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真的不能大幅升值吗?

9月24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通过人民币汇率法案,9月29日,美国会众议院以348比79的投票结果通过《汇率改革促进公平贸易法案》,旨在对低估本币汇率的国家征收特别关税。该法案授权美国政府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加征20-40%的反补贴税。

目前,中国国内具有代表性的主流说法是“人民币并不具备大幅升值的基础”,因为中国企业的利润率只有2-3%,最高也只有5%,如果人民币真的按照美国议员的要求升值20-40%,大多数企业就要关门,工人大量失业,农民工回到家乡,中国社会就会出现动乱。

上述说法的理由是:本币升值不利于出口——在商品成本一定的前提下,本币升值,对外出口报价就必须提高,市场竞争力下降(也就是俗话所说的:“一个便宜三个爱”。),产品卖不出去或者接不到订单,企业就无发生存。

真的如此吗?

降低成本才是问题的关键。

如果人民币升值20-40%,产品成本相应降低20-40%,对外报价不是也不会提高吗,不是保持原有的竞争力吗?(不做外贸的人,大多不了解国内的加工贸易对原料进口的依赖。)

中国通货膨胀率持续高企(统计局的CPI都报出3.5%了,实际上还要高得多,因为统计局的数据与企业、民众的感觉总是不一样),导致企业的生产成本上涨。通胀的根本原因有二点:一是人民币价值低估,升值预期导致热钱大量涌进国内,流动性过剩抬高物价;二是国产原油与国际油价接轨,基础原料的价格上涨已发各种国产原料的成本的上涨。

我们先看一下2009年中国出口情况(录自统计局公报)

我国出口商品中55%以上是加工贸易产品。轻工产品进7出10,高科技产品进8出10。除去运保金,加工费往往在3-5%。

如温总理在美国演讲时举的ipod播放器例子,美国市场卖价299USD,中国只获得4USD加工费,人民币升值40%,加工费变化如果为1.6USD,仅占售价299USD的5.35‰,能够影响竞争力吗?

再考察2009年中国进口情况(录自统计局公报)

由表2可见,除了加工贸易的进口料件外,几乎多是铁矿石、煤、原油、铜等基础原料,人民币的大幅升值可以使进口成本大幅下降,直接导致生产成本的降低。

这就是为什么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卡恩都劝说中国决策层“人民币升值可以缓解中国国内的通货膨胀”原因所在。

国产原油与国际原油价格接轨是导致国内通胀的另一个决定性因素。由表2可见,2009年进口2亿吨原油,平均油价60USD/bbl。国产原油成本不应该超过1000元/吨(1998年,陕西延安炼油厂收购民营油企的价格是680元,已经考虑将近50%的涨价),折合13.70USD/bbl。原油涨价会导致成品油、液化气、天然气、塑料、农膜、化肥等等诸多基础原料的同步涨价。

任何国家都会用国产低价原油平抑国际高价原油,控制国内物价。唯独中国采用以接轨哄抬国内价格的手段、人为制造通胀,确属天下奇观。

至于国家发改委对原油价格接轨的解释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最早的解释是说国内外价差太大,控制不住出口。这是天大的谎话。我国原油进出口经营权基本上是由国资委管理的四家大型国有企业(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公司、中国联合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珠海振戎公司)垄断的,国家相关部门一声令下,哪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口原油?

后来找了另一个理由:中国是世界加工厂,如果原油不接轨,通过出口产品补贴全球。如果这是真实想法,价格接轨也是最笨的举措,因为陪斩的是国内经济的牺牲。只要稍懂外贸的就知道,对出口商品加征出口特别能源关税就能解决问题。中国商品倾销、补贴,无所不用其极,国内能源价格低廉补贴产品不是比直接补贴更为隐性吗?

人民币的缓慢升值显现预期,套戥机会驱使热钱涌入中国,外汇占款的激增进一步推高通货膨胀。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

我的观点是:坚决执行既定的宏观调控政策、清理违规资金,终止原油价格接轨的错误举措、消除通货膨胀导因。在此基础上,承认购买力平价汇率理论,尊重市场供求关系、真正实行盯住一篮子货币政策(公布一篮子货币的币种及权重),一次性大幅调整汇率,实现清洁浮动。这才是人民币走出困境的唯一必经之路。

为什么总是有人认为人民币被严重低估

今年三月份我曾在BLOG上发过一篇《如何理解克鲁格曼对人民币汇率的指责》(一),抱歉我总爱写系列,却少于完成。其实,《如》的草稿早已写好,但总在雕琢,因政经之间相联甚密,涉及的面又太广——谈多了枝节太多,谈少了又不够透彻,实在难办。

在那篇文章中我抛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人民币是否被严重低估?主要是通过罗列一些数据来分析的。

