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小思思的第一个生日

亲爱的小思思,

我是妈妈,今天是你的第一个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去年凌晨三点三十九分,你刚出生,浑身湿漉漉地被包起来,搁在我的床头,脑袋因为产道挤压而呈长条形,脸儿红通通地带着皱纹,我满脸尚是汗水,喜滋滋地望着你这个小东西,你看上去是多么多么……丑啊,但我那个时候就感到内心深处有一种渐渐变大的暖意,是一股我初为人母尚未认真想过就已经来临的爱意。

从此我们彼此形影不离地陪伴了七个月,有时我只是看着你睡觉,就可以足足看上几个小时不厌倦,我盼着每个月把你抱到你姥姥那儿时,她对我说啊,小思思又长大了,因为在我的怀里,你总是那么小,似乎没有长大,我只有从每个月数码照片里,才能看出你成长的端倪。

七个月后,你断奶了,妈妈离开了你,去了深圳,重新开始工作。

听说别人家的娃断奶都会哭闹一个礼拜左右,你却在我抵达深圳的那个夜晚就安心地喝上了牛奶,我在电话这头反复不停地与你姥姥确认,是真的么?之前完全都不喝牛奶的呀!你这么小就这么乖巧,不知是纯粹的意外,还是老天照应!

起初,我大约2个礼拜就回去看你一次,后来延长到每个月回去探你。每一次走进家门前,我都很担心,担心你睁开眼后,给我一个陌生的表情,撇开我的手臂,失去对我的记忆……而每一次这种操心都显得如此多余,你的记性是那样好,你一看到我就毫不吝啬地给一个足以融化全世界的笑容。

你是如何学会爬,如何喊出第一声家家(湖北话:姥姥的意思)而不是妈妈,如何在家翻箱倒柜地做大破坏,我都没能亲眼所见,连你的第一个生日庆祝,我也只能匆匆在恰逢周末回去的当口给你办了个周岁宴,只请了亲人庆祝,夜晚让你在草席上抓周,你面对一堆杂乱的东西,思考良久,猛扑向计算器……你姥姥大叹,都不抓钱……又是个穷丫头。

我倒是挺高兴,因为我觉得这大概意味着,你的数学会比你这个笨老妈强很多。

还有四分钟,你的生日祝福就快失效了,我匆匆写下这封信,虽然知道千言万语也道不尽这一年多的感受,但我仍希望每年都能写给你一封信,等到你认识字、喜读书的时候,拿给你看,看这一年又一年,我写给你的信。

爱你的:

妈妈

 

 

外贸课堂答学生问:(8)一系列关于装箱单的问题

关于这个系列的说明,请点此文,看开头部分。

以下这个问答给我带来的启示是,问问题要尽量给出背景,回答问题也要学会引导对方告知最重要的背景,否则会事倍功半。(Pin)

来自:多格 (南京)
时间: 2011-05-24 15:56
话题: 老师,请教您个问题

第一轮问答

多格说:
老师:
请教您个问题啊,麻烦你帮我看看,谢谢了。
提单已经货代公司已经给我们了,然后我们这边要做装箱单,要一摸一样的吧,就是重量尺寸什么的?还有供应商给我们装箱单了,然后那个上面写了重量215#,是什么意思啊,没见过~。现在提单和供应商给我们的装箱单好像不太一样,我要怎么处理呢,我应该按照哪个来?

Pin说:
你多给我些背景情况:

1.你们这批货是以什么支付方式成交的?T/T还是L/C? T/T的话,单据上的数据有些不统一还没太大关系,但是L/C就不行了,一定要单单一致,单证一致。

2.按一般的顺序,是先有Packing list再有B/L,B/L上的数据都应该按照当初供应商提供的提单数据来缮制,我估计是你们作为贸易商和供应商以及货代没有事先沟通好的结果;

3.供应商提供的Packing list上的疑问,你直接电话问供应商215#是什么意思,没有必要猜;

4.“现在提单和供应商给我们的装箱单好像不太一样”——是好像不一样,还是确实不一样,不一样在哪些地方?一般情况下,当然按照供应商的确认正确的装箱单的数据来,但是如果是为了赶货期,提单又不是很好改,又不是L/C支付,那么修改下装箱单会更容易些。

总之,你说的情况不太具体,我没法确切判断。

Regards!
Pin

第二轮问答

多格说:
老师:
我们和供应商是T/T付款,和客户是L/C付款。提单上只有毛重和体积,我们给客户做的装箱单上是不是一定要有净重和毛重?客户开给我们的信用证上没有注明说一定要注明净重,如果我们不写净重是不是这个装箱单就不正确了?写了净重是不是会违反单单一致?
我们已经问了供应商,他说215#是215英镑的意思,他让我们换算的,呵呵 学习了。

谢谢您!

