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级别

D老是将袜子很整齐地放在在我看来十分匪夷所思的地方,比如镜子前的台面上,餐桌边缘,餐椅上,地面上 ……我见到时,表情肯定不太好看。因着克制,我会静静地将袜子们拾起来,放到阳台的洗衣盆里。

我一旦开始这么干,他的眉头就会不自然地皱起,他说,你别忙活了,我待会儿会收拾。有时是我主动发话,拎起袜子问:”这个你还要再穿的么?”边说边往外拿,他伸出手臂摆出一幅要阻止的姿势。但我已经背过身去,投掷垒球一样将袜子投入洗衣机。

他啊了一声,动作和表情都僵硬一下,然后挑起一根眉毛,耸耸肩膀,嘴巴又安静地合上了。

我一直不太懂他这是表达了什么意思,直到有一天我们有空谈论起这件事情。

“它们放在那里并没有什么。”他说。

“可是,那可是餐桌餐椅,是吃饭的地方!你,袜子!我的天那!”

“哦呵,这就对了,你就该这么个口气说出来。”

“我克制点,倒还错了?”

“等等,这个跟对错无关。我和你之间,没必要这么客气。”

“客气?怎么就客气了呢?非要大声吼叫才好么?很粗鲁才好么?我是好声好气说话!”

“等等,不需要太客气并不等于大吼大叫,为什么要大吼大叫呢?”

“我们还是说回袜子的事情吧。”

“呃,袜子……在我眼里,它们的卫生级别和吃饭用的餐具是一样的。”

“一样的?这两样能一样?”

“为什么不能?我的脚丫能搁在餐桌上,擦过后仍然可以用来吃饭。我的袜子套在我脚上,洗干净了都能拿来当餐巾……”

“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用脸盆来盛饭的原因么?”

“是啊,这也是卫生级别问题……”

“怪论!”

“我们常常见到装修得极好的房子,卫生间角落却放着一把无比邋遢的拖把,上面黑油淋漓,甚至散发着恶臭……”

“拖把能有多干净?它们是拖把!”

“哦不,拖把也可以白白净净……”

那时的我们能将谈话进行到如此地步,最后不欢而散。

后来我明白,我们讨论的并不是卫生级别的问题,我们讨论的是生活习惯。我感到不满、愤怒,但我掩盖真实的想法,脱口而出其他的语言。为了维持我认为更为重要的表面的平和,我极力克制自己的怒火。而很显然,这种克制并不难被对方发现。并成为进一步争论或冷战的导火索——试想谁喜欢看一副臭脸委婉批评自己?

经过很长时间的争吵、争吵再争吵。各种被掩盖的语言被揭露出真实的意思,我越来越了解自己。

比如之前下班后我躺在沙发上犯困,看到他在旁边晃来晃去却不理睬我,就一阵烦躁。我内心呼喊的是,请拉我一把抱抱我安抚我。实际说出来的是:“我每次躺在沙发上你有没有把我拎起来的冲动?”

现在想想,这是一句多么匪夷所思的话,引发了如下鸡同鸭讲的对白:

“那你每次看我大便的时候有把我拉起来的冲动么?”

“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回答我呢?”

“你不觉得我这样回答你很快就会明白了么?”

“那么你的意思是拉屎和躺在沙发里是一个意思咯?在你的想法里,这两样东西是一样的,不应该被打扰?”

“那我问你,我每次大便的时候你想要把我拉起来么?”

“不想呀?”

“那为什么呢?”

“因为你在大便,拉起来会影响你顺利大便,会打扰到你呀!”

“哦。”

以上对白中双方大量使用“反问”,而非直接询问。我应该说的是:“我都瘫软在沙发上了,你可以拉我一把,把我送到床上好好睡吗,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视而不见?”

对我来说,示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尤其是亲密的人,所以这话被层层包裹,最终变成了一句别人听不懂的责问。

期冀对方能听懂话里的意思是不现实的,从一开始,不抱这种幻想,真诚面对自己的内心,将话好好说出口。

维持了表面的和睦,并不代表幸福,苦水不必强吞,倒出来试试才好。

如今,他再乱扔袜子,我会毫不客气地直接扔进洗衣机。

他留恋地望着那双袜子说:“昨天只穿了一上午啊!”