目前,人民币汇率问题比之当初有了更热烈的讨论余地,但大家在争执到底是升值还是不升值之际,还是忘记了核心的问题:到底人民币的价值有没有低估。因为,只有明确了这一点,才有可能根据我国当下局势,预测其升跌。

为抛砖引玉,我不妨换个写法,单独就这一论题成文如下。

人民币一直实行的是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1993年底以前,中国官方汇率为5.47元/USD,少量企业自留外汇可以自由交易,汇率一度达到12.01元/USD。这种汇率双轨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禁止成员国使用的(我国于1980年4月17日恢复在该组织的代表权)。1994年1月1日中国实行汇制改革,将汇率定为8.70元/USD。

国际社会、尤其是东南亚国家认为中国以邻为壑,人民币的大幅贬值使得东南亚国家出口商品(多为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市场占有率急剧下滑,经济泡沫开始破灭,索罗斯之流趁机攻击,才导致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

从1984年的1.46元/USD至1994年的8.70元/USD,人民币贬值幅度为499%。

Paul Samuelson 《经济学》第16版中以中国国内生国产总值(GDP)为例说明购买力平价(PPP)理论汇率。

1994年,中国GDP为43800亿元(见国家统计局公报),按照中国官方汇率折算为5,220亿美元,世界排名在100位以后。世界银行按照PPP理论汇率折算为24,720亿美元,世界排名为第四位。两者相差4.74倍。遗憾的是中国政府向来不承认购买力平价汇率理论,仅在2007年派团参加世界银行关于PPP理论汇率的研讨会。中方认为,虽然PPP理论汇率广为各国承认,但是它只能反映消费而不能反映财富。

购买力平价理论是一种研究和比较各国不同的货币之间购买力关系的理论。最早见于1804年,针对方兴未艾的国际贸易,一位英国经济学家首先提出。瑞典经济学家卡塞尔(Gustav Cassel)在1922年出版的《1914年以后的货币和外汇》一书中,以较成熟的形式提出了汇率如何决定的购买力平价论。这一理论被称为购买力平价说(Theory of Purchasing Power Parity,简称PPP理论)。

国内广为流传一种说法,今年二季度中国GDP 超过日本,使众人兴奋,使日本不安。其实早在2007年,就有40%的美国民众认为中国的经济规模超过了美国。

又及,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报数据,中国农村2009年的贫困线为1196元/人•年。

国际贫困标准(International Poverty Line Standard)联合国教科文卫组织则规定:人均食物支出每天低于1.25美元为贫困线的最低标准;低于2美元为贫困线的标准。这就是联合国确定的贫困线“国际标准”。

有人认为中国政府降低了贫困线标准,如果是人民币汇率问题呢?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执行的标准不会离联合国标准太远。我们权将中国农村的贫困线1196元/人•年与联合国的最低贫困线等值,则有1USD=2.62元的结果。

你们说,人民币被低估了没有?

中美贸易平衡与全球贸易平衡

Cumulative Current Account Balance 1980–2008 based on the IMFdata.

(图片来自wikipedia,数据来自IMF, 图片中红色代表贸易逆差,绿色代表贸易顺差)

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如今成了众矢之的。

从鲍尔森到盖特纳莫不认为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的高储蓄率及美国的过度消费酿成至今尚未走出的经济危机。

不断增长的中美贸易顺差激怒了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9月24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已经投票通过了人民币汇率法案,将于下周提交众议院全体会议审议通过,授权美国政府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加征20-40%的反补贴税。面对中期选举困境的奥巴马绝对没有小布什的魄力,只要众参两院通过该法案,奥巴马必然签署。中国出口将遭受灭顶之灾。

中国流行一种说法,中美贸易差额之所以巨大,是因为美国至今坚持1989年以来对中国实施的高科技产品、武器禁运政策。否则,中美之间的贸易就能达到平衡。所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就有了“人民币升值无益于中美贸易平衡,解决不了美国的失业”的说法。

目前,美国失业率一直高居10%左右。为增加就业,奥巴马提出5年内将美国的进出口总额翻一番的目标,迫使人民币大幅升值就成了美国政府的当务之急。

企图指望美国解除禁运、实现中美贸易平衡来平息美国国会、政府的怨气,持这种观点的人们完全不理解中美贸易平衡与全球贸易平衡之间的差异

2009年中国的货物出口超过德国成为全球第一。但是,美国2009年的进出口总额达到4万亿美元以上,几乎是中国进出口总额的2倍。也就是说,仅仅依靠中美贸易平衡是解决不了美国的就业问题的

今年5月,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在对美国大学生的演讲中谈到,美国由中国进口的货品,大部分都是属于劳动密集生产型的货品,美国的工厂已经不再生产,只可以选择由中国或其他国家进口。中国产品的价格,较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便宜,如果将人民币升值,只会令美国进口的中国产品价格上升,影响美国的消费开支和就业。美国压人民币升值,会让美国民众花更多的钱应付生活。

曾经有人说中国的经济学家中林毅夫是离诺贝尔奖最近的人。林先生的上述表白,令人莫名惊诧。

因为,增加出口是美国的唯一选择,而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美国是否能花更少的钱买谁的货,而在于美国的货物、技术、服务卖给谁?

