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做的

2天前,我曾想通过豆瓣在线活动发起一个只捐10元钱的公益活动,可是直到现在为止,活动还在豆瓣管理员的审核中,我怕等他们审核完了,孩子的命就没了。

我不知道如何写煽情的标题和字眼,我想如果能通过这个相册聚集一些善良的人,哪怕是拿出10元钱,也许都能创造奇迹。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31194628/

请看到这篇日志的同学,如果在豆瓣,麻烦推荐下这个相册,如果是我身边的朋友,请你捐出10元钱,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虽然这个国家还有千万个这样的孩子,虽然也许我们能帮的只有一个。

请捐出你的一份小小的爱心,谢谢!

事情原由:

探望白血病儿童马粒之(文/阮一峰)

关于洪水的记忆

(图来自GO2CU.COM)

许晴拍《来来往往》的时候,有一处取景是在汉阳晴川的旅游景点铁门关。铁门关总是被我误称为“鬼门关”,是一个仿古拱桥,拱桥连接一处院子,里面供奉着治水英雄大禹的一座雕像。

小时候的故事书里,关于洪水的描述,大都如猛兽,大禹的故事家喻户晓,精神上是“三过家门而不入”,策略上则是“用堵不如用疏”。

2-3.jpg picture by pin1121

(2007年 武汉洪水-图来自长江论坛

而在我的印象里,武汉人对待洪水却像是开玩笑,可能是洪水太过于泛滥成灾,多难之后,人们对待它的心态就有了点麻木和奇特的宽容。

小时候,我住在铁门关拱桥之下的那个街区,名字叫做高公街,具体门牌,却又是高公街之下的双街。那是一个典型的青石板小路的街道,两旁是非常古老的建筑,那个时候不觉得稀罕,只是奇怪,为何一年四季都有老外或者美术学院的学生过来写生或者拍照。

我们家当时承包了一个国营的副食店,在那个窄小的街道上,那是当时唯一的一个杂货铺,不论是油盐酱醋烟茶酒,还是生活用品、零食甚至小孩子用的文具,都可来我家买。那个时候,街坊邻居之间走家串户非常勤,吃碗饭都是端到几家去聊天。

当然,洪水一来,邻居们也是齐心协力地往外撤离。

因为晴川离江河很近,如我们那种街区,小孩子跑个几百米,就能到江滩去戏水,捡贝壳。所以,一旦洪水一来,最早受灾的,就是这一群人。

可明明是这么危急之间,大伙却还都是悠然自得。我记得一到夏天,大人们就聚在一起预测涨期,算好了日子,每家每户就开始有序地“撤退”,女人和孩子先撤,男人们后撤。撤也不那么慌,今天一个箱子,明天一条被子。夜晚乘凉的时候,依然是一排排竹床排成长龙队,一家门口一个电视机,放的是《射雕英雄传》,笑的时候一条街都在笑。

等实在是水已淹没了几个台阶,大家才推着板车,将一些细碎物品放入木脚盆,用麻绳栓着一飘一荡地,划离开自己的家。

就是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至今还在沿袭,比如前几天猫扑上广泛流传的《武汉公交,无法超越的存在》,即是一色一样的态度。

(图来自猫扑)

小时候,我是亲眼见着一些猫儿被主人也丢在木盆里一起走,走到高公街上的那个码头,平日里在江里见到的船几乎都跟板车的木板在一个水平线上。

我们家一般走得早,水也就刚刚淹没爸爸的小腿肚,我和表哥一路上嬉戏,爸妈拖累了拉我们和行李的板车,还在坚守在街道边做路边摊生意的老板那里,买上一碗凉面,吃饱了,再继续上路。

一般都是暂时寄居在位于市中心的爷爷奶奶家,挤回来,反倒热闹一阵。

等洪水退了,爸妈便提前回去清理淤泥,一般都要清理一周左右,然后我就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面,哼着歌,回家啰!

解释就是掩饰

2007年初,正值国际油价飙升,国际舆论对“金砖四国”等新兴经济体耗能急剧增加颇为诟病。

原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在反驳此观点时,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愤慨——“为什么不说是美国消费太多造成国际油价上涨?中国人均原油消费仅为美国的1/10!”(以上表述与原话可能有出入,但绝对是他的原意。)

这个数据,应该是采信于国际能源署(IEA),曾在05年由《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指出:

从中国能源消费结构来看,去年(04年)一次能源消费中,石油只占22.7%,中国人均石油消费量不到2桶,只有美国的1/10、日本的1/8和欧盟的1/5。据国际能源署预计,今年中国石油日消费量仅增3%。从去年石油进口统计来看,中国13亿人口,进口石油1.68亿吨;韩国4800万人口,进口1.2亿吨;日本1.3亿人口,进口2.6亿吨;美国2.8亿人口,进口6.4亿吨。

转眼2010年,国际能源署发布最新数据说,2009年中国消费的能源高达22.52亿吨油当量,美国消费21.7亿吨油当量,中国比美国高出约4%,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

随即,新华社撰文提出:尽管如此,该报告还指出,每年美国人均消耗能源量是中国人均能源消费的5倍。

每一次,咱们落后、边远地区善良的人们就成为无辜的分母,为表现出一个渺小的“人均值”而贡献力量。

这样一来,五年前为了反驳“中国石油威胁论”的1/10已猛增至1/5,我们的能源局却乐得拿着这一数据否认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能源消费世界第一。

中国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司长周喜安表示:“这个数据可以供我们借鉴,但我们觉得它并不可信……国际能源机构的这个数据与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9年统计公报中的数据明显不一致。”

国家能源局法规司司长曾亚川同日也对道琼斯通讯社(Dow Jones New swires)说,根据我们的计算,2009年美国仍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中国是最大的初级能源生产国。

