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诞生,记。

尽管每个妈妈都会经历同样的十月怀胎以及分娩阵痛来迎接她们的孩子,我仍然想多一笔写下自己的感受。(Pin)

0.

怀孕后第一个月,我有少量出血,这是我根本没想到自己怀孕的原因,我以为是月经。若是知道了的话,就不会飞赴菲律宾舟车劳顿地出差,在海里游泳以及傻乎乎地吃了不少感冒药。

我的妊娠反应是困得要命,每天下班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扑倒在床上,然后是晨呕,手心发烫,最后一项最特殊,就是屁股痛,据说只有2%的孕妇会产生这种坐骨神经痛。

各种平媒广告里介绍的验孕棒真的不可信,我买过一根棒棒,说是出现两条线则说明怀孕,一条则是未孕——但棒棒显示的结果是第一条线明显,第二条若隐若现,我将丢入垃圾桶的棒棒捡起来不甘心地又观察过几次,这似怀非怀的,怎么个判断法呀?

1.

去医院挂号后排队等候诊断,进入诊室,前面队伍里,问及几孕几胎时,数字最多的居然是8孕1胎!我很庆幸自己报出0孕0胎的记录。

一说症状,马上叫我去验血,我之前一直以为只有验尿才能判断是否怀孕,原来血液也可以。

化验单显示怀孕了,医生说的第一句话不是“恭喜”,而是冷冰冰的“要不要?”

我瞪了她一眼,连忙道:“要要,当然要!”

拿着早孕检查单,我琢磨我马上都三十了,怎么还是早孕呢?

原来“早孕检查”的意思是孕早期检查而非你怀孕太早,我这方面的知识还真是欠缺。

B超检查完后,医生问的更直接——“打不打(胎)?”

什么世道?

2.

按照各种孕期保健书上说的,检查至少是14次,尤其到了孕晚期,要求一周一次的检查,但当得知后期每次去了只是测体重,量腰围宫高,我就没去检查了,只在预产期之前一周去做了最后一次检查。整个孕期,我只做了5次检查,唐氏筛查以及糖尿病的检查都因为错过时间而没查。

不想去检查的原因除了怕麻烦、没时间(当时我还在一所大专代课)之外,还有一个就是讨厌医生极尽所能地开药或营养品。

比如听到我问因为伤心过度是否会影响胎儿发育则马上给我开保胎的中药、看到我因为晕车而脸上无光时便说我营养不够要开维生素和营养针,听说我没有补充叶酸和钙片则马上威胁我说不补的话胎儿就畸形,就流产!

太可怕,我一律回绝了。

 

3.

建议所有的准妈妈备一本孕育方面的小册子,去妇幼保健领围产手册时,一些奶粉商也制作了一些类似的册子免费发给去检查的孕妇们,里面详细介绍了孕早期、中期以及晚期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可能产生的症状,避免自己疑神疑鬼地跑医院检查。

在接近预产期时,我每天就在翻看这些储备知识,这使我知道阵痛、见红才是分娩前24~48小时的预兆,我耐心地等待,不想太早去住院。

 

4.

所谓阵痛,是可以忍受的,难以忍受的是在产程中,偶尔会将“阵”字去掉,只剩下个“痛”。

如册子上所述,阵痛一开始是不规律的,可忍受的,类似痛经的加剧版,直到呈规律发展,每次阵痛间隔大约十分钟,持续40秒到60秒——感谢这些数字,让我在阵痛时就数着40秒,这使我有个盼头,盼着它40秒后结束,又盼着它10分钟后重新开始,因为我知道,阵痛不加强,孩子是生不下来的。

我是2011年7月11日凌晨4点微微感觉下腹开始有隐隐的疼痛,6点半开始疼痛加重,我便拿了小本子和笔,记录每次阵痛来临的时间。到9点钟左右,我尚未见红,但疼痛更加厉害了些,本不想去医院,但做过妇产科护士的表妹骂我道,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

入院时我也是问医生:现在入院是否太早了?

医生厉声道:“早?!你想生在家里么?”

我噤声。

 

 

5.

没想到没多久,中午时分就见红了。

检查完毕后医生问我是想顺产吧?我点点头。她表示我的条件允许,鼓励我顺,给我安排了个两人病房。我进去时,同病房的已经生了,孩子第三天,我挺着肚子过去打招呼,逗了逗她的小女儿。

中午到傍晚,阵痛一直很有规律,慢慢地在加强,我不喊不叫,还沉着地做阵痛记录。直到夜晚的11:01分,阵痛突然持续了近5分钟,我终于忍受不住,甩开了阵痛笔记,左右手分别抓住表姐和母亲,捏得她们发疼,自己却尽量忍住不发太大的声音,只是急喘。同病房的那户隔着帘子对我喊话:“如果痛就喊出来吧,没事的,不会影响到我们休息!”