当美国的进出口总额达到8万亿美元水平时(奥巴马称的从目前的四万亿翻一番),中国的GDP还不可能达到如此水平。美国产品除了卖给欧洲、日本、中国以外,更要依靠提升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实际购买力

林毅夫所说的“中国产品的价格,较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便宜”正是人民币必须升值的关键。

联合国有195个成员国,还有像台湾这样的非联合国成员经济体。尽管中国高层一直坚持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的说法(其实中国加入WTO时8.5%的农业补贴就将中国从发展中国家中除了名),但是不能不承认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地区)比中国穷得多。中国产品的价格没理由“较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便宜”。除了倾销、补贴以外,人民币价值的低估使中国产品不可思议的便宜。一个便宜三个爱,中国产品“价廉物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同质产品完全没有市场。想当初,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可以大言不惭地对曼德尔森说,你们去造飞机、电脑,让我们来做衬衣。总不能让那些比中国更落后的国家去发展高科技产品吧。

当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通过出口赚取了外汇,才有能力进口,美国产品、技术、服务才会有更多的买家。这就是奥巴马所称全球贸易平衡问题之所在。

花莲行观后奇思

凤凰卫视杨锦麟先生6月21日有一期《走读大中华》,邀请了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先生一同走访台湾花莲的精细农业,看完后颇感动。

宋楚瑜先生曾担任台湾唯一的民选省长,他曾走遍台湾309个乡,大力推广花莲的有机农作物。

宝岛上的有机无毒农业包括机米、山苦瓜、大西瓜等,农会建设了大冷库以及瓜地里的自动浇灌设施。由于花莲是一个多台风侵袭的地区,政府的农贷救济补偿措施,令实施有机农作物生产的农户得以利益保障。至今为止,花莲的农户已有50%接纳了这种精细农业的耕作方式。

看完后,感慨万千,不禁想:如果大陆的农户也能得到如此的“呵护”,该有多好!

突然,我联想到了如今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产生了一连串的奇思怪想,之所以称“怪”,是因为会伤及某些l利益集团,所以实现不了,只能是想想而已。

目前,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在6.7左右,今年3月14日,我国宣布“人民币价值没有被低估”,表现出人民币坚决不升值的决心;6月19日,为避免在G20会议上成为众矢之的,央行宣布放弃钉死美元的措施,重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虽说我们强调的是汇率有升有跌,但是在一直强调中国经济较快增长、今年财税收入可能高达8万亿元、出口恢复到金融危机以前的水平……人民币除了升值,有贬值的借口吗?

国内反对人民币升值的很多,除了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外(如房地产泡沫之所以形成,正是人民币升值预期导致热钱涌入,巨额的外汇占款所致;人民币缓慢升值也符合房地产维持泡沫的需要),此外,还有不少目光短浅的善意傻瓜,他们担忧“人民币升值将导致企业倒闭——大量失业——社会动荡”。

的确,中国的比较优势就是低素质的劳动力资源丰裕,如果放弃劳动密集型产业,结构性失业难以解决,而绝大多数农民工不适应高科技产业的素质要求;另外,从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向创新型经济,缺的不是资本,而是创新型人才,但目前中国的教育承担不了培养创新型人才的重负。

但是,我国外贸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两头在外的加工贸易,占出口总额的55-60%,因此,出口企业们并不担心本币升值,进口料件的同幅度降价使该类型企业能够承担30%的升值幅度(压力测试的结论)。

而且,如果我国大量进口各种资源,本币升值降低原料成本,反倒有利于控制通货膨胀。

农民工大量失业是必然的。出路何在?台湾花莲的精细农业不正是发展的方向吗?农村城镇化是必然的发展趋势,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亦有提及。现代社会城镇人口应占到总人口的75%,靠农民工进城打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如何理解克鲁格曼对人民币汇率的指责(1)

克鲁格曼 美国经济学家 诺贝尔经济学家得主(来源:资料图)

上上个礼拜,我粗浅地谈了下中美矛盾的几个常识,最后的落脚点在汇率问题,前几天温总答记者问一开头也被问及这个话题,可见全世界对于人民币汇率都持有很高的关注。

今天,我想继续这个复杂的话题,可能要分几次谈。

(一)人民币是否被严重低估

今年伊始,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撰文《中国新年》,再次指责中国实行重商主义政策——人为压低本币汇率,让人民币与美元挂钩。他指出,推出这种举措是“损人不利己”,损害了全球经济的增长。

