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什么可以回忆的?

饺子

09年吃了很多顿饺子,包括自己包的,超市买的。思念和三元的饺子逢周末就“买二送一”,我的冰箱里全是他们的打折货。

上半年六月份组织了一次全国性的考试。下半年就决定放弃这个项目了,因为截至到09年,全市的考场,唯一履行“严肃考风”的,仅剩下我们一个机构。

生活就是五谷杂粮,我却开始偏爱各种调味品。菜场里逛到各种香料,每样凑一点点,十块钱以内打包回家。

照片 010-免费相册

公司的小灵通比现在自己用的手机还漂亮一些。如今的电话簿已经装不下太多人名,只能“另存为”,所以名录被“尤为精选”。

八月,火炉武汉,绿豆汤千层饼相伴。

照片 015-免费相册

超市买了一只0.7元的乳白色杯子,乐了我一下午。

照片 017-免费相册

这是一只常来我家逛的猫,我没给它喂过鱼。

照片 014-免费相册

丰盛的晚餐,有时觉得只有吃进肚子里的,才是真正的幸福。

 

每年都像是传教士一样在各个高校做讲座,一直相信只有一步一个脚印才能走得更远。

年芳几何

老妈电话说今天差点真的忘记是你的生日,不过,女儿的生日就是妈妈的受难日,怎不见你给我拨个电话?

我倒觉得,是下意识里,老妈不想承认女儿已经奔三了,一切她觉得我该在这个年龄去做的,都尚无着落——重点当然是婚姻和孩子。

我对自己生日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二十二岁,以后的岁月,仿佛每次都是在重复这个二十二岁。因为二十二岁一过,很少有人问起我的年龄,一旦问起,我也要掰着手指头算下,出生年月和当年的年份之差,稀里糊涂的。

最近各个带有社交性质的网站上都流行投票,譬如女人最不能控制的欲望是以下什么东东:A包包B鞋子C护肤品D车子E房子F美男……我选美男,然后加了一句评论“至少是个活物。”

其实投这个票基本没过脑子,就觉得前面几项对我的吸引力都不及个把活生生的人。既然没有女的可选,就选美男也是赏心悦目的……回头一看,已经有人留言“批判”我是好色之女。

我笑笑,点击进去几个选A—E的女人的评论页面,果然又被鄙视为“现在的女人,真是太物质了!”

总之,由得别人去说。

不是物质,就是好色,黑白分明,非此即彼……那个是少女时期,既然自称女人,当然要麻烦和复杂一些。

前段见有女人描摹青涩的爱情,引发多人响应,抒发当年的细腻敏感。我心有所动,却没有动笔跟风写上,想着那些陈年烂芝麻,今提起会不会是“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爱过几个人渣”的俗套总结?

好吧,好吧,让我还是回顾一些片段……恩,我发现那些动人心魄的,还是那种深藏在心,毫不外泄的情感。

童年时被同学传出“谣言”,XX爱XX,两人为辩“清白”,互不待见,几乎没有说过几句话。

毕业后有同学聚会,互留了学校的地址,不久接到一封来自对方的信。我把它压枕头底下,每日拿出来看看,安心入眠。

若干年后,有人提及,小时候多么幼稚,邮票正规贴,表示正常关系,对你没感觉;邮票倒贴,表示喜欢你……我一惊,问那人,倒贴表示什么?她说:“表示喜欢你。”

这才意识到当年的那封信上,邮票是倒的。

还是不愿意相信,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也许是真的不小心贴反了,自己在瞎琢磨什么呢?

再是暗恋某人多年,从未表白,硬是要做人家的“思想导师”,一副令人厌恶的姐姐模样——其实明明比某人小。结果某人对鄙人是崇拜多于爱恋,书信交往都是毕恭毕敬:什么时候考高分了,什么时候当篮球队长了,什么时候打区比赛了,什么时候又选上班委了……我都是点点头,觉得坏小子终能修成正果。

多年后,某人的一女友爆料说,当年他在校吊儿郎当,不思进取,喝酒打牌,课业荒废,倒是也写过信给她,却是开篇第一句,我们正在上课嗑瓜子,给你发两颗过来嚼嚼?打开信封,果然是瓜子壳散落一地。

心中不免失落,原来他在我面前表现的,并非真的他自己。他对我敬畏有余,依恋不足,其实是在表示距离。

幸而中学读书期间死守一条“绝不早恋”的铁律,所有情感藏于心底最深处,连自己都不觉得是暗恋。

有时我想,如果有天我能拉当年的某人出来喝酒,趁着醉醺醺的时候指着他鼻子说当年老娘爱过你,你可知晓?不知对方是何反应。不过马上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觉得永远不说破,确实更加美好。

如要赶上当年阅读爱情小说时遇到如上桥段?一定骂骂咧咧地说:“呸!我就不相信你能忍住不说!”

所以,

我得体拿捏分寸,你勿问年芳几何。

呵呵。

新居的院子

刚搬进来的时候,还没有开花,只有个花苞,等下过几天雨后,花儿就这么艳丽地开了。

这边种了一些蔬菜,旁边一片空地,不知道以后会种些什么。

地上还看得出刚下过雨,隐藏在绿色叶子中的那抹粉红,就是第一幅中的那朵花。

望过院子的铁门,外面是一个方形的池塘。

PS: 新居非新居也,新租的居所也。

图文/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