“又不是没得干净的穿,赶紧去换去!”

他不再皱眉不语,我也不再克制忍耐。D说,他要的就是这种“不客气”。我终于懂了。

PS: 我和D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名字为“两个人的小站”。主要发一些身边的故事和日常感想,欢迎订阅。

Minking

MinKing是我的大学同学,姓王名敏。我们大一在同一个寝室。这外号是我起的,被班上叫开后,她差点忘了本名。有一次她在寝室接了个电话,挂了之后哇哇大叫我的名字,我凑过去问:“你怎么了?”她边摇脑袋边不停地拍我的肩膀,飞快地说:“刚刚有人找王敏,我说没这个人!”

我看到Minking圆润白皙的脸急得通红,眉毛扭成一团,眼睛紧闭着。这幅表情很常见,配合她本来就很快,但那刻比平时快一倍的语速。

Minking来自山区,没见过什么世面。她不知道邮筒是绿色的,保安不是警察,进商场不用买票等等;她知道《大话西游》,说周星驰最帅。

刚入学,她通过一档流行的电台节目认识了一位附近大学的听友。见过几次面后,她发觉这个男生很无趣,成天向她吐苦水。为了抚慰这颗“忧郁的灵魂”,她花费了不少话费。分手后,她送给他一张照片表示纪念——一张她和我在校图书馆门前的合照。原因是那一张比较显身材。Minking微胖,她说上高中的时候,她可瘦得很,很多男生追。

有一次下了早间操,我们回寝室,突然发现阳台木门的玻璃被砸碎在地,门已经开了。大家以为寝室遭贼了,都赶紧在自己的铺位仔细检查有无财务损失。这个时候Minking提着几个热水瓶回来了,气喘吁吁地往地上一放。擦了一脸的汗说:“你们下操太慢了,我都帮你们把水打了!门是被我砸的,待会去找个装玻璃的过来弄下!”“你砸玻璃干嘛?”我们问。她说:“忘记带钥匙了嘛!”

大二时,我转了专业,也转了寝室。那年临近暑假时,校内谣传附近有色情杀人狂,强奸并杀害了数名女生。我们学校周围当时很荒,校后有个小坟坡。一天夜里,坟坡上传来一阵女生尖叫,寝室里女孩们小声在黑暗中互相问有没有人听到叫声。有人说听到了,有人说没听到,但都说好可怕。我记得声音是一阵一阵的,有时听起来又不太像尖叫,有时又特别悲戚。我们还商量是否需要报警。但最终大家都往床里一缩,什么也没做。白天了几个寝室串门,叽叽喳喳讨论这件事。Minking也凑到我身旁,我问她夜晚听到声音了吗?她说:“我听到了呀,就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吵,我就啪地一下,把它打死了!”

快毕业时,我最后一次见到Minking,差点儿没认出来。她瘦了,穿上黑色丝袜、超短裙和高跟鞋,头发烫成波浪,还化了妆!她告诉我她现在有男朋友了,是个名校在读硕士,年底回男方家里结婚。我惊讶极了,告诉她我正在找工作。

好多年过去了,我都没有Minking的消息,直到最近和寝室的另外一个同学晓荣联系上,我才得知她真的一毕业就结婚了,不久就生了个儿子。她告诉晓荣:“生孩子实在是太容易了,哎呦一下就出来了!”

一切如新

今年1月15日,我辞掉了深圳的工作,重新回到武汉。娃已经两岁半了,明白很多事了,我最后一次返回深圳的时候,对她说,妈妈这次离开是去拿行李,回来后就不走了,好不好?她开心地说好!并紧紧地拥抱我。这一团软软的,叫我如何不欢喜异常。离开时,她果然不哭,还喃喃道,妈妈不走远,下次回来就不走了。

从深圳收拾出17箱行李(真是惊人),一并通过物流寄回来,和D一块儿打包花了一周,回来拆包收拾前后又是一周。看着衣服、日常用品一点点地各就各位,心情也慢慢舒展开来。虽然均是旧屋、旧物。重新腾挪后,仿佛就有了新意。

