财前其实更像是一个政治家或者商人,因为他有着与生俱来强烈的权力欲和金钱欲,但可惜他成了一名医生。”剧末他终因患肺癌死去。病中他问情人花森庆子:“我做错了吗?我只是尽力往上爬,虽然有时会不择手段,但我要盖一座全日本最大的癌症治疗中心大楼,用高超的技术去拯救更多的病人。”他还留给夕日同窗里见一封信,末尾是:“身为癌症专家而没有及时发现自己身体的病状,实在令人惭愧。”

里见修二:40岁。《白色巨塔》中浪速大学医院第一内科助理教授,与财前同期,两人是终生挚友及劲敌。他的医疗信念是:真心诚意对待病人并建立信任关系,与病人共同对抗疾病。但他也因为个性朴拙,常深陷于与病人和病人家属共同的痛苦之中而不能自拔。里见的教授鹈饲一直抱有“医生对患者而言,就好像神明一样——”的观点,而里见则认为“在患者的认知里,医生必须是最讲求科学的人。”在面对病人的态度上有着根本差异的里见与鹈饲教授,也因此经常发生冲突。这种冲突也在他与财前之间表现的更加尖锐。就是这么一个似乎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男人,在剧中曾说过一句话,那就是:“为了自己的信念,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在一个已经失去信仰的年代,这种精神,令我动容,也近乎神话。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