当然,经济危机使美国消费能源减少,单看国际油价的走势,从2007年夏的每桶147美金的天价到目前的每桶76美金,足以说明全球需求下降。而中国,诸如煤矿、钢铁等耗能产业产能进一步过剩,例如,2005年粗钢产量3.52亿吨,2009年达到5.68亿吨,产能更是高达7亿吨!最要命的是,还将汽车工业作为国家支柱产业大力发展,不仅令城市交通基本处于塞车状态,更因其低速运行导致高耗油及高排污,这也是目前“热岛效应”的主要成因之一。

此消彼长,泾渭分明。

最后,我们尚且看看统计局拿出的数字:

2010年7月2日,国家统计局公布,将200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现价总量从年初公布的初步核算数335,353亿元修正为340,507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的增长速度为9.1%,比初步核算数提高了0.4个百分点。

周喜安提及的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9年统计公报中的数据为“初步测算,全年能源消费总量31.0亿吨标准煤,比上年增长6.3%”。

所以,2009年中国进口原油2亿吨,净进口原煤1亿吨。GDP增长9.1%,能源消费呢?仅增长6.3%!

如果说国际能源署的数据仅“值得借鉴”,那我国统计局的数据就能用“难以置信”来形容了。

是越权还是伪造

上面两份文件是禹晋永为了证明唐骏就读的“西太平洋大学”是中国政府官方教育机构认证的具有颁发工商管理专业学士、硕士、博士学位资格的“正规民办大学”而提供的中国驻美国洛杉矶总领事馆教育组的证明。从新浪网2010年07月10日转载的《新京报》记者沈玮青文章《多名学员详解西太平洋大学博士来历》来看,禹晋永出示的这两份文件正是为2000-2003年在北京大学举办的在职工商管理专业博士学习班而刻意出具的。

讽刺的是,教育部涉外监管信息网2010年7月20日公布了中国政府认可的33个国家的1万多所高校名单(截至2010年6月1日),“西太平洋大学”(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及更名后的“加州米拉马尔大学” (California Miramar University)均不在名单之中。

作为一个中方的驻外机构,为一家正在被美国政府调查的“文凭工厂”(俗称“野鸡大学”)出具办学资质的“官方证明”前,竟不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咨询?

只存在两种可能: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国洛杉矶总领事馆教育组越权;

二、上述两份证明是伪造的。

可疑之处:

一、中国驻外机构签发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明,“经了解”用语应换成“经向美国加州教育局以及美国加州私立高中后教育和职业教育局查证”用语,上述证明用语不规范。

二、两份证明居然一字不差,仅仅变动文件序号及签发日期,而且签发日期相差将近五个月,文件序号竟然相连,难道出具文件二时就知道还会签发文件一?

三、文件一的签发日期(2002年4月5日)居然在“办学执照”有效期起始日(2002年6月15日)前71天。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国洛杉矶总领事馆教育组是从何处“了解”的呢?

如果禹晋永“博士”稍具学位教育的基础知识,应该知道,即使西太平洋大学拥有授予工商管理专业学位的资质,也不能说明这所野鸡大学同时拥有授予计算机专业的学位资质。

这不禁让我想起两件小事:大学入学的军训时,一个新生耀武扬威地说:“以后我要考‘托福大学’的博士!”,工作后,曾在北京一家大公司亲见一位漂亮的总经理助理,递给我的名片上赫然印有“MBA博士”字样……

国人对博士的情有独钟,可见一斑。

唐骏 ,别撑了!

鸣谢网友制作的文凭生成器

唐骏,你这匹害群之马,不是你沽名钓誉,何必害得我等之辈纷纷修改个人履历。唉,不是将西太平洋大学搞得名震四方,我等在众人眼中不还是稳稳当当地洋博士吗?

俗话说,好汉做事好汉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你那儿出了事,赶紧了掉——如不为钱所困惑,辞职拉倒;如实在舍不得钱,就用“新华都”的某些“内幕”与陈发树侃侃价,10亿期权泡汤是肯定的,但这几年疯狂吹嘘自己还不是为了在干不成事儿时让陈发树有个念想,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

美国NASDAQ市场不像国内这么好蒙事儿,没有业务、没有业绩、没有稳定的利润是不可能上市的,如果股价长期低于1USD,还得摘牌,您老兄又不是神仙,美国人又不黯人情世故,疏通个关系也蒙不过那些好事儿的证券分析师,您是何苦吹那么大的牛皮呢?陈发树不是个好鸟,让您干那么大的事儿,才给10个亿,办不到还不给钱,老奸巨猾,咱不跟他玩儿了。哥们,咱撤。

唐骏,别硬撑了。您看看,禹晋永可是够哥们,为您的事儿,让人家把底儿都给抖落出来了,什么在香港1万港币注册冒充10亿港元注册资本;讨厌的方舟子硬是查出来咱的母校没有教室,逼得老禹说出来他是在北京大学上的课,还不是承认西太平洋大学在美国没有教室、没有老师吗?更有甚者,硬是将咱老禹好不容易搞来的那些北大、清华、人大、财大的虚名儿都给抖落出来晒太阳,万一那些学校羞于与咱的母校为伍,来个声明,说是咱老禹自个儿“封”的,咱不是把老禹给害了?

唐骏,别撑了,胡一虎不是个东西,拿咱这点事儿搞什么《一虎一席谈》,搞得纷纷扬扬,可怜咱那些好不容易熬到一官半职的哥们姐们,本来只是花几个别人的钱买个洋博士头衔以备将来升官时有个噱头,这下好,全砸!您再撑下去,可能把他(她)们都牵出来。

唐骏,别撑了,有咱这些校友在,还怕没您一碗饭?方舟子的帐,咱记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来自西太平洋校友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