Pin说:
提单上一般确实只有毛重和体积,但是装箱单是有自己的格式的——虽然这个格式不统一,但是基本的要素是要有的,装箱单上要有净重和毛重是基本常识。客户开的信用证上不给你讲要注明净重但并不意味着你可以省略这两项。

所谓的单单相符,意思是每种单据上若有相同的项目,就必须一致,譬如:商业发票上的总金额和汇票上的总金额要保持一致。

同样,提单上的毛重也不能跟装箱单上的毛重不一样,但是商业发票上有单价,而装箱单却不必显示单价。这是因为两种单据的格式不同,要求提供的项目也不一样造成的。

第三轮问答

多格说:
老师:
我们是一个中间商,供应商已经货发到中国港口了,客户直接去取货的,我们和客户之间是L/C付款的。

Pin说:
你已经交单给议付行了?有问题他们会退给你们修改的,如果他们审单觉得问题不大,直接给开证行也不无可能。

第四轮问答

多格说:

老师:

现在我们要寄装箱单给客户,让他们去提货。

Pin说:
不是说L/C付款么?单据应该经由银行交给客户啊?

是你们客户额外要你们给他们快递装箱单以便收货么?如果是这样,你们最好修改后再发给他们好了,便于他们收货,那这份装箱单与你们货款收到与否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银行根本看不到。

第五轮问答

多格说:
老师:
我们装箱单上不写净重,会被退回来,或者说会出现问题吗?

Pin说:
等一下,你们是做进口还是出口?你得把情况交代得更清楚些。

另外,你问的问题是装箱单需不需要更改,我的建议是最好改好了发给客户,因为装箱单修改并不困难,没有必要纠结。

 

最后一轮是唠嗑了

 

多格说:
老师:
好的,我们把它修改了吧。谢谢您了。
我们公司是做工程的,投标,中标后,然后给客户配备货物,主要是国外的供应商,是进口的,如果产品在国内生产就不需要进口了。
感谢老师不吝赐教啊

Pin说:
唉,原来如此,是我一开头忘问你是进口还是出口了,一直按照出口的逻辑在考虑你的问题。

不必客气,互相讨教,教学互长么,不知你们做的工程是属于哪个行业?

另外,我一直以为你是我的一个学生Chulu,是不是也弄错了?

多格说:
老师:
我叫Chengdandan,初来外贸乍到,呵呵 我们公司是做仪器仪表的,投标做工程的。
您真的是教学老师?呵呵。

-完-

逛了逛大芬油画村

今天一早睡了个懒觉,中午伏案太久脖子痛,下午想出去逛逛,于是就去了附近的大芬油画村。

介绍上说:“1989年,一个名叫黄江的香港画商来到大芬,租用民房招募学生和画工进行油画的创作、临摹,然后收集和批量转销(大都是销往国外),由此将油画这种特殊的产业带进了大芬村。”

我步行大约20分钟就到了那里,Celia说过,村子里有一广场,广场有一座大芬美术馆,说是深圳最大的美术馆。 村子不大,我居然没费多时就找到目的地,村里面还挺热闹——虽说是村子,事实上看上去有些像杂货市场。每个店铺都堆满各式各样的油画,是堆,不是摆,几乎重重叠叠地堆着,也有貌似画家模样的胡须老人在狭窄的店门口依着阳光斜斜地拿着油画棒斑斑点点地勾画,还有隐藏在暗处的,穿着旗袍(真是奇怪啊,这家老板娘真是穿着翠绿色的旗袍)的胖胖的老板娘,笑盈盈地托着腮望着门外。偶有听见叫卖声,大多店铺门口都用大红字书写着”画框、装裱、油画批发“。再晃进一家稍微宽敞点的店铺,里面坐着个白袍马尾男,在翻本画册,他的画挺安静的,以展现遥远的道路和海岸线为主,一只站立式电风扇在转,旁边还竖着个跟电扇一样高的牌子,上书:”大芬同行,抄袭可耻!“

武汉有一个类似的地段,叫黎黄陂路,那段路很窄,两边均匀地开着小画廊,狭长的店铺里挂着各式各样的装饰油画、临摹油画。我当时就以为潇潇想开这样的画廊,结果被她”鄙视“了,她要开的,当然是潇洒得多的画廊,存放一种叫做艺术且更值钱的东西。

不论是眼前的这个油画村,还是黎黄陂路上的画廊一条街,都与”廉价批发“这四个字牢牢地挂上了勾,Celia还说过,艺术类学生如果想做兼职,也是会批量拿回去一些临摹的工作,对着一些”指示“,绿色上多少,黄色添加多少,红少点,灰多点,斑斑驳驳出流水线上的油画。”熟手也是能赚钱的哦!“Celia对我说道。我说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看嘛?我不做这种事哦,手画断了也没几个钱吧?

走到大芬美术馆的面前,已经五点半了,玻璃门上了锁,大概闭馆时间是五点吧,我心想。广场上都是奔跑的孩童,站立的家长,还有逛累油画村过来长凳上休息的疲惫人群。

我大踏步走到美术馆的二层,吹风,看下面的风景,下面的一个穿深绿色制服的保安探头探脑地瞧了瞧我,觉得这女的大概没什么作案动机也就走开了。我留意到漂亮大方的美术馆反光玻璃墙上连贴着三张A4复印纸,上写“禁止攀爬!”

我啊,这一路上的各类”标语“都看饱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