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东盟产品留意免税条件

在福步外贸论坛上看到一个关于进口的帖子,说是有一批从印尼进口到连云港的原材料,因为船在香港中转了,在连云港清关时被海关告知需要“未再加工证明”,否则无法享受东盟的关税优惠。

发帖者非常着急,想知道如何补办这份“未再加工证明”,结果论坛中无人应答,最后他垂头丧气地告诉大家:“未再加工证明是无法补办的!只能交税了!”

留下一个教训是:虽然东盟自由贸易区内已经对大部分商品实行了零关税,但要享受此待遇,还必须要注意一些细节。

2010年1月1日,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启动。这一自由贸易区将拥有19亿人口、接近6万亿美元/年国内生产总值和4.5万亿美元/年的贸易总额。

至此,中国与东盟双方约有7000种产品将享受零关税待遇,实现货物贸易自由化。

但所谓“零关税”实际上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零关税,按照《货物贸易协议》的规定,双方的降税产品分为正常产品和敏感产品两大类。正常产品又分一轨正常产品和二轨正常产品两类,正常产品最终将实现零关税,但实施时间要视东盟新老成员国而定。而敏感产品则不必降到零。

这里要说明一下何为正常产品,中国-东盟自贸区的货物贸易谈判采取的是“否定列表”(negative list)方式,凡是没有列入敏感产品清单的产品均视为正常产品。(我国提出的敏感产品主要包括大米、天然橡胶、棕榈油、部分化工品、数字电视、木材和纸制品等;东盟国家则提出了橡胶制品、塑料制品、陶瓷制品、部分纺织品和服装、钢材、部分家电、汽车、摩托车等)一轨正常产品和二轨正常产品两者的共同点是最终税率均为零,区别是二轨产品在取消关税的时间上享有一定的灵活性。

《货物贸易协议》详细规定了正常产品关税减让的模式,其中,对东盟新成员的特殊和差别待遇是协议所体现的一项重要原则。即,对中国和东盟老成员,正常产品自2005年7月起开始降税,2010年1月1日将关税最终削减为零;而对东盟新成员,从2005年7月起开始降税,至2015年将关税降为零。

那么,文中开头所提到的那位倒霉蛋为什么还是交了关税呢?他所提到的“未再加工证明”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东盟的产品,除了确认其不属于敏感类外,还得要满足两个必要条件才可以在进入中国海关时顺利享受“零关税”。

其一为原产地原则:

原产地规则是确定产品“身份”的标尺。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原产地规则以“增值标准”为基础。《货物贸易协议》规定,如一产品的本地加工增值不低于该产品总价值的40%,则该产品可被认为是原产于中国-东盟自贸区的产品,在进出口贸易中享受自贸区的优惠税率。早期收获产品由于以农产品为主,基本上采用“完全获得”标准。少数特殊产品,如纺织品、羊毛制品等,采用了加工工序、税号改变等其他原产地判定方式。

有外贸制单经验的人都知道原产地证是分好多种的,ACFTA货物进口时必须向进口地海关提交东盟成员国指定政府机构签发的原产地证书(FORM E)。如原产地证书为非指定政府机构签发或非FORM E格式,所申报货物均不能享受东盟协定税率。

其二是直接运输规则:

根据ACFTA原产地规则,享受东盟协定税率进口的货物须符合直接运输规则。“直接运输”是指《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项下的进口货物从某一东盟国家直接运输至我国境内,或者从某一东盟国家经过其他自由贸易区成员国境内运输至我国,但途中没有经过任何非自由贸易区成员国境内。

此举实际上是原产地原则的延伸,因为转船而导致“再加工”则会改变其原产国,故需采取“直接运输”。当然,如若实在需要中途转船(且现在的海运鲜见完全不转运、转船的),则要求转船的港口所在地出具“未再加工证明”。

由此可知,发帖者最后被要求上缴本应减免的关税的原因是因为“船在香港转过”,而没有出具“未再加工证明”离岸。而根据海关总署2003年78号公告等文件要求,经香港换装运输工具的优惠贸易协定项下的进口货物向海关申报时,须提供中国检验(香港)有限公司签发的《未再加工证明》。货物离开香港后,按照规定是无法补办“未再加工证明”的。

所以,目前准备进口东盟产品的贸易商要注意了,不仅在进口时提醒供应商提供FORM E的原产地证,还要在订船订舱之际给货代下达“直航”的要求,如果一定要通过香港中转,也务必要派遣工作人员或者委托代理公司在货物抵港前向中检申请办理“未再加工证明”,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以下附上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货物贸易协议》

中国2轨产品清单

中国敏感产品清单

东盟国家对中国降税表: 

菲律宾降税表

柬埔寨降税表

马来西亚降税表

泰国降税表

印尼降税表

越南降税表

中国对东盟国家降税表:

菲律宾(06年税则)

马来西亚(06年税则)

缅甸(06年税则)

泰国(06年税则)

文莱(06年税则)

新加坡(06年税则)

印尼(06年税则)