这次回武汉,我感到生活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之前虽然知道有了孩子的家庭会不一样,但毕竟在外打工,娃放我母亲那儿带。每月虽然回来探望,但总是匆匆忙忙,只有临走时因抱娃酸痛的手臂,提醒着我与女儿确实共处过短短的几日。

现在是每周有扎扎实实的几天每时每刻陪着娃,她需要用蹦跳、饮食、唱歌、说话、听儿歌、画画(实际上乱划)还有户外活动来消磨她充足的精力,我想,其他的妈妈们恐怕都跟我一样,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娃中午和夜晚酣然入睡的模样。只有在那个时候,自己的时间才是一整块的,才可以稍作歇息,干点自己的事情。难怪过年时网上有段子称,过年短信、微信没及时回,不是我不惦记你,而是我在带孩子。所谓少壮不努力,老大带孩子;床前明月光,低头带孩子;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带孩子……妈妈们都有被折腾得精疲力尽的时候。

只是,总是在娃熟睡的那一刻,我会仔细看着她的小脸蛋:它红扑扑地冒着热气,埋在小小的被窝里。我总想起池莉生完孩子后写过的一篇散文,标题是《怎么爱你也不够》,真是贴切的表达。

目前在武汉,我做两份兼职,薪水不高,但合起来也够用。主要是时间自由,也不用每天赶地铁,不用朝九晚五地面对电脑。我感到生活里有很多可以发挥想像力的地方,精力也比以前充足。不那么易困、乏力。

马上又快到清明了,前几天梦到DR L,看到阳光灿烂的冬日里,他和D面对面坐着用iPad打扑克。梦醒泪水湿了枕巾。

我打算避开清明高峰,提前去墓前告诉他:请安心,我们一切均好。

外贸课堂答学生问:(10)刚毕业适合做外贸soho么?

关于这个系列的说明,请点此文,看开头部分。所有答复为Pin的个人意见,仅作参考。

来自:豆瓣网友

时间: 2012-10-23 13:00

话题: 关于外贸问题

豆瓣网友说:

湛清说:
Pin老师,冒昧打扰了,我今年刚毕业的,学国贸专业,现在从事的工作虽然不是外贸,但是我一直都没放弃,看到soho外贸,也有些心动,想试试,就在网上搜了下,也注册了福步那些,看过介绍一个精英e族,去看看了,觉得看起来还靠谱就注册了个,这段时间空了想要开始做做看,却看到有说那个网站是钓鱼之类的骗人的,也得不到一个确定的回答,所以想问问您。

另外像我们这样也没有毕业就从事本专业的工作,又想做soho的,该怎么起步呢?

谢谢您!

Pin说:

刚毕业,没客源,劝你放弃soho。

说几个月就成大单的都是骗人的话。

好多做好多年soho也无一个订单的比比皆是。别说soho,有些注册公司也接不到单。

先找个外贸公司或者外贸工厂试试吧。

(完)

外贸课堂答学生问:(9)船务单证方面的工作值得做下去么?

关于这个系列的说明,请点此文,看开头部分。

 

来自:豆瓣网友

时间: 2012-10-23 13:00

话题: 关于外贸问题

豆瓣网友说:

你好,看了你在外贸组发的外贸经验。 非常感谢。

我是一个外贸新人,毕业一年多,目前外贸经验只有一个月 大学学的是英语,非商贸方向

目前在一家服装进出口公司做单证(船务方面)。

现在有点迷茫,因为同学说船务单证没什么前途,学不到东西。我本人是喜欢跟人打交道的,很想做业务这块,但是由于没有经验,工作也不好找。但是身边还是有很多朋友没有经验也是从业务开始做的。

看了你发的帖子,觉得你是老外贸了,想听听你的意见。你觉得做船务单证怎么样? 我该先积累经验还是找业务的工作?

