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故事(4)

我和甜甜是幼儿园时认识的,小学又是同学,之后在不同的学校读中学,直到现在都是好朋友。

月票

放学后,甜甜要我和她一起去钟家村玩。

我:“太远了,要走两站路。”
甜:“搭公交克(去)。”
我:“我没带钱。”
甜:“我也没有。”
我:“那么样(怎么)搭车子?“
甜:“就说月票撒!”
我:“行不行呀?”
甜:“可以,你就指书包,说月票 !“
我:“要是查么办?”
甜:“不会地,我看到他们都是说‘月票’!
我们站在车站等。不久,来了一辆。
甜:“上吧!”
我:“等下一辆吧,这辆人好少!”
甜:“不要紧的!”

上车后没多久,售票员点一下甜甜的肩,甜甜说月票。她点了其他几个人,再点我,我像被烫了一样跳了一下。

售票员皱眉问:“你的票呢?”

我:“哦!我的票!”

我低头佯装找钱,裤兜里,上衣荷包里,我知道自己没有,但还得不停找,心跳得极快,觉得快死了。售票员嘴巴里发出不耐烦的砸吧声,我头低进胸口里,还能在哪里找?对,在书包里找,我知道自己没有,还得继续找,我会不会被捉到公安局?

我手在书包里捞,捞到书包底下纸屑和绒绒的带灰的毛,最后,在书包底一角的接缝处捞到两毛钱!两毛钱!刚好够买一张票!售票员拿了钱,撕了一张票递给我。

甜甜磨到我身旁,我惊魂未定地拽着车票。

下车了,我对甜甜说 :“我刚才差点赫(吓)死了!”。

回家没敢再搭车,走回去也没觉得远了。次日,我将这件事写进周记,甜甜被语文老师全班点名批评,我挺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