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歌不断啊

来自:香港投诉合唱团

简介

投诉合唱团的概念是来自芬兰艺术家Tellero Kalleinen及Oliver Kochta-Kalleinen。最初,他们希望将市民抱怨城市的巨大力量转化成另一种强大的力量。芬兰词汇“Valituskuoro”意思是投诉合唱团,用以形容很多人同时投诉的情境,他们便用了这个字面意思成立了真正的“投诉合唱团”。

来自他们已经不会有羞耻心了部门

星期一,中国国务院明确表示将会继续对互联网实行监管。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言人表示:中国依法保护网上言论自由,保护网上知识产权,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禁止利用互联网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分裂、宣扬邪教以及散布淫秽、色情、暴力和恐怖等信息。中国依法处置这些有害信息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不容置疑,与所谓“限制网络自由”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文/Solidot 来自他们已经不会有羞耻心了部门

巴巴变外链图都叉烧了

昨天才发现BLOG中的图片全部“叉烧”(不显示)了,还以为是巴巴变相册偶尔抽筋,等到今天才发现巴巴变的首页出现了一行小小的说明,更改了图片外链的政策

主要意思是,因为要检查是否用户上传了淫秽图像,所以封杀了所有新用户免费在博客上外链的权利,必须升级到VIP,但是VIP用户只要上传了不雅图片,也会被叉烧。老用户只有BLOGBUS,MSN,163还有百度博客可以支持外链,需要提交身份证号码和真实姓名。

经济学和政治学中分别有一个基本假设,那就是人都是自私鬼,政治家都是流氓(大意)。

我们的Zhengfu对待网络的基本假设就是,人人都是色情狂?

其实不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想,连相册都是实名制了,跨省追捕之类的工作进展就愈发顺利了。

在这冰冷的夜晚,我坐在热乎乎的被窝里,不禁感叹:“草木皆兵,道路以目的新时代已经来临!”

阮一峰:壮士断腕,义无再辱(关于GOOGLE退出中国)

Google将退出中国的新闻一出现,我就想起阮站长在blog里发表过的那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知道他一定会为此事撰一篇文。我终于等到了这篇文,虽然已经很有心理准备,但看过后仍然感到一阵刺骨的悲凉。(eva)
 
—————————————————
 
文/阮一峰

一、

大约24小时之前,Google在官方网志上,发表了一个震撼性的声明,宣布退出中国市场。

These attacks and the surveillance they have uncovered–combined with the attempts over the past year to further limit free speech on the web–have led us to conclude that we should review the feasibility of our business operations in China.

“(中国)对Gmail的攻击,对电子邮件的监视,以及过去一年来,不断升级的对互联网上自由言论的控制,使得我们最终决定,重新评估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可能性。

We have decided we are no longer willing to continue censoring our results on Google.cn, and so over the next few weeks we will be discussing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basis on which we could operate an unfiltered search engine within the law, if at all.

我们决定,不再审查Google.cn的内容。未来几周中,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将与中国政府讨论,如何才能合法地在中国运营一个不受审查的搜索引擎。

We recognize that this may well mean having to shut down Google.cn, and potentially our offices in China.

我们明白,这很可能意味着Google.cn将被关闭,以及我们在北京的分公司的消失。”

就算太阳从西边升起,中国政府也不会同意“在中国运营一个不受审查的搜索引擎”,所以Google事实上已经正式放弃了中国业务。

二、

下面是我对这个事件的一些感想。

首先,我要说,这是一个勇敢得难以置信的决定!