期待你的回音。

Pin说:

你好,先谢谢你的信任。

由于我没有具体做过船务方面的工作,只是工作中会与船务(或者叫货代)联络交流,故你所听闻的情况也基本是我听闻的情况。

但这个世界上很奇怪的一点是,你做什么,总有人会告诉你“没什么前途”以及“学不到东西”。所以,我更愿意理解为,是那个告诉你的那帮子人,自己认为“没什么前途”也从未从中间学到东西。

外贸这行分几个方向:外销业务(与外商打交道,把东西卖给外国去,或者将国外的产品买入中国);报关报检(与海关打交道,根据国家海关和质检局的法律法规办事,需要考到资质);船务货代(与物流打交道,既要与外销业务联络,让他们订船订舱,也要与报关报检员配合默契)。

你可以根据我说的大方向,问问自己内心到底喜欢什么,向往做什么。于此同时,也要看看目前有什么机会,先能做什么。

有时候,工作真的是一种缘份和机遇,不能说哪个好哪个不好。

但是,认真的人总有出路,行行出状元。

我最后的建议是,你既然已经开始做了,就好好先把手头的工作做好,多在相关论坛(比如福步论坛的船务板块)看看,听听同行们说的,也体验下你是否也有相同的体验,记得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倾听你内心的声音。

希望以上对你有所帮助,你自己一定能找到最好的答案。

祝顺!

Pin

(完)

误读与默契

1。

我的同事L,最热衷的事就是收集各类优惠信息,然后将仅有的工资最大化。比如她常年关注移动通讯发布的买赠活动,随时转换套餐,在各种优惠日的最后一天取消前一个套餐以便尽可能享受两个套餐带来的实惠。再比如去柜台将某行网银的U盾与她老公的异行网银相联,便可开通并设定每当他老公帐上多一分钱,便立即打到她帐上的功能,并能免费领取一小桶食用油……每当她兴致勃勃地讲起她又通过种种复杂的步骤获取了某商家免费赠送的话费、毛巾或化妆品试用装时,我都很惊叹她能记住那么多条数字化的信息并让其一一在生活中起到作用。

然而她在工作中第一次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记帐这件事,我原本想她连日常的收支都用Excel表格做专门纪录,想必对此很在行。于是在前台请假的那半个月让她暂时记录公司的备用金流水帐,包括收发快递,购买办公用品、饭贴、差旅补贴等费用。可才过了两天,她就记错了三笔帐,等第三天被我发现,她焦头烂额地算了四十多分钟才找到问题所在。唉声叹气道她不适合做这个。

还有她跟单所需要制作的单据,由于产品型号多,发票、箱单上数量、重量还有单价这些数字也多,做计算时她频频出错,有时即便核对几遍也还是错。我见她还为此专门在电脑上贴了一行字:切忌马虎出错。

我这才明白,她斤斤计较(敏感)的不是(单纯)数字,而是切身的分毫利益。

2。

我和我老板都是天蝎座,据说同星座的人有着共同的特点,不过我一直没发现。反倒是常常在讨论工作时,我的意见都与他相左。

Su是公司另一个部门的经理,巨蟹座,星座书上说,这两个星座的人不和,一个温吞一个急躁,处不好。我老板每当觉得Su不得力时,就将星座拿出来说。说这是命中相克,没办法的事情。

有一次老板与我一同吃饭,他又提及Su工作中的种种失误,我突然无厘头地问,您是什么血型?他回答,O型。那Su会是什么血型呢?他大笑,说他与Su星座不和,血型想必也是,反正不可能是O型,我挠挠头,说,如果他是怎么办?他严肃地说:”他要是O型,我放血。”

第二天我问Su是啥血型,他淡淡地回答,O。

3。

上周末,我和小环、D约好去露西亚小区的泳池游泳。露西亚说大家游完泳可去她家吃凉面,但她得先去买手擀面。

我们住的地方只相隔一个地铁站,她得先到我家的那一站附近的菜场去买面条,她那一站周围的超市没见过卖手擀面的。我告诉她我好像在我家附近的小超市里瞧见过,不如去那儿买?她摇摇头说,还是去菜场比较保险。

我想了下,对她说:”不如……”

她马上回答:”也好。”

我吓了一跳,问:”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她说:”我知道。”

我想说的是,不如你先去菜场看下,如果买到了最好,买不到,告诉我一声,我下午去你家前先去我说的那家超市去看一下,如果有,就带过去,如果实在没有,就不做凉面随便做点儿别的吃吧

她说,对,我知道你想说这个。