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水时间

前三天,我在做一个叫做“午后好时光——时光午茶”的节目文案。想将节目做成两个版本,第一个为茶水时间,第二个为沙龙时间。

今天拿出方案,头儿一看便把头摇得似拨浪鼓。

说道:“PIN,你可否将茶水二字改为“品茗”,这样的节目忌讳大白话。

Continue reading

都爱语录

查找语录的时候,才发现类似的网站还是挺多的。有些还特别逗儿,比如这个“老罗语录”。从录音里听,老罗的身份大概是个被雇的商业培训机构老师,大约是课堂上的某个学生在他上课时候偷偷地录的。他那些杂论,透着些实在劲,听着感觉特别好玩。

比如他说到年轻一代将自己的孩子交给父母管带,就如是抱怨:

“父母好容易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们拉扯大,他们又整出个屎尿俱全的接着给父母带!”

Continue reading

几度梅花开

早在几个月前,我在汉阳附近见一中年妇女叫卖梅花,淡黄色的,问她多少钱,她回答说是八块一束,我说好贵啊,没料想她答道:“一年也就这么一次,像家里腌的腊鱼腊肉似的,贵个鬼啊!” 

这个周一看到武广门前的梅花,很惊讶,然后次日下了雪,我就赶去拍了照片,但是赶到的时候,雪已经融化了不少。只见那梅花,经过了一夜的狂风暴雪,却仍看上去花香枝俏。

有人说,是假的吧!

我不肯信,直到刚刚仔细放大了自己拍回来的照片,发现一些细节——花瓣上有走丝的情况:( 于是赶紧上网查新闻,才遗憾地发现,果然是四棵人造梅

唉,几度梅花开!

武汉广场门外的四棵人造梅花

那日窗外

 

 

 

 

 

 

 

桥下“梅花”

如假包换

PS:我的近视是否又加深了?!眼神如此不好,看来什么也不单单是“眼见为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