感谢以及一点偏差

首先,谢谢阮站长(我习惯叫阮兄站长是因为我和他认识的时候,他还管理着那个论坛。)为我的事而在他BLOG上打了个找工作的广告,我原本以为他会在他平时的博客的最末尾写一句:“我有个朋友Pin目前正在找外贸相关的工作,兼职或者全职都可以,有能提供线索的朋友可以联系她。”却没想到,他认真地描述了在他眼里我这近十年来的生活轨迹,实在是很感动。

站长写的这篇呼吁信,感觉悲伤的成分很多,我在此“纠正”一下其中他记忆偏差的部分,以便让大家更清楚些我所擅长的领域,另外也想在此表态下,工作的事情,我自己也会非常努力地去寻找,因为我知道困难永远都是一时的,有希望才有未来。

下面是我想“纠正”的一些细节:

后来,一家香港服装公司招聘菲律宾工厂的业务员,她就应聘了。在蚊虫出没的菲律宾乡下,她与当地的纺织女工,一起在集体宿舍里住了将近三年。

图为菲律宾那家工厂的Garment Office外观,我就在这个里面办公

其实当时我是去应聘HK这家公司在珠海针织制衣厂的经理助理,结果面试后被认定不适合做秘书类工作转而推荐给了海外部驻菲律宾的工厂做服装跟单。当时我工作的工厂确实在郊外,炎热的气候以及蚊虫也非常厉害,但我上班一半时间在开着空调的办公室,一半时间在开着大风扇的车间,虽然有同事得过登革热(一种由蚊虫传播的疾病),但自己并未被传染过。后来,除了做Merchandiser外,还跟进了一个名字叫做Production Line System的软件项目,简单说就是让这个软件代替人工以方便记录和管理工厂的产出。

这是每天前往工厂途中能见到的街景

至于跟女工住集体宿舍,是阮站长记忆的偏差,我在珠海实习的时候确实被上司要求体验生活而跟女工住过半个多月的集体宿舍,但在菲律宾的时候,却是住在PASIG CITY的富人区,虽然我们经常开玩笑说住在这里的除了我们不是富人外,全是富人。生活条件算非常好了,是两层的别墅,虽然是和两个女同事共处一间卧室,但每天早餐以及平时的衣物清洗都是由菲佣来完成的。

每隔几个月,她会给我发一封邮件,谈谈那里的生活。我记得,她说梦想回国后成为服装设计师,就报名参加了一个马尼拉的服装设计培训班,每周末借进城的机会去上课。

这是我和同事们一起居住的小区内景

其实我没有梦想做服装设计师,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有服装设计的技能,因为我知道成为“师”这样级别光凭参加个培训班是不大可能完成的。而且,这个培训班是公司安排的,为了让我懂得更多制衣方面的常识,更有效率地做好跟单才让我去学习的。

图为在纸样班里学习时在讲义上做的笔记

但是,那终究只是一个梦想。2006年,Pin辞职回国了,想在青春消逝之前,确定自己的人生到底该干什么。除了被别人当做标准零件、在流水线上过完一生以外,她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出路。她先是在中国传媒大学参加了一个影视制作培训班,学费一万元,这花掉了她很大一部分积蓄。她在北京郊区租了一张床,每天单程坐两个小时公共汽车去听课。课程上完以后,每人拿到了一张结业证书,于是一切就这样结束。Pin发现,除了风沙以外,北京留给她的印象就是一个巨大冰冷的迷宫,对于她这样的外来者,奔波一天只能做一件事,甚至一件事也做不成。

图为当时我在传媒大学附近大黄庄租的一个单间

我之所以去传媒大学读影视编导的课程,是因为我最初的梦想是做名新闻工作者,但是刚巧那个时候传媒大学的新闻类课程已经结束,而那时,开课最早的就是这个编导课,我以“物以类聚”的莽撞思路选择好了课程没多想就参加了,希望能为以后的转行奠定点基础。

感性点说,北京确实给我留下了很糟糕的印象,风沙肆虐,城市太大而办事没有效率,甚至还在租来的房间里被一只奇怪的飞虫钻进了耳朵从而跑到医院急诊。

对了,阮站长这里的记忆偏差是我每天去学校只用步行三十分钟而不是两个小时的公车,因为我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那个时候房租都挺贵的,600元一个单间,不足十平米。

她回到武汉,在电台当实习记者,偶尔兼主持人,但是终究拿不到正式编制。于是,她最后还是干上了老本行—-外贸培训,为企业培训外贸业务员。

这是外贸课堂创办的时候,我在公司楼下的一个小区内租的房子

图为最早的时候外贸课堂的小教室,最多只能容纳16人接受培训

在电台这种事业单位拿到编制非常困难,我当时认识的主持人很多都已经在台里小有名气了,居然都是不拿工资,只是由电台提供一张宿舍床以及一张食堂饭卡的,这让我很沮丧,总不可以为了理想而饿肚子吧!随后,我把剩下的积蓄全部投入到一个名叫“外贸课堂”的培训中心里,这样我算是重新做起跟外贸相关的老本行,这类培训的生源更多地来自高校而非企业——因为武汉的外贸企业少。

最后,谢谢已经开始给我邮箱里投信的热心网友们,我真的感到非常温暖和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