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明天的米粒

 

 

不知道明天的米粒,

会否白胖着滚动到自己的喉咙,

通过窄小的食道,

穿过蜿蜒曲折的肠,

幸福地宣称它已温暖过整只微酸的胃。

 

不知道明天的米粒,

是否会带着晶莹的光芒,

粘在木质的筷子头顶,

栖息在瓷碗的边沿,

悲伤地呼喊它已逝去的同伴?

备注:冬天吃米吃得好快,一会儿又买一袋,觉得能每天吃到米饭就很幸福了,但吃得太快又觉得米粒很可怜啊。好奇怪的想法……

武汉这两日的地震云?

11月20日,我与母亲驱车前往郊区表哥的家,姨夫姨母丧子之痛这一年来难以抚平,而我平时工作忙起来就没心没肝,对于他们根本无暇顾及。但20日是我表哥生日,我是必定要去的,次日即是我的生日,姨夫姨母自然是不让我离开。于是我被“困”家中两日,吃好睡好,白日晒太阳,太阳没有了添衣服回到客厅发呆。

即便是这样,我居然没有看到当日的奇怪气象。

今日看湖北各大论坛,帖子已然很热,各网友纷纷发上照片,以证实当天之所见。

原来,11月20日下午17点左右,武汉出现罕见的“阴阳天”。那天走访经管院的Ava回忆说,当时只见头顶一片乌云,比较罕见的整齐,一路走一路就跟着,乌云面积颇大,好生奇怪。

但本地新闻里的描述似乎是溢美之词甚多,拍出来的是美丽的效果。(如下图)

 

同样的情形,网友的一般相机拍出来的,给人感觉完全不同。(如下图)

 

有天涯网友称:“很像《独立日》的情景,黑压压一片!”

 

如新闻所述,当日这种云彩不仅仅出现在武汉,连湖北周边地区也有同样天象,许多网友惊呼:“地震云!”。但对于此现象,专家认为:云彩本来多变,勿须过度解读。

说实在的,自从512地震前夕蟾蜍现象被“专家”们称为:“此地生态环境变好”之后,我就再也不相信中国所谓的“专家”论调。

我宁愿信不一定有针对性的却足够详细的“地震云”GOOGLE图片百度百科

简单对比下百科里面对于地震云特点的描述:

云体高程:6000米
云体颜色:白色、灰色、橙色、橘红色
共有特点:大风不易改变其形态,天空和云有明显界线,多出现波状。
出现时间:早晨和傍晚

附:天涯讨论帖

说实在的这些排骨状的图片太像地震云了!但是却没有更专业的人前来解释……事实上就在11月22日,湖北秭归已确认发生4.1级地震了接下来还有吗?

离生日还有八分钟

起草此文时,离生日还有八分钟。不知道能够给这BLOG上留下些什么印记。

从开始在这里“安家”,原意是为了“记录我在新闻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到后来“抛文从商”,再到去年严冬时期的“年底大清账”,还有今年“秋天的迷茫”,直到此刻,在这片小小的空间里,我居然也已填写下我两年的时光。

我知道有很多人在劝我放弃,我也感到家人对我的无奈和感叹带给我的压力,但从开始外贸课堂,直到现在,我也无怨无悔。

妈问我过,说我可否做一些更为普通的事情?

我时常纳闷,难道我现在做的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吗?

说我固执也好,执着也罢,当我坚信这条路是正确的,我就会如古龙小说中那个跛腿的傅红雪一样,既然选择走,就一定要走下去。这个世界赋予我们的能力有限,精力有限,但是从不限制我们的选择。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思量一下我的未来:如今更愿意将自己的想法称为“目标”而非“梦想”。因为梦想是虚的,目标是实的。

我感谢力挺我的朋友们,感谢一些可爱的学生发给我的一封封邮件,告诉我说:“外贸课堂挺好的,希望它越办越好!”

真的感谢!否则我不会如此坚定地走下去。

 

咳。

总之人是这样的,它给你免费服务一百次你都不会感激,但只要坑你一毛,你就会恨它一辈子!但是如果它继续提供免费服务,我当然还理所当然地继续使用。而只要有机会有替代品,立即踢掉!

咳……我是在说百度。

新闻链接点这里

BLUE ALERT

 

 

Download the whole album, please click here.

Listen Only? Please click here.

From:Blue alert Wesite

“Anjani has always been known as a great singer, a musician’s singer,” says Leonard Cohen, the musical/literary legend who co-wrote and produced Anjani’s Blue Alert. “She’s known for this impeccable sense of tone and the ability to stack vocals one on top of the other, but this voice that she was showing here was a completely different voice that had moved somehow from the throat to the heart.”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