我知道,只有忍无可忍的时候叫护士,她才不会那么不耐烦。

果然,护士过来后检查说开指了,发展得不错,让我待会儿有剧烈的排便感时再叫她。

十五分钟后,那般像铁铲从你的背面砍下一刀的阵痛又一次袭来,我按下呼叫护士站的铃,她来后又检查了开指情况,说,恩,可以下楼去产房了!

是的,让我自己下床,走到电梯去楼下产房,我的天,那种一边被凌迟一边还要往前走的昏天黑地的感觉实在是挑战我的极限,但人真是被逼出来的,我还是顺利下了楼,被扶着睡在产房外的病床上继续被阵痛折磨。

 

6.

这时,我身旁还有一位孕妇,他老公在她身边抚摸她的背部以企图降低她的疼痛,但她连哭带喊,痛苦地呻吟不止。

不知是否受她影响,我这才哇哇大喊以表示自己也很痛。

我俩的喊声此起彼伏,弄得医生甚是不耐烦,大声吼道:叫什么叫,叫又没有用!呆会儿让你们没气力生!

没想到我能比那位早来的孕妇早入产房

说是开了五指(也就是十公分)才能生下小孩,医生说我虽然晚到但是开得比另一位孕妇快,将我推进产房。

 

7.

明晃晃的产房空间居然甚大,我之前一直以为是一间小黑屋。

艰难地从推我入内的病床上爬到产床后(医生不扶,叫你自个儿爬),我被迅速地带上胎心监护器、血压计,还被吊了一瓶不知是生理盐水还是葡萄糖,平时还是挺怕戳吊针的,那个时候,吊针什么的都是浮云了,我眼睁睁看着针管进入血管,一点痛感也没有。

没多久,那位门外的孕妇也进来了,我们相隔一墙,医护人员不紧不慢地两边观察,在一旁的工作台上做文字记录。

我躺在那里痛得不知如何是好,脑袋两头甩,汗如雨下,两腿却不可控制地发抖。医生终于又来了,检查了最后一次开指情况,说,很好,八公分了,还有两边一点点,你现在不要用力,呆会儿让你使劲再用力!

还要呆会儿!我的妈呀!我不禁内心咆哮。

医生说完后就都跑去看另一位了,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好几次阵痛来临之时,我都以为我会自己把孩子给生出来而身旁没有医生。

 

8.

因为我久不破羊水,助产大夫对我说,现在我要人工破水了,说完就用止血钳左右使劲一捅。

我说过,除了阵痛外,一切痛已经不叫痛了。羊水流出来的时候,暖流阵阵,我居然觉得特别舒服。

助产大夫这时问:“你还有力气吧?开始用力吧!”

虽然我看过小册子上如何用力的介绍,但实际操作起来还是很迷惑,我双手扶着产床的铁栏杆上使劲,却被医生一巴掌打下来,厉声吼道:“怎么现在的产妇都不会用力呢?”

我问:“怎么用力法?”

她教我用手握住两腿的膝盖,头朝着自己的肚脐,像解大便一样用力。

这个指示就明确多了,医生兴奋道:“很好,见到小毛毛(湖北话,小宝宝的意思)的头了!”

经过三次如此这般的用力,第四次剧烈的阵痛,我想着痛死也就这么着了,再用点力吧!助产大夫往我的肚子上使劲一推,我嘶声力竭喊叫出来,下面大夫用手一拖,我顿感一个小肉球滑落出来,顷刻的轻松感袭来,暖洋洋的,同时听见哇哇的洪亮的啼哭声,跟电视里演的一样,我眯着眼睛隐约见到医生们将她抱起来擦拭,递给我看了看,是个女孩子,我笑了。

孩子出生的时间是2011年7月12日,凌晨3:39,从推入产房的1:30到生下孩子,算是很顺利了。

 

9.

至于胎盘娩出,侧切(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切的)伤口的缝合都已经是尾声了,虽然缝针时也还是疼得嗷嗷直叫,但也真算不了什么了,最后医生还对我说:“伤口很小很漂亮哦!”

我无语。

 

10.

当妈后才知道,你疼孩子,孩子疼你——生时阵痛,生后伤口疼、腹疼、继而奶胀疼,乳头被吮吸破皮皴裂直到重新长出一层粉兮兮的鲜肉皮……所以你一定得把身边这个小家伙疼回来,她让你多疼,你就要多疼她。

 

此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