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粉钱

奶粉钱

已经忘记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奶粉钱的了,我的目标是,用奶粉钱买一包23元的雀巢奶粉。看是否真的可以实现,所以下面那篇明显的软文,呵呵,是为了赚取奶粉钱而设的。有钱能使EVA推磨啊~

如果你还不知道奶粉钱,可以点击下面的LOGO,看上去还是蛮靠谱的,我已经赚了2块钱了,呵呵~

 

Tucia – online photo editing service gives you some star treatment on the cheap

All ya gotta do is upload your photos, add them to your project, fill in the instruction form and hand over the money via CC, Paypal or whatever. It will cost from $8.00 to $48.00 per image depending on complexity, and the more expensive ones will involve the very top retouching guys. 1700 designers, 24 hour turnaround for small jobs, and satisfaction guaranteed, what more could you ask for? Madonna? Pah, who she?

“Many problems, though, demand more sophisticated opearations, more creativity, more industry experience and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how to represent an image. Our professional artists understand your instruction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They rely on clever hands and sophisticated software to bring you something that stands out.”

tucia photo retouching

tucia photo retouching

tucia photo retouching

礼尚往来

因为杜同学在她BLOG上荣登了本人对于她《过年》一文的回复,哈哈,所以俺也不客气地将我看到的最为搞笑的一篇《MASK》给转载过来,哈哈哈哈,杜同学果然是我从小到大最爱的冷笑话大师:

MASK

By Jean

我有一个黑色的Mask, 能把大半张脸蒙住,只露眼睛及以上的部位。

本来是滑雪的时候才需要用的,可是最近多伦多实在太冷了,风吹得脸好疼。

第一次戴的时候,一出门就碰到8个男生并2排站着,看见我就大笑,然后碰到杨半仙,也说很龊,像抢劫银行的。

我犹豫了一秒,还是宁愿龊,也不要冷。

连着戴了几天,自己龊着龊着就习惯了,几乎到达旁若无人的境界。

今天回家,路上居然迎面走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带着类似Mask的男生;我下意识地就转移目光,赶紧回避,生怕他看到我有类似打扮而过来打招呼。

就在我们俩错身的一瞬间,我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满大街只有我们2个戴mask,算是同道中人了,应该惺惺相惜才对阿,可是为什么避之不及呢?

答案马上就出来了:

因为他戴这个Mask更龊,龊和更龊是无法惺惺相惜的,只有五十步笑一百步。

看不懂的经济数据

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免费相册

 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中国统计数据真实准确可信

我国的国家统计局是个神秘组织,虽然数据公开,但往往前后不一、自相矛盾,且计算方式也似奉为机密,于是,国际上一些机构或媒体,对我们的统计数据总有些看法。但在本月2日~4日,于曼谷召开的联合国亚太统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针对外界的质疑声,现任统计局局长的马建堂义正言辞地对记者说:“……中国在快速发展过程中,总有人要说三道四。”

幸好我们还有官方网站数据,可以供自己无聊时核算一下……

2009年1月22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08年的经济数据,其中2008年GDP为300670亿元,增长9%;CPI5.9%,虽说与感觉大相径庭,似乎还能忍受(如在欧洲,政-府就该集体辞职了)。

印象里2007年的GDP约有25万亿元,增长应该在20%左右,怎么会相差50%以上呢? 

Continue reading

捧低俗

 

1967年,丹麦开放了色情文学(真正的色情文学)作品,1969年开放了色情照片,规定色情作品可以生产,并出售给十六岁以上的公民。这项试验有了两项重要结果:其一是,丹麦人只是在初开禁时买了一些色情品,后来就不买或是很少买,以致在开禁几年后,所有的色情商店从哥本哈根居民区绝迹,目前只在两个小小的地区还在营业,而且只靠旅游者生存。本书作者对此的结论是:“人有多种兴趣,性只是其中的一种,色情品又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侧面。几乎没有人会把性当做自己的主要生活兴趣,把色情品当作自己的主要生活兴趣的人就更少见。丹麦试验的第二个重大发现是色情业的开放对某些类型的犯罪有重大影响。猥亵儿童发案率下降了百分之八十,露阴癖也有大幅度下降。暴力污辱罪(,狠亵)也减少了。其它犯罪数没有改变。这个例子说明色情作品的开放会减少而不是增加性犯罪,笔者引述这个例子,并不是主张什么,只是说明有此一事实而已。

——王小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