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了……

这期名人面对面,采访的是周立波。我前几天在BLOG里推荐过他。

听完这位“话崩”说完他所有的话后,我终于遗憾地意识到我之前对他的理解是错误的。

这个认识是从某些话中体会到的,现摘录如下:

许戈辉——以下简称许;

周立波——以下简称周。

许:我也发现你的内容里面,有很多是在调侃时事。

周:   呃,对,调侃和讽刺。因为调侃和讽刺是两个概念。讽刺当中可能有尖刻,调侃完全是善意的。

(从上面这句话里开始,味道就变了,原来他并非在讽刺,而是在善意地调侃。)

许:这也是你规避政治的一种手段,是吧?

周:呃……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但我对时事感兴趣。只不过是时事包裹了政治……

(不是规避政治风险,是彻底剥离,明哲保身。)

周:周立波,你真有勇气,你怎么敢?(指的是周立波模仿现任领导人)我说你们不要用敢和不敢,因为什么?现任领导人,第一,肯定是我很崇拜的领导人……我喜欢温总理的那种诗人式的浪漫……

(看到这里我就知道自己彻底错了,关于“扔鞋事件”,他的态度是觉得中国扬了国威,美国丢了大脸。)

周:(关于“把玩”政治,模仿领导人等)很多观众提醒……但是我没有接到来自任何政府部门的压力,没有,一点儿都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具有时事情怀的人,所以我知道“底线”。宗教、信仰、隐私,我们不能触碰,其他都可以,现在我们的言论已经非常自由啊。言论已经自由,只不过是你认为,啊这个不能说。政府没说你不能说。我们胡主席不是说了吗,2008,言论将更加自由吗?我是最听我们胡主席的话的。

(啊,底线!)

周:我的生意有三起三落,我92年、93年运作的资金已经几个亿了。做投行嘛。呵……帮人存款、还贷……手拉手这样。后来又做过房地产策划,做过家庭装修、居室装潢。当时96年我是上海排名第三的装潢公司老板,反正后来,就干着干着……反正就是说我是一个……经商方面的天才,但是我是一个守财方面的蠢材。……给人骗过,也骗过人。因为生意就是骗来骗去嘛!

许:哎,待会儿,但是不一样。给人骗过,有可能是因为善良,有可能是因为笨。但是骗别人,却是心地的问题……出发点的问题,这两个可不一样。

(这一段周立波谈到他曾在生意场上的事情,我有点奇怪,一个从前的滑稽届的明星,一出来就这么大声势地做生意,本钱哪里来的?暂且搁下……我觉得最令他尴尬的一点就是以上许戈辉评论他骗人的那段。至于他的回答,你们自己看看吧,他一定是有点觉得“言多必失”了。)

周:其实我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其实海派清口,就海派清口而言,我不会走出上海。因为文化需要共鸣需要沟通。只有在这个气场,这个城市,在这个人文地理环境当中,我才会感觉如鱼得水。出去呢,我会紧张,我会引起不适。

(总之,我意识到:上海滑稽届的这位明星,不是在针砭时弊,他的调侃是变相的歌颂,只不过谁也没想到,拍屁也能拍得这么妙趣横生。另外,他也在不停地、狭隘地唤起,那些失落的上海人们,心中莫名其妙的自信。)

周立波的海派清口

周立波模仿温总片段
周立波,男,1981年进入上海滑稽剧团学馆,成名于20世纪80年代末,上海青年知名笑星。他表演时梳着小分头平头、着得体西装,再加几瓶矿泉水。不换装,不休息,一个人,一张嘴,一个提示夹,撑起了一台海派清口表演。(资料来源:互动百科我的评价: 很久没有看传统曲艺的冲动了,即使在郭德纲最红的时候,或小沈阳最走俏的时候。惊鸿一瞥,此人居然将“反讽”回归于最适合它存在的艺术形式中,令人在喷笑之余,看到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