1)这样做羞辱了中国政府,所以Google未来肯定会遭到巨大的报复。

2)Google因此放弃了中国市场的巨额利润,很可能潜在高达几十亿美元。

3)一旦这样离开,只要中国政治体制不发生变化,Google就永远别想再回来了。

要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天平的一端是巨大的利益引诱和打击报复的威胁,另一端则仅仅是一个“不做恶”的信念。“坚持信念”(Keep Faith)说起来容易,但是有几个人真正能够做到?对于全世界99%的公司来说,这只不过是一句宣传口号,没人当真,用一句“遵守当地法律”,就可以应付过去了。但是对于Google,“不做恶”简直成了它的传记标题。

它以巨大的勇气,做出这个决定,宁可断其一臂,也不肯同流合污、苟且偷生。这是对全世界理想主义者和热爱自由的人们的巨大鼓舞,这也是对全世界专制独裁政府及其帮凶的一个警告:金钱和暴政并非无所不能,休想征服那些自由和高贵的灵魂。Google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它确实是一家巨人般的公司,必将作为人类的光荣,永载史册。

三、

其次,我要说,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请想一想,你可以和绑匪做交易吗?你把400万美元的赎金,空投给索马里海盗,你从此就安全了吗?绝不会的。那些匪徒只会变本加厉,进一步加害你,因为他们尝到了甜头。更何况,道义和法律在他们眼里视同草芥,寄希望于他们遵守交易约定,是不是太天真了?

就算Google同意中国政府的要求,对网站内容进行自我约束和审查,过滤所有敏感内容和关键词,中国政府就会放过Google吗?绝不会的。他们会变本加厉,提出更多的要求,比如要求查看访问日志和源代码。只要他们对你不是百分之百的控制,就不会放过你。

面对这样的要求,是不能做出让步的。因为只要让了一步,以后就没完没了,最终损失更大。上个世纪30年代,英国和法国为了避免同德国开战,先是默认了希特勒并吞奥地利,后来又同意希特勒占领捷克斯洛伐克,直到希特勒进攻波兰,才恍然大悟不能和此人做交易,战争是不可避免的。纵容希特勒的结果就是,法国整个沦陷,英国伤亡了100万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Google想要在当前的中国开展业务,“不做恶”是不可能的。即使你自己不想干坏事,也会有人找上门来逼着你干。如果Google想要保住自己的名誉,退出中国市场就是唯一的选择。

正是因为这个理由,半年前,国家有关部门以“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为借口,对Google施压时,我就建议Google退出中国市场了: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An honourable death is better than a disgraceful life)。……Google公司如果真的退出中国,毫无疑问会遭受巨大商业利益的损失。但是与魔鬼合作,为了金钱,出卖灵魂,损失更大。”

四、

再次,我要说,Google反正已经退出中国了,请你再为中国人民做几件好事。

请把你在中国受到的待遇、你经历的网络审查、你遭受的网络攻击、中国网监部门的运作方式和组织架构、中国网络关键词列表,通通一五一十地公诸于世。让全世界看看,这个国家正在发生什么事,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怎样的制度之下,有怎样一堵大墙在限制他们的自由。

请你向美国政府提出要求,要求后者出面,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投诉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中国以清除有害信息为借口,保护国内市场,限制外国公司进入,不许它们向中国居民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干扰了正常的国际服务贸易。美国政府应该请求国际贸易组织对中国进行制裁,要求中国在限期内开放国内的互联网市场。

五、

最后,Google即将退出中国,未来会怎样?

我想是时候了,我们要做好不再能访问Google的准备了,甚至要做好不再能使用互联网的心理准备了。过去半年中,新疆人的生活中就没有互联网。既然新疆人可以被过上这种生活,中国其他部分的人当然也有这种可能。

曾几何时,我觉得Google就是我的水和空气,没有Google,我不知道怎么活。但是,当这一天真的就要来临时,我反而坦然了,不再觉得没有互联网的生活不能接受了。

为什么我觉得互联网可以没有呢?因为我想明白了一件事。这个国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个人的前途已经谈不上了。不管有没有互联网,个人在这个国家里都是没有前途的。你建设国家的理想,被专制制度挡在门外;你幸福生活的梦想,被高涨的房价和稀薄的社会保障碾得粉碎;你赚钱发家的愿望,被各种罗网束缚,每前进一步,你就要做一次妥协,出卖一点灵魂。等到你快要走到终点的时候,你的灵魂也出卖得差不多了,变成和监视你的人一样的生物了。

