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后算帐

最近听得最多的就是“秋后算帐”这个词。主要是因为地震所引发出来的疑问,正随着它所带来的伤痛步步升级。

1、那些倒塌的房屋

凤凰卫视在报道地震期间,有郑浩的一期节目,实在忘记节目名称,但有一张由美联社发来的图片,让我产生了第一个问号。那便是在一片废墟上,耸立着一个仿古式的牌坊。郑浩的解读是:“反映了中华民族精神永远不倒(大意)”,而我解读的意思是:“为何周遭的学校和房舍粉碎性倒塌?其抗震能力却不及一个面子工程的牌坊?”

紧接着,在《参考消息》上看到赞美都江堰古老水利系统的外电,而旁边的新式水坝呢?

还有韩寒(他最近的表现颇让人赞叹)在前往灾区后发回的这样文字:“……就是学校质量的问题,因为附近几乎没什么建筑物是倒的,哪怕是以前被评定为危房的楼都讽刺性的没倒。我相信,这些都会被秋后算账。”

今天,终于看到有专业人士针对房屋倒塌,从建筑的角度,发表了《天灾、人祸——关于地震中房屋的讨论》

2、那些去向不明的捐款

这个就不多说了,闾丘露薇(我真心敬佩她写文的勤奋)今天的BLOG上,发了篇对于温总理的采访,多次询问到善款的安置,可幸我们尚有一个好总理——只是,为何要在温总理亲自指挥之下,军队才大规模行动?

3、那些无动于衷的地产商

王石算是动了(怎么让我想起王动?),还动的那么别扭,其他的呢?

读书公园的站长写了篇《贪婪的地产商》,其实我看更多的地产商没有捐钱是因为“穷”,因为他们的钱,大多都“在”银行里,捐多了捐不起,捐少了怕人看出“穷”,以后还怎么好忽悠?!

 

骨灰的温度

上周日奶奶已经躺在床上打葡萄糖,无法吞咽,小便失禁,神志模糊。

5月12日中午安然去世,享年78岁。

冬去夏来,生老病死。

今年已经有两度上坟山,一为我年轻的表哥,二为我年老的奶奶。

昨日我捧着奶奶的尚未消温度的骨灰盒,坐在上山的车里默默地想:人走这世上一圈,谁都知终须入土,理论上都应珍惜才对。但人生是勤是闲、是欢是悲,却往往还不在自身掌控……真理常在,获洞悉之人还是少得可怜。而我自己呢,每日的忙碌并不在换取财富这么简单,没有精神层面上的满足,我往往会比面对死亡还难受。曾在做梦时听人质问我:“我可是你的精神伴侣?”无言以对,梦中也非常清晰地小声说:“不,抱歉你不是。”

也就是在12日那天中午,清洗大桶衣物,不慎将戒指冲入洗手盆——我一直不知道LIZA所赠那枚戒指的质地,只知道戴了近三年,戒圈泛黄,中间的碎钻一直闪亮耀眼。丢了心里也没有太多起伏,只不过在喝茶休息时又感觉地板在摇动。在菲律宾倒是经常碰到震感,只是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我现在在武汉,这么震动不能算是平常。

稍晚赶到办公室,国光大厦的楼下已经挤满了人,大家抬头望望那楼,楼倒是不摆了,只剩余办公楼里那群人儿的余惊未了。办公室同事看我回来都站起来,我问:“你们没有震感?刚才一定是地震了。”

他们说:“哦,难怪七楼以上的都往下跑,刚JENNY还说是不是今天下面超市在做活动,人人往下冲,凑热闹?”

“迟钝”的人儿少了很多忧虑。

近几日全中国人都在关注地震时,我和家人一直在操办奶奶的丧事,国难家哀都撞在一起,脑海中一片茫然的白色。

只能祈福四川汶县地震受灾人群尽快得到最大程度的救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