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了,绞刑!

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在12月30日被处死。凤凰网相关新闻标题为:“萨达姆为什么这么快被处死”。居然用“为什么这么快”。我若是街头的欧巴桑,会粗暴地反问:“快?我倒觉得为什么会这么慢?”

掐指算一算,萨达姆从被判决到执行,已经整整过去一个月零24天。

我曾在BLOG里说过:“热烈庆祝萨达姆被判绞刑!”,当时有人留言问为什么。

下面这段话可以解释其中一部分原因。虽然我觉得,解释真的是很多余,对于一个可以把自己国家的人民性命全然不顾甚至加以残害的领导人(君主?!),死有余辜。

Continue reading

富士山下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陈奕迅的,只记得去年VINCENT要回香港开会,特别嘱咐他说,一定带回两张粤语碟,其中之一就是EASON的。上上个星期,电台里收到EASON的这张《WHAT’S GOING ON……》的宣传碟时,雷并没有太在意,上周打榜也没有推荐,只任凭我一个人在办公室电脑里不停地放。听到他对我说:“PIN确实很喜欢陈奕迅啊!”他哪里知道,把一首歌曲放到烂掉是我听歌的习惯,但到目前为止,也很少有歌曲能这样被我听到碟片发热的。前段时间是科恩(Leonard Cohen) 的《IN MY SECRET LIFE》。

Continue reading

圣诞礼物

   

中间的是美丽的MIXUP队长“巴黎

昨天中午出发去参加几个礼拜前就已经报了名的武汉玩童派对(这句话真长,喘口气).算是自己为自己安排的一个平安夜的节目.没想到刚出门不久就发现50元钱不见了,过马路时又被一摩托车撞了一下,差点就扫兴不去了.

Continue reading

盲人歌手

这一期访谈,今天中午在电台播出了.是我第一次正式在电台播出的节目.

另外,今天也是自己的文字第一次在杂志上发表的日子.

值得纪念.

12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