一个人没有了前途,你说除了消磨时光,上网还有什么意义呢?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个人的前途不在于上网,而在于中国的政治制度。中国的政治制度不变化,个人不会有前途。生活在5000年来最严密的政府统治之下,真是个人的极大不幸。我们这一代人的人生,就是被政治糟蹋了。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和充沛的创造力,完全被约束,在政治制度的束缚中白白消耗殆尽,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的人生变成一片废墟。所以,我们可以不用Google,可以不上网,但是不能放弃要求政治制度改变的抗争。

而且,我要再说一次,中国目前的局势,实际上不是变得更悲观了,而是变得更乐观了。这个国家的国内矛盾正在加速升级,局势正在加速朝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对政府不满的人越来越多,而政府能够动用的力量越来越小。同时,通货膨胀和金融资产价格暴跌,都是马上就要开始的事情。天怒人怨,且看明朝。

六、

隋朝的时候,隋军讨伐南朝,檄文中说:“毒蛇螫手,壮士断腕,岂不惜其肌骨?所存者大也。”

1927年,王国维先生跳入昆明湖自杀,遗嘱中说:“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如果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公司都不堪羞辱,被迫断臂求生,试问还有什么人能忍受这种环境?如果一个人不堪忍受,甚至到了愿意砍手、愿意跳湖的地步,试问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如果你把别人都逼成了这样,试问你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七、

Google退出中国市场,只是一个大事件的开始,而不是结束。让我们耐心等待,看历史站在谁的一边。

(完)

外语学习的真实方法与误区(Pin’s整理版)

对于一个有一定外语基础的人来说,语言学习的最难之处就在于突破瓶颈。虽然我平时很注意收集一些学习方法,也不间断地在做一些英文提高的练习,但是收效甚微。我时常埋怨自己“不努力、不坚持”。但如果真要完成每日的听写、阅读和朗读计划,花费的时间又实在太多。工作后的人总会以“忙碌”作为借口推迟这些计划,另外,确实也是因为这些计划实施起来艰难而低效,令人沮丧。

07年的天涯论坛上曾经有过这么一个讨论学习语言方法和误区的帖子,后来被广为转载。楼主“漏屋”几乎每日一贴,历时两个半月时间,不知不觉写了十多万字,详细地阐述了他对于语言学习的深刻理解。

这帖子被我看的时候,却是2010年1月了,然而相见恨晚总比没见过好,它确实解开了很多我在学习语言中遇到的疑问,诸如是否需要做长时间艰苦的听写练习才能真正提高听力?单词量是否是听力不好的主要原因等等。

你也可以对照下,是否陷入过如下学习语言的误区?

1.要有语言环境, 多跟外国人交流,最好是能出国,不久自然就能会说了。

2.学习外语要多记多背,也就是说是用记忆学语言。

3.想纠正发音,一定要专听和模仿纯正的发音,比如BBC或VOA那种。

4.要学习外语语法,如果语法熟练,说句子就正确了。

5.要有一定的词汇量,要大量背单词。但背英语单词很难。

6.以前学的是书面语或过时的英语,和现代口语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口语不好。

7.学外语必须非常刻苦,长时间反复练习。

而根据漏屋老师的说法,这些观点“全错!而且不但错,事实正好相反!”

我花费了三天时间对帖子内容进行了整理,包括借鉴了一些网友所总结的目录、修改错别字和笔误。目前正在做第二遍的校订,想一边校订一边实践一下文中所提及的方法。

这份整理好的文档,我也贴在这篇BLOG里也上传到百度的文档里(可直接下载,无需积分),方便希望提高外语的朋友们,一同分享,如仍然发现错别字,也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