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中毒

19日晨,挣扎着从梦中醒来,欲如厕,下床时感觉头痛欲裂,耳朵嗡嗡鸣响,没走几步,跌倒,有点爬不起来的无力感。

这种难受的情形以前从未遇过,心想,如是头天洗澡着凉的话,不会这么痛苦。

从地上爬起来后看到床上枕巾已经被我揉做一团,很显然梦中十分纠结,回想下,好像还奋力捶过床板。因为最近睡眠质量一直不高,所以在夜晚半醒不醒的状态下,并未察觉出异常。

我先调节了下气息,拼命回想到底有什么原因可以让我生病?难道是吃了精武鸭脖?最近食品安全堪忧?

摸摸肚子,不痛!也没有呕吐之感,只是越来越晕,听到四周的声音,都像是在电台波段没调好时吱吱啦啦的声音。

我摸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给许,问她我这状况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食物中毒?她说,还用问,先去医院!不过你既不呕吐又不拉肚,应该排除食物中毒!

听了她的话,我开始叫唤室友,他们也晕菜了,啊啊诶诶的,既然大家都一样,那么很有可能是煤气中毒了!

我赶紧推开所有的窗户,拉开窗帘,风徐徐吹来,我心理上已经抚平一半惊恐。

室友去紧了紧松阀的煤气罐。

我住的地大宿舍附近几步即是校医院,医生忙得很,也没空理我们,不过也只给打个葡萄糖。

回家后继续倒头大睡,一直到中午12点半,吃了一只苹果,继续睡,再到下午三点。

想着还有工作要做,起身打开电脑,同事给我在工作Q上留言道,有学生过来咨询。

我打过去一排字:“叫他等我,我马上去办公室。”

晃晃悠悠到了办公室,我还一本正经给做了一场咨询,学生满意地留下学费离开。我一看表,刚好五点下班。

20日早上正常起床,早间给员工训话,中午接听电话,下午与合作商讨价还价业务提成的比例,五六点了还与网络公司争执前段时间服务器突然崩坏的损失到底由谁负责。

直到回家前去菜市场,闻到一股下雨后泥土里萌发出来的世俗的泥香,拍了拍昨日稀软的腿,心里默默感叹道:“没死,就好好活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