随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吕随启、中信银行国际金融市场专家刘维明、太平洋证券研究所所长向松祚、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所研究员何帆等国内专家、学者对克里格曼进行批驳,凤凰卫视的经济评论员朱文辉在一次节目中数落道:“他的水平并不高,若不是预言经济危机的爆发,也不一定能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国内专家们酸溜溜的评点似乎在说,这个一向对中国毫无恶感并对中国经济多有溢美之辞的克鲁格曼是突然错乱了。而我却更倾向于仔细分析下克鲁格曼的指责,进而理解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那么,人民币汇率是否如克鲁格曼所说的“被操纵”和”被严重低估”了么?

我们先看表一,这是1985—2007年中国外汇储备与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变化:

(表一)

 

从上面的数据不难看出,1984年,人民币兑美元为1.46,到了1994年实行汇率改革时,人民币兑美元一下子从5.47贬到8.70。短短十个年头,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自主贬值高达499%。

这里是1984-1994年中国GDP及国家财政收入一览:

(表二)

 

 

中国的汇率理论认为,决定汇率的长期因素是一个国家的经济状况和财政收入(起决定作用),经济好转,财政收入增加,本币的含金量提高,本币升值。影响汇率短期波动的因素为利率水平、国际收支状况、各国的汇率政策、投机活动及重大国际政治事件等。

而从表二的数据看来,事实却不是理论所述:中国的GDP一直在增长,财政收入也在持续攀升,而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却在一路贬值。我国的汇率理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仔细看,我国的汇率理论仅仅是套用了金本位理论。本币含金量如何定义?财政收入增加与本币含金量是什么关系?与本币发行量又是什么关系?完全没有定量的分析。但就是这么一个没有理论的理论,却“统治”着国内教坛——至少现有的教科书上,没有一本不是这么写的。

实际上,只要是学过国际金融的都知道,中国所谓的决定长期汇率的因素(经济状况及财政收入)只是短期波动的影响因素之一,其他还包括国际收支状况、利率水平、通货膨胀等,而决定一国货币长期汇率水平的是购买力平价(PPP)。

购买力平价理论的基础是“一价定律”(Law of one price),即如不考虑运费及关税,同一货物在不同的国家应该以相同的价格出售。可以说,这就是早先的GATT和如今的WTO的“非歧视原则”在物价上的体现。

1994年,中国的GDP为43800亿元,按年末人民币兑美元汇率8.691元/USD折算为5040亿美元,人均GDP 420.53USD(年末人口11.985亿,以上数据见国家统计局统计公报)。但是,世界银行根据PPP理论汇率折算的中国GDP为24720亿美元(人均GDP为2062.58USD),中国的经济规模全球排名第四!(以上数据见Paul Samuelson 《经济学》第16版 汇率部分,但是按照中国官方汇率计算的GDP为5220亿美元)。

2006年,国家统计局初步核算GDP209407亿元,折合26817亿美元(年末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7.8087),人均GDP为2040USD(年末人口13.1448亿)。同期世界银行按照PPP理论汇率折算中国GDP为11.7万亿美元,已然全球第二!人均8900USD,早已超过发达国家水平。

2007年国际货币组织、世界银行年会上有专家认为对中国的经济实力高估40%,即将2006年GDP调整为83570亿美元,人均6370USD,计算下来,中国还是属于一般发达国家水平,仍居全球第二,是日本经济规模的2倍以上。

购买力平价理论汇率是国际公认的,而中国一直拒不承认,仅在2007年底由央行派员组团参加世界银行的PPP理论研讨会,被世界各国视为中国即将承认这一国际公认理论的前奏。但是在次年春季广交会上,中国商务部一位高官又声称“购买力平价只能说明消费,不能说明财富”!中国如此反感这种国际上普遍采用的理论,看上去匪夷所思,实际上有其深意。不难推测,如果中国老百姓知道中国已然不是发展中国家,人均GDP十分可观,而自己兜里却没什么钱的时候会怎么想?这个国家的贫富差距要大到怎样惊人的程度,生产能力要低效到何种水平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世界银行(或经济合作组织)的PPP理论汇率是按照3000多种与国计民生休息相关的商品的国际平均价格来计算的。根据PPP理论汇率,人民币兑美元应在2.50元/USD,即1985年中国的汇率水平。正因为如此,包括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普遍认为人民币被中国 Z F 操纵,严重低估。

也许有人会质问,人民币汇率升不升值跟其他国家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老拿这个说事儿?另外,Z F不是老是强调,希望其他国家不要对人民币汇率问题指手画脚,不要触犯我们国家的主权么?他们怎么这么无聊呢?

等下一次,咱们再一起聊聊被低估的人民币对于世界经济的影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