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笑

前天晚上讲座前,与F和L去学校附近的小餐馆吃饭。

席上聊起F以前带过的两个大学生,说是一天F正在嘲笑那俩学生奇滥无比的英语水平:“你们两人该不会连英语有几个字母都不知道吧?”

其中一学生正色道:“老师你也太瞧不起我啦!英语字母有几个我还不知道?不就是二十三个嘛!”

话音刚落,另一学生几乎笑出眼泪,撑着课桌角,大声嘲笑:“哈哈哈哈哈,什么?二十三个英语字母?哈哈哈哈,明明是二十四个呀!!!”

格兰仕冰箱

我 “家”(租处)才刚买了冰箱,以免每天买菜就是左思右想要找些耐热的食物免的隔夜就馊了,于是一咬牙一跺脚买了个家电下乡的格兰仕冰箱——好怪啊,格兰仕也出冰箱,那感觉和当年看到“一枝花”出矿泉水一样。

备注:“一枝花”是当年在武汉乃至全国都很有名的洗衣粉牌子。

NB的名字

不知是那个好事之徒,从百度百科找到“操高潮”这个名字,令他一下子红遍大江南北,看来,人要红,名字很重要。你一定没有听说过,谁是因为自己名字特别好听而被“传唱”的,当然,恋爱中人除外,在他们眼里,阿红,小军这样的名字都是极品。

前天看到另一位好事之徒,从开平海关的某现场人员名单里找到另一枚劲爆的名字——请见倒数第二行。这就不是父母取名的错了,要怪怪祖宗。

我小学的时候耳朵总不太灵光,喜欢听错话。(其实现在也经常这样)有一次,校园广播站正在播放一长串名字,念到一个同学,名叫“张明艳”,我硬是听成了“方便面”。

大学的时候,上体育大课,老师点名时,也很有趣,因为有个男生叫“曾英俊”,另一个女生叫“李美丽”,正好一对儿。刚开始,这两人还回答“到!”,后来每次念到英俊,男生就一起起哄说“到~”,还是拖音。

我把这个笑话告诉一个女友时,她眨巴眨巴眼睛说,我这里也有一个好玩的名字,姓龚,龚自珍的龚,名是安全的安,菊花的菊。

我念出声,龚——安——菊。

达芙妮

暑假前我们布置了一场外贸单证的考试,监考时,兰丸发现我头一天刚买的新凉鞋,小声对我说:“啊,鞋子挺漂亮,哪里买的?” 我微笑并压低声线道:“达……芙……妮”。

话毕,她错愕地看了一下我。

稍后,我们沿着正在考试的学生走了一圈又碰头,她才恍然大悟,轻声道:“哦,原来你说的是达芙妮,我刚刚以为你在说

“就不告诉你……”

空调和阿成哥

家中空调漏水,可漏一大脸盆。我可不想再拿一只桶来接水,于是叫来维修师傅来检查,说只是因为窗外接水管没有剪开让它放水?话说,其他家里的空调都是呼啦啦地将空调外面的管子甩在窗外任由其放水吗?算了,不追究了,在此问题上,毕竟维修师傅最大,他这么解释的,我也没辙,问题毕竟解决了。

当空调风呼呼地吹向我的脑袋时(挂式空调),我突然想起一个人——阿成哥。

夏天里开空调,常常见人站在空调前吹风,阿成哥就喜欢这样。

他是个瘦子,可偏偏比胖子更怕热,在工厂时,他是裁床主管,裁床属于车间,是不会安装空调的,所以间隙他常常跑进办公室吹风。别看他属于生产部门,但是平时也很爱俏,雪白衬衣,浅蓝仔裤,手腕上不知名却肯定不便宜的大块手表,胸前永远挂着一条粗金项链(香港人果然都爱戴这种粗链条?跟电视剧似的。),另有一红绳穿起的白玉玉佩(可能是阿成嫂送的)。

有一次有人劝他不要这样吹,一冷一热容易感冒。他笑道,我往这里一站,可打一中国成语。

我们纳闷,问什么成语?

他答道:“金玉满堂”。

这时候,修车师傅也跑来敞开他长满胸毛的胸膛说,你那是金玉满堂?我这是什么?

阿成哥“仔细”看了下,说道:“恩,除了点胸毛,你这里倒也干净,也是一成语,乃‘胸无大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