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沧海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若当年我读的不是林少华翻译的《挪威的森林》,两页之下,就不看了吧。

节选一

“今天是2005年8月5日,星期五。夏威夷考爱岛。北岸晴得令人吃惊,响晴响晴,一丝云絮也没有,近来就连云这一概念的暗示也没有。我是七月末来这里的。像以往那样租个公寓套间,趁早上清凉的时候伏案工作,比如此刻在写这篇文章——关于跑步的信马由缰的文章。”

节选二

“持续性上无论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分。
      
 ……厚厚的云层从大海那边赶来罩住头顶,催生一阵细雨,而后像是说“有急事”似的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林少华

节选一

“今天是二○○五年的八月五日,星期五。夏威夷的考爱岛。北部海岸。晴空万里,爽朗得令人瞠目。纤云也无。此时甚至连云彩这一概念的暗示都不存在。七月底我来到此地,一如以往,租了一套公寓,早晨趁着凉快的时候伏案工作,比如说此刻便在写这篇文章,关于跑步的、自由的文章。”

节选二

对待持之以恒,何等小心翼翼亦不为过。

……厚厚的云层从海面上飘来,遮蔽了头顶的天空,下了一阵细细的雨,便仿佛“俺还有急事要办”似的,就这么一去不返了,甚至来不及回眸一顾。”

——施小炜

相关阅读:

 

文汇报 《村上新作“换手” 译者互不买账》

豆瓣书评

By anne lee

试比较